第十二章

燕翎在祖冲的棚子里坐了足足顿饭工夫,侯老三回来了。

祖冲道:“怎么这么久?”

“要不怎么会耽误这么久!”

侯老三脸色有点凝重,道:“找不着,四处都找不着。”

祖冲道:“找不着?”

“结果找着了没有?”

侯老三摇了头:“没有。”

“怪了!”祖冲轻叫出声:“那他们跑那儿去了?难不成夹着尾巴逃回关外去了。”

燕翎道:“真那样倒好了。”

侯老三道:“没找着他们,倒打听到了一件事儿。”

祖冲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“兄弟!”侯老三望燕翎:“从这儿往南近百里,有个地方叫‘黄土岗’那儿出人命,两男一女三个人,两个男的遇了害,女的不见了……”

燕翎心神震动:“侯三哥……”

“不知道是不是那兄妹三个?”

燕翎站了起来:“侯三哥,那儿离‘欧阳世家’多远?”

“不远,约摸顿饭脚程。”

燕翎道:“我要赶去看看!”

祖冲道:“不见得就是那兄妹三个。”

“但愿不是。”

说着话,燕翎已出了棚。

祖冲跟侯老三急忙跟出。

***

真是名副其实的黄土岗。

高高的一座岗,一望都是黄土,没有一棵树,没有一根草,看上去让人感觉增添三分热意。

一到岗上就看见了,黄土地上倒着两个男的,一个仰着,一个趴着。

两个人的衣裳燕翎认识,他心神震动,急急掠了过去。

可不正是贾文、贾武?两上人死状都很惨,而且都是要害重创,一击致命,没见贾秀姑,两匹马也不见了。

燕翎目眦欲裂,站在那儿不言不动,煞威吓人。

祖冲跟侯老三也认出贾文、贾武来了。

祖冲道:“怎么会有这种事?‘欧阳世家’的人绝不敢违抗欧阳小倩的令符!”

侯老三道:“应该不是‘欧阳世家’的人,听弟兄们说,那些人的装束打扮,像是别处的江湖道。”

祖冲道:“知道那些人那儿去了么?”

“没留意,事不关己,这种事江湖道上也天天有,而且不只一起。”

这是实情。

“也没留意他们那个妹妹”

“想必是。”

祖冲转望燕翎:“兄弟……”

燕翎道:“两位帮忙给看看,可有什么蛛丝马迹?”

祖冲、侯老三俯身在附近查看了片刻。

祖冲道:“兄弟,是老手干的。”

侯老三道:“可不,痕迹全清除掉了。”

“两位再帮帮忙,看看欧阳小倩的令符,可还在他们兄弟身上?”

祖冲、侯老三上前蹲下身,各在贾文、贾武身上找了片刻,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

祖冲道:“兄弟,你找欧阳小倩的令符干什么?”

“我只是看看还在不在!”

“或许在他们那个妹妹身上。”

“或许,只是两位兄长都已惨遭毒手,她这个做妹妹的能幸免么?”

“兄弟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或许让那些人带走了。”

兄弟,我马上传话出去找那些人。

“不用了,找‘欧阳世家’就对了。”

“找‘欧阳世家’?”

“祖大哥,我记得清清楚楚,我把欧阳小倩的令符交给了贾大哥,也看着他揣进怀里藏好……”

“兄弟是说……”

“现在欧阳小倩的令符不见了,别人不会要它,是不是?”

祖冲道:“我懂兄弟的意思了,只是这个大哥会不会又交给了那个做妹妹的?”

“不无可能,但是没有这个必要。”

侯老三点了头:“这倒是。”

“还有!”燕翎道:“刻意消除地上的痕迹,是为了什么?”

祖冲道:“当然是怕人看出什么来。”

“谁会这么做,这不是不打自招、欲盖弥彰么?”

祖冲沉吟点头:“兄弟,有道理,这可真是百密必有一疏!”

侯老三道:“那个做妹妹的,也找‘欧阳世家’要就对了。”

祖冲道:“‘欧阳世家’的人,敢违抗欧阳小倩的令符?我还是不敢相信!”

燕翎道:“祖大哥怎么偏在这时候糊涂了,没听侯三哥说么,那些人的装束打扮不像是‘欧阳世家’的人。”

祖冲一点就透,脸上一付恍悟色:“我明白了……”

“走吧!”

燕翎当先腾了身。

***

这是“欧阳世家”后院的一座小楼。

小楼小巧玲珑,精美雅致,座落在一片浓密的枝叶之中。

楼上,靠里是间卧房,垂着珠帘,透过珠帘往里看,卧房里香冷金猊,被翻红浪,牙床上躺着一个人儿,正是那如天仙小滴尘寰的欧阳小倩。

姑娘他或许在小睡,楼上楼下好静好静。

可是一个低低话声打破了这份宁静:“请欧阳姑娘出房说话!”

欧阳小倩听见了,惊醒了,美目一睁:“谁?”

低低话声应道:

“不速之客。”

欧阳小倩起来了,下床了,掀帘出房,她一眼就看见了:“是你?”

房外小客厅里站着人,是燕翎。

“惊扰了姑娘!”

欧阳小倩很平静:

“你怎么上了我的小楼?”

“有事不能不让姑娘知道一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离府上不远,有个地方叫‘黄土岗’,贾氏三兄妹遭人毒手,两个做哥的血溅尸横,做妹妹的不和去向。”

欧阳小倩脸色一变:

“有这种事?你是说是‘欧阳世家’……”

“有人说行凶者一伙人,装束打扮不像‘欧阳世家’的人,倒像外地的江湖道,但是姑娘的令符不见了,地上的痕迹也清除干净。”

欧阳小倩冰雪聪明,道:

“我懂了,我这就去查,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。”

“谢谢姑娘。”

“只是,你为什么会找我?”

“姑娘在‘欧阳世家’有好名声,值得人相信,事实上我也亲自领略过。”

“你大概不在乎面对‘欧阳世家’的人!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可愿意跟我一起下去?”

“谢谢姑娘给我这份荣宠。”

“你客气。”

欧阳小倩要走,可是她又停住了:“家父已经回来了,我问过家父,他老人家说,贾氏三兄妹知道他关外一个朋友的秘密,他那个朋友怕贾氏三兄妹泄露,所以托‘欧阳世家’灭口。”

“谢谢姑娘。”

欧阳小倩又要走。

燕翎忽然神色一动:“姑娘!”

欧阳小倩停住了。

“有一伙远来的江湖人,下手一位退隐的好官,我发现他们左臂上刺有怪异标记,贾氏三兄妹告诉了我他们的秘密,他们不是中原人,他们是来自‘金’邦的‘敢死军’。”

欧阳小倩脸色一变:

“你认为就是这个秘密!”

“我怀疑。”

欧阳小倩没说话。

“‘金’邦远在关外白山黑水间,令尊这个朋友是关外朋友……”

“等一等,你是说……”

“姑娘自己想。”

不知道欧阳小倩有没有想,只听她道:“跟我下去吧!”

她转身行去。

燕翎跟了去。

欧阳小倩带燕翎下小楼,首先碰见的是他的贴身侍婢,那四个青衣少女,四个贴身侍婢都为之骇然,齐声叫:“姑娘……”

“不要大惊小怪。”欧阳小倩道:“这位燕爷,你们都见过,是不是?我跟燕爷要见老主人去,你们带路!”

姑娘都这么说,四侍婢没敢说什么。

恭应声中两名前行带路,两名扶住了欧阳小倩。

一路往前走,没碰见什么人,就算碰见什么人,有欧阳小倩在一起,相信谁也不敢怎么样。

很快的,到了堂屋前,前面两名青衣少女向着垂着帘的堂屋门浅浅施礼:“禀老主人,姑娘求见。”

只听奇胖华服老者的话声从耳房传出:

“还禀什么报,进来吧!”

两名青衣少女道:

“禀老主人,还有外客。”

从帘外往里看,难看见什么,但听得见声音!

有人从耳房到了厅堂,随即,垂帘猛然掀起,奇胖华服老者出来了:“乖女儿,这位是……”

“他就是前不久带贾氏三兄妹找上门来的那位燕少侠。”

奇胖华服老者目光一凝:

“他怎么会跟你……”

“燕少侠刚上小楼找我去了。”

奇胖华服老者脸色一变,目闪精芒:“他敢擅入……”

“爹,您看我怪燕少侠了么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燕少侠是我的客人,我带他来见您,您怎么好不让他进去坐!”

“乖女儿,这儿是‘欧阳世家’。”

“我知道,可是他是我的客人。”

奇胖华服老者迟疑了一下:

“好吧,让他进来坐吧!”

他转身先进去了。

欧阳小倩转望燕翎,微抬皓腕:“你请!”

燕翎微欠身:

“谢谢姑娘。”

进了堂屋,分客主落了座,四名青衣少女也侍立欧阳小倩背后,欧阳小倩凝目望着奇胖华服老者:“爹,燕少侠来告诉我,贾氏三兄妹在‘黄土岗’遇害,两个哥哥死了,妹妹不见了。”

奇胖华服老者双目微睁:“有这种事?”

“是啊!”

“你不许‘欧阳世家’的人杀他们,没想到他们竟死在了别人手里。”

“您怎么知道是别人?”

“咱们‘欧阳世家’的人没杀他们,当然是别人。”

“您又怎么知道,咱们‘欧阳世家’的人没杀他们?”

“乖女儿,你是怎么了,你不是把你的令符给了他们了么?你的令符,‘欧阳世家’谁敢不遵?”

“爹,您知道不,行凶的人自作聪明,却百密一疏留下了破绽。”

“什么破绽?”

“他们把我的令符搜走了。”

“怎么样?”

“别人谁会要我的令符?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行凶的人清除了所有的痕迹。”

“又怎么样?”

“要是别人行凶,他们不会这么怕人知道。”

“这说是你所说的两样破绽?”

“难道您不认为是?”

“爹还真不认为是……”

“您是说,行凶的不是‘欧阳世家’的人。”

“绝不是。”

“一没查,二没问,您就这么有把握!”

“乖女儿,只因为有你那面令符啊!你的令符,连爹都得让三分,‘欧阳世家’还有敢不遵的人?”

“爹,要是让我查出行凶的是‘欧阳世家’的人呢?”

“乖女儿,怎么会……”

“您请答我问话。”

奇胖华服老者毅然道:

“任凭你处置就是。”

“谢谢爹,叫朱总管进来见我。”

一名青衣少女应声外行。

奇胖华服老者忙道:

“乖女儿,你找朱彤干什么?”

“他是总管,我当然找他。”

只听那各青衣少女在外叫道:

“姑娘命朱总管进见!’

欧阳小倩道:“爹,待会儿我问朱彤,请您不要说话,也不要打眼色,您瞒不过我,您也知道我的脾气。”

那名青衣少女进来了。

奇胖华服老者道:“乖女几,听听你说的这是什么话!’“话不好听,可是我不能不说在前头。”

就这么两句话工夫,一阵轻捷步履声及门而止,随听:“启禀老主人,姑娘!属下告进!”

朱彤来了。

欧阳小倩道:“进来!”

一声恭应,垂帘掀起,朱彤进来了,一见燕翎在座,猛的一怔:“老主人……”

奇胖华服老者道:“他是姑娘的客人。”

朱彤定了定神,趋前行礼:“姑娘!”

欧阳小倩道:“朱总管,我这是当着老主人说话。”

“是!”

“我交游广阔,怎么不能有‘金’邦的朋友?”

“姑娘……”

“贾氏三兄妹是谁去杀的?”

朱彤忙望奇胖华服老者,欧阳小倩一双美目也凝望奇胖华服老者,奇胖华服老者硬是连老眼也没敢眨。

朱彤够机灵,忙道:“老主人,怎么会……属下冤枉!”

“是我问你,你不跟我说,跟老主人说什么?”

“姑娘明鉴……”

“我不再追究,可是我的令符总该还给我。”

朱彤他还是斗不过姑娘,他道:

“姑娘的令符在这儿……”

他就要探手入怀。

奇胖华服老者大叫:“朱彤!”

朱彤明白了,一惊停手,可惜已经来不及了。

姑娘淡然道:

“爹,我刚才怎么说的?”

奇胖华服老者忙道:“乖女儿……”

姑娘已转望朱彤:

“朱总管,我的令符呢?”

朱彤脸都白了,探手入怀,摸出令符,双手递出。

一名青衣少女上前接了过去。

“朱总管,你是‘欧阳世家’的总管,你应该知道,‘欧阳世家’的人,违抗我的令符该当何罪。”

“属下知道。”

“你还等什么?”

朱彤转眼叫:“老主人……”

奇胖华服老者道:“乖女儿,朱彤是奉了爹之命行事。”

“那是在您回来之前,还是回来之后?”

“那有什么不同!”

“您回来之前,我已经给出令符。”

“我回之后。”

“您明知道我已经给出令符,为什么?”

“那么,您推翻了女儿的后令,理所当然,毕竟您是‘欧阳世家’的主人。”

“乖女儿……”

“爹,您难道没有自问该不该?”

“为朋友,受人之托,也忠人之事。”

“您那位朋友,究竟是关外的什么人?”

“你不认认。”

“贾氏兄妹究竟知道他什么秘密?”

“爹也不清楚。”

“您的关外朋友,是不是‘金’邦的‘敢死军’?”

奇胖华服老者神情一震,脱口叫:“你知道……”

“贾氏三兄妹知道的,是不是就是这个秘密?”

“小倩,你……”

“爹,这已经不是秘密了。”

“他们三个告诉你了?”

“他们三个早已告诉燕少侠了。”

“他们三兄妹死有余辜。”

“爹,您怎么会有‘金’邦的朋友?”

“我交游广阔,怎么不能有‘金’邦的朋友?”

“他们潜入中原来干什么?不惜为此秘密杀人,他们有什么事怕人知道的?”

“没有……”

燕翎突然道:

“他们追杀我朝退隐官员父女,为的是什么?”

“谁说的?”

“我说的,这件事我最清楚。”

“爹,您怎么说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燕翎道:“‘金’邦觊觎我朝锦绣江山已久,他们的‘敢死军’潜入中原,欧阳老生先不以为他们用心叵测么?”

“你把事情说严重了,他们来中原,以江湖人身份现,只不过为办些事……”

“欧阳老生先,他们为辨什么事?”

奇胖华服老者冷然道:

“你不该问我,该去问他们。”

“欧阳老先生放心,我一定会问他们,我也一定会把他们赶回关外去。”

奇胖华服老者勃然色变,猛拍座掎扶手:“你敢!”

“老先生,他们是外邦的‘敢死军’。”

“我只知道他们是我的朋友!”

燕翎还待再说。

欧阳小倩道:“燕少侠,让我跟我爹说。”

燕翎住口不言。

欧阳小倩道:“爹,这两件事虽是一件事,却有先后之分,那么我也把它分先后来辨,现在我先辨的,是朱彤违抗我令符的事,您说,朱彤该当什么罪?”

“乖女儿,朱彤没罪。”

“您怎么说?”

“他是奉我命行事。”

“这话是您说的。”

“乖女儿……”

“这话是不是您说的?”

奇胖华服老者无奈,只有点头:“是我说的。”

“您是我的生身父,对您,我没有办法,我只求您把贾姑娘交出来!”

“贾姑娘?”

“你不会不知道,就是贾氏三兄妹里那个妹妹。”

“我不清楚……”

“爹,我已经退了不少步。”

奇胖华服老者转望朱彤:“朱彤!”

“是,属下这就把人交给姑娘。”

他施个礼,转身出去了,没一会儿工夫,他带着两名黑衣人进来,两名黑衣人架着昏迷中的贾秀姑。

欧阳小倩道:“你制了他的穴道?”

朱彤道:“回禀姑娘,此女刚烈……”

“拍开她的穴道。”

“是。”

朱彤在贾秀姑身上拍了一掌。

贾秀姑还没有睁眼就悲叫:“大哥,二哥……”

惊、悲、痛交集,直能撕裂人心。

等睁开了眼,贾秀姑反倒一怔:

“我怎么会在这儿……”

一眼看见了燕翎,急急悲叫:“三哥!大哥、二哥他们……”

燕翎道:“小妹,我已经知道了,我就是为这来的,请节哀,欧阳姑娘正在处理这件事。”

“欧阳姑娘?难道还是她‘欧阳世家’的人……”

“是的,小妹。”

贾秀姑向着欧阳小倩悲叫:

“欧阳姑娘,你已经把你的令符给了我们……”

“贾姑娘,我的令符比不上家父的令谕,家父欺骗了我,我身为人女,莫可奈何,不过相信我稍待会给你一个交待的。”

燕翎道:“小妹,暂请节哀!”

贾秀姑这才没再说话。

欧阳小倩转望奇胖华服老者:“现在我要辨的,是您结交外邦‘敢死军’朋友的事,请您告诉我,您究竟想干什么?”

“爹不想干什么,爹刚说过,爹交游广……”

“请您告诉我实话。”

“乖女儿,爹跟你说的是实话。”

“爹!我有个聪明的爹,您有个不笨的女儿,知女莫若父,同样的,知父也莫若女,就是您不说实话,做女儿的也知道您想干什么,别的女儿不多说,只求您改变心意猛回头。”

“乖女儿,你在说些什么呀?”

“爹,您承认不承认已经无关紧要了,贾姑娘,这是我给你的交待……”

她突然扬起皓腕,纤纤玉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,她往自己心口就刺。

奇胖华服老者、朱彤、四名青衣少女都看见了,大惊:

“乖女儿!”

“姑娘!”

但都来不及阻拦。

燕翎曲指遥弹,“铮!”地一声,匕首断了,断的那一截飞了出去。

欧阳小倩向着燕翎叫:“燕少侠!”

“姑娘怎么这么做?”

“我没有别的辨法,只好拿自己来偿两条命。”

“姑娘这么做,让贾姑娘何以自处?”

贾秀姑流泪道:

“我两个哥哥英灵不远,他们也不会愿意姑娘这么做,姑娘要是再这么做,贾秀姑我就陪姑娘死!”

欧阳小倩道:“贾姑娘,是‘欧阳世家’的人杀了两位令兄啊!”

“我知道,可是不是姑娘。”

“我答应过会给姑娘一个交待。”

“应该给我交待的,也不是姑娘。”

“贾姑娘……”

“姑娘不要再说了,我两个哥哥是为‘金’邦这个秘密而死,他们两死得值,老天若是在有眼,会替他们俩报仇的。”

“贾姑娘,‘欧阳世家’的人羞煞愧煞,你既然这么说,我就暂且偷生不死,我要走了,两位是不是要跟我一起走?”

燕翎跟贾秀姑还没有答话。

奇胖华服老者忙道:

“乖女儿,你要走?你要上那里去?”

“我要离开‘欧阳世家’!”

“怎么说,乖女儿你……”

“您没有听清楚么?”

“爹不是没有听清楚,爹是问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我不希望有这么个家,不希望有您这么个父亲,您也全当没我这个女儿吧!”

“就为爹交了‘金’邦的朋友?”

“这种朋友不能交,什么时候您回心转意猛回头,女儿我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绝情,我养了你这么多年,这么疼你……”

“爹,女儿是不愿见您铸大错,羞辱祖宗,落个千古骂名啊!”

“大胆!”

“爹,早醒悟回头,还来得及。”

“女儿啊!你想到那儿去了?”

“女儿说的是不是实情,您自己明白。”

“爹就是明白,所以才不让您胡闹。”

“你以为女儿这是胡闹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

“事已至今,您还这样,女儿痛心,不愿再说什么,就此拜别。”

她盈盈施下礼去。

奇胖华服老者一摆手:

“爹不会让你走的!”

“爹,您拦不住我的,您真要拦我,那您是逼我死。”

奇胖华服老者暴叫:

“你以为离家好玩?你吃不了那种苦……”

“别人吃得了的苦,我就吃得了,就算苦,那总是俯仰无愧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爹,您想拦我,只有一个办法。”

“我交朋友还要你管?”

“那您就不要想拦我。”

“要离家,也得去收拾收拾你的东西,”

“不,‘欧阳世家’的东西,我一样不要。”

“不要?出去你怎么活?”

“那是我的事,即使饿死,那也是小事。”

饿死事小,什么事大!

奇胖华服老者怒拍座椅扶手:“好,你走!,只要踏出我家大门一步,就永远不要回来……”

“女儿再拜别。”

欧阳小倩再施礼,要走。

四青衣少女跪下:

“请姑娘带婢子们走!”

欧阳小倩道:“我都不知道怎么养活自己。”

“婢子们情愿跟随姑娘。”

“起来吧!”

“谢谢姑娘!”

四名青衣少女忙站起。

欧阳小倩袅袅往外行去。

四名青衣少女忙跟上,似是生怕被留下。

欧阳小倩忽又停了步,望着燕翎及贾秀姑道:“我很抱歉,对两位,我只能作这样的交待,别的我无能为力……”

的确,主使杀人的是她的生身父,她能怎么样?

贾秀姑道:“欧阳姑娘对我兄妹有恩,如今欧阳姑娘又为了我兄妹的事离家,为此我不敢再找令尊,只请‘欧阳世家’交出那几名杀我两位兄长的鲜血。”

这倒是应该。

欧阳小倩道:“我怎么给忘了……”

她转望奇胖华服老者:“爹!”

奇胖华服老者冷然道:“干什么?”

“您听见了!”

“我当然听见了,只是你还是‘欧阳世家’的人么?”

“那就要看爹,还认不认我这个女儿了?”

“只要你不离家,我当然认你这个女儿。”

“我说过,爹不想让我离家不难……”

“我也说过,我交朋友的事,不要你管。”

“您说得已经很明白了……”欧阳小倩话锋微顿,转望燕翎、贾秀姑:“两位,我再次抱歉……”

燕翎淡然道:

“不要紧,姑娘的面子既然不够,说不得我只好跟‘欧阳世家’要人了!”

奇胖华服老者道:“就凭你?”

“‘欧阳世家’应该知道,很够了。”

“那是他们没见过世面,大惊小怪!”

“你这位‘欧阳世家’的主人见过世面,何妨看看!”

“好,老夫就看看,朱彤!”

朱彤不愧是“欧阳世家”的总管,不愧是位内外双修的好手,恭应声中他已扑向燕翎,行动之快,疾如奔电,而且一出手攻的就是燕翎要害。

燕翎双眉一扬:

“朱大总管,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。”

他双掌一翻,硬拚朱彤这一招。

只听砰然一声,朱彤踉跄后退。

燕翎如影附形跟上,突出一指点到朱彤喉结前,朱彤机伶一颤,没敢再动。

燕翎道:“欧阳先生,这算不算看过了?”

奇胖华服老者脸色很难看:

“难怪你这么猖狂……”

燕翎道:“‘欧阳世家’交不交人?”

奇胖华服老者道:“朱彤,你说呢?”

朱彤一动不敢动,道:

“全凭老主人做主。”

奇胖华服老者哼了两声冷笑:

“你派出去的人,你知道!”

朱彤道:“谁出去叫一声,叫‘八十一刀’里八十一、八十、七十九、七十八刀进来。”

燕翎道:“别忘了,贾姑娘见过那几个人!”

朱彤忙道:“是他们四个,错不了了。”

谁出叫一声?朱彤叫谁?当然是那四名青衣少女,他们四个里,刚才出去叫朱彤的那一个又出去了。

随听屋门外响起了她那高高话声:

“总管命七十八、七十九、八十、八十一刀进见!”

叫完了,她进来了。

她这里刚进来,外头一阵疾速步履声已到门口:“禀总管,七十八、七十九、八十、八十一刀到。”

朱彤道:“进来!”

门帘一掀,四名黑衣人低头哈腰进来了,由于低着头,哈着腰,他们四个没有看见屋里的情景。

可是贾秀姑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四个,抬手一指,忙道:“三哥,就是他们。”

这一叫,叫得那四个抬起了头,头一抬起,当然也就看见了屋里的情景,一怔色变:

“总管!”

他们四个就要动。

燕翎回手连点,他们四个不动了。

但是燕翎这一回手连点,他的手自然也就离开了朱彤的咽喉前,朱彤认为有机可乘,凝足了力道的双掌,猛然劈向燕翎的两肋。

朱彤是志在必得,距离又近,按理,燕翎定然不免。

而,理虽如此,事却不然。

燕翎的手往回一扫,正扫在朱彤的双腕上,朱彤大叫一声,垂手暴退,脸色煞白,额头上的汗珠豆大。

燕翎淡然道:

“欧阳老先生,除非你打算养他一辈子,否则你可以另觅精明干练的人接替这个总管了。”

听口气,朱彤这双手从此废了,也从此成了废人。

奇胖华服老者早就看出来了,他脸色早就变了,闻言更是霹雳暴喝:“小后生,你欺人太甚!”

他坐着没动,单掌一摇,向着燕翎抓了过去。

他的手白白胖胖的,出手也慢,看上去不带一点威力,不带威力也就不像有危险。

但是燕翎却神情一肃,飞起一指点向那胖嘟嘟的掌心。

奇胖华服老者脸色一变,深腕收招:“小后生,你出身少林。”

燕翎道:“你看我会‘降魔杵’!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我可以告诉你,我不是出身少林。”

“你小小年纪,却把老夫当三岁孩童,先打了你去找你们那掌教和尚!”

他翻腕扬掌,掌似灵蛇,袭向燕翎胸前诸大穴。

燕翎五指一拂,扫向奇胖华服老者腕脉。

奇胖华服老者一怔收手:“武当‘钜拂尘’!”

燕翎道:“难道我又是武当弟子!”

奇胖华服老者暴叫:

“小后生,你究竟是什么出身?”

燕翎道:“欧阳老先生,我什么出身,无关紧要。”

“什么才关紧要?”

“不要忘了,你是大宋朝的子民。”

奇胖华服老者大叫,人已跃起,平飞直射扑向燕翎,可以看出,这是雷霆万钧的一击,非要置燕翎于死地不可的一击。

欧阳小倩忙叫:“爹……”

叫声中,燕翎已闪身迎了上去。

只听砰然一声大震,奇胖华服老者一个奇胖身躯跌回了座椅上,那么结实的座椅竟然让他坐垮了,“喀察!”一声,四分五裂,他人踉跄后退,不是条几挡着,他非一屁股摔下地不可。

但是条几上的东西让他撞了一下摔落地上,摔得粉碎。

欧阳小倩忙又叫:“爹!”

奇胖华服老者一挥手,又暴叫:

“不要叫我,我还死不了。”

既能动,中气还足,足证不碍事。

欧阳小倩转向燕翎:“多谢少侠手下留情。”

燕翎神色肃穆:“欧阳姑娘,今天看姑娘你的面子,错过今日,倘若‘金’邦‘敢死军’在中原有什么不轨异动,我还会找上‘欧阳世家’。”

“我知道,谢谢你告诉我。”

“住口!”奇胖华服老者暴叫连连:“住口,你们把欧阳世家当成了什么?”

话虽这么说,他却没敢再动。

燕翎转望贾秀姑:

“小妹,人就在你眼前,料理完了咱们走吧!”

贾秀姑伸手从那四个之中的一个腰间拔出一把匕首,仰天悲叫:“大哥!二哥!”叫声中,匕首已分别扎进了那四个的心窝之中,匕首拔起,热腾腾的鲜血标得到处都是。

欧阳小倩转过脸,带着四名青衣少女当先行了出去。

燕翎道:“走吧,小妹。”

贾秀姑一扔匕首,转身也出去了。

燕翎走在最后,临起,他道:“欧阳老先生,‘金’邦‘敢死军’最好不要有任何不轨异动,否则,只希望你及早回头。”

说完了话,他也出去了。

奇胖华服老者、朱彤,都没动,没说话。

后院里已布满了人,由两个黄衣老人带领,真个是弓上弦,刀出鞘,但没一个动。

出了“欧阳世家”大门,祖冲跟侯老三在外头等着,贾氏兄妹的三匹坐骑也被送了出来,东西一样没少。

侯老三道:“贾姑娘还真在这儿。”

祖冲道:“三弟,怎么样了?”

燕翎大概把经地说了一遍,也给祖冲、侯老三引见了欧阳小倩。

祖冲、侯老三对欧阳小倩的深明大义大表钦佩。

祖冲还道:“姑娘要上那儿去?要是没地儿去,不嫌弃,可以上我那儿去,我们还能供养姑娘。”

欧阳小倩道:“不了,谢谢!我要找‘金’邦的‘敢死军’去。”

燕翎道:“姑娘要找他们去?”

欧阳小倩道:“我看要救家父,得从他们着手。”

燕翎微点头:“釜底抽薪!”

祖冲道:“兄弟,咱们不是也要找他们去,正好作个伴儿。”

燕翎暗暗皱了眉。

欧阳小倩道:“少侠也要找他们?”

“我不能让他们有任何不轨异动。”

“到目前为止,官里恐怕还不知道,咱们应该为官里尽一点心力,只是我认为咱们还是分开来找的好,这样可以分头并进,顾的地方多一点。”

“姑娘说得是。”

“那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欧阳小倩带着四名青衣少女要走。

祖冲叫道:“欧阳姑娘……”

欧阳小倩含笑道:“谢谢你,请放心,‘欧阳世家’的女儿还能没有自保之力么?”

祖冲他还没说出口呢,人家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,这样的姑娘,足以自保,祖冲放心了。

欧阳小倩带着四名青衣少女走了。

燕翎转望贾秀姑:“小妹生意还做么?”

“不做了!”贾秀姑道:“我跟着三位找‘金’邦的‘敢死军’去。”

“小妹要是不做生意,我倒认为小妹应该回去。”

“回去?”

“回关外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中原江湖不能待……”

“大哥、二哥白死了,‘欧阳世家’现在已经不必杀我灭口了,何况我跟你们三位在一起。”

“小妹,‘欧阳世家’或许已经不必再杀你灭口,可是一旦有事,我们都照顾不了你……”

“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。”

“小妹,听话,回去,这样我没有后顾之忧。”

贾秀姑迟疑了一下:“好吧,听三哥的,我回去。”

“我让祖大哥、侯三哥送你一程。”

“不,我自己会走。”

“小妹,有他两位送你一程,我放心,大哥、二哥的马在,正好一人一匹。”

“麻烦他们两位,多不好!”

祖冲道:“贾姑娘还跟我们客气?”

侯老三道:“兄弟,咱们在那儿碰头?”

燕翎道:“两位还怕找不到我?”

祖冲道:“真是,问得多余,咱们走吧!”

他跟侯老三拉过坐骑来,翻身跨上。

贾秀姑眼圈儿红了:“三哥保重!”

燕翎装没看见:“小妹也保重。”

“这一别,不知道那年那月才能再见着三哥?”

“小妹又不是不到关里来了。”

“我一个人,再来难了。”

燕翎一想也是,也觉得心里难受,可是他不能说,他道:“那也不要紧,得便我跟祖大哥、侯三哥上关外看你去。”

“那得什么时候,只怕不久三哥就把我忘了。”

这句话,听得燕翎心神震动,他道:“不会的,小妹!我怎么会把你忘了?你三哥不是那种人。”

“真的,三哥?”

“真的,小妹。”

“三哥的话我信,那我就放心了,我走了,三哥!”

贾秀姑拉转马头先走了,当她拉转马头的时候,两串晶莹的泪珠掉了下来。

祖冲、侯老三催马跟上。

燕翎看见那两串晶莹泪珠了,他心里又一阵难受,原来兄妹三人,突然间只剩下她一个,让她形只影单的回到那天寒地冻的白山黑水间去,怪可怜的,可是不让她回去,让她老跟他在一起,这又怎么算?

燕翎站在那儿,直到看不见三人三骑了,他才吸了一口气,长身而起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