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

罗梅影走了。

李诗竟然有忽然少了些什么之感,当然,他知道那是什么。

好在这种感觉很快就过去了,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。

他坐了下来,仔细琢磨罗梅影说的话。

冷静的想了半天,他觉得罗梅影说的话很对。

如果不先请恩叔楚云秋置身事外,眼前事他根本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想让恩叔楚云秋置身事外,就必须先破解楚云秋为人所“制”的那个“制”。

如果不幸那个“制”是好的,是楚云秋心甘情愿的,到那时候再决定是牺牲自己,还是牺牲楚云秋也不迟。

不过他衷心的希望,不要走上那条路,绝不要。

日正当中。

李诗到了那座庄院外,庄院外不见一条人影,庄院内也是静悄悄的,听不见一点声息。

怎么回事?

是“平西王府”的那些人撤离了,不住在这儿了?

站在庄院前,李诗扬声发话:“有客来访,里头有人在么?”

没有一点动静。

怕是“平西王府”的那些人已经撤离了,不住在这儿了,不然李诗人都到了庄院前了,怎么会还茫然无觉,如今更扬声发话,还是没有一点动静。

这要是那些人真不住在这儿了,上那儿找他们去?恐怕除了等他们来找他,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李诗皱了眉,他就要走。

可是就在这时候,庄院门里突然传出一个话声,话声有点含混不清,像是刚睡醒:

“谁呀?”

李诗心头一跳,忙应:“我姓李,烦请通报,我要见楚云秋楚前辈。”

“等等。”

庄院门里传出这么一声,随即寂然。

显然,那人往里通报去了。

要不是恩叔楚云秋在这儿,看在楚云秋的份上,李诗那会这么样站在门口,发话烦请通报求见,早闯进去了。

很快的,门开了,门开的是个中年汉子,不陌生,董胜武那几个手下里的一个,他,目光充满了敌意,冷冷道:“进来吧!”

李诗道:“我要见楚前辈。”

那汉子有点不耐烦了,话声提高了:“楚爷叫你进去。”

李诗怒火往上冲,可是他忍住了,为了恩叔,还有什么不能忍的?

他迈步走了过去。

他也想到了,以楚云秋的性情为人,他这位恩叔绝不会就这么样叫他进去,一定会出来迎他接他,可是他不明白,为什么他这位恩叔居然这么做了!

他进了庄院门。

“等等!”那汉子忽然冷冷一句。

李诗停住了,回身望那汉子。

那汉子看也不看李诗,关上了庄院门,这才转过身来向李诗,两眼一翻:

“身上有没有暗藏兵刃?”

李诗道:“当然有,一把软剑。”

那汉子道:“交出来,不然不准往里去。”

李诗觉得好笑,这是什么时候,什么地方,居然有不准带兵刃的事,他道:

“你以为我只凭一双手不能伤人?”

可不,李诗的一双手,绝不逊任何一种兵刃。

“那不管。”那汉子道:“我们这儿的规矩是这样的,只要是外来的人,都得遵从,不遵从也可以,从那儿进来的,还从那儿出去。”

李诗扬了眉,还待再说。

只听一个女子话声传了进来:“娘娘今谕,来客破例放行。”

这女子话声陌生,没听过,想来既不是那位大公主,也不是那位二公主。

那汉子忙躬身恭应,直起身来,对李诗又是一脸敌意,冰冷道:

“便宜你了,跟我来。”

他前头走了。

前头走自然是带路,李诗又把火往下压了一压,跟了上去。

走过一个院落,进了另一个小院子,小院子里花木扶疏,正北是一间厅堂,那汉子就在厅堂前停住,然后微躬身:“禀楚爷,来人带到。”

厅堂门里出现个人,正是楚云秋,他脸上没什么表情:“少主请进。”

李诗欠身叫了一声:“恩叔!”才走了过去。

那汉子则迳自转身走了。

进了厅堂看,眼前竟是个小客厅,只听楚云秋道:“少主请坐。”

李诗欠身道:“恩叔请坐。”

楚云秋给李诗倒了杯茶来,两个人这才都坐下,坐定,楚云秋道:

“这儿的规矩,不管是谁,都不许出外迎客,所以我没有出去迎接少主,少主原谅。”

“我怎么敢当恩叔迎接。”李持道:“旦是这是谁订的规矩,那位娘娘?”

楚云秋微点头:“不错。”

他居然没有一点窘意。

显然,他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。

李诗有点替这位恩叔难过。

只听楚云秋道:“少主是不是决定不管这件事了,特意来告诉我。”

他认定李诗的决定是不管这件事。

他倒是挺有把握的。

李诗道:“我想请恩叔外面说话。”

“那倒不必。”楚云秋道:“不管什么话,这儿说也是一样,再说,正日正当中,外头挺热的,那有庄院里舒服。”

李诗道:“恩叔是不方便出去,还是不愿意出去?”

“都有!”楚云秋道。

“这也是那位娘娘订的规矩。”

“不错!”

“可是早上恩叔……”

“奉娘娘之命出去,另当别论。”

仍然是毫无窘色愧意。

“恩叔在这几说话方便么?”

“我刚说过,不管什么话,这儿说也是一样。”

“既然这样,好吧……”李诗点了头:“我想听恩叔说说别后。”

楚云秋微一怔,凝目:“别后?我不是告诉过少主……”

“恩叔只是告诉了我一个大概。”

“少主想听详尽一点?”

“是的!”

楚云秋面有疑色:“少主怎么会……”

“恩叔是我唯一的亲人,多年来,您我相处也一直情同家人,久别重逢,细叙别后,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楚云秋沉默了一下,随即点头:“这倒也是……”

顿了顿,道:“请少主先告诉我,是不是决定不管这件事了。”

李诗道:“我还没有决定……”

“怎么说?少主还没有决定?”

“不错!”

“少主……”

“恩叔,这种事不是那么容易能决定的,换了是恩叔,恐怕也是一样。”

“是么?”

“思叔,这种事牵涉到亲情,尤其是牵涉到恩叔您。”

楚云秋为之默然,一时没说话。

“我总希望能让恩叔明白……”

“少主,我明白,否则我也不会投身‘平西王府’,更不会在此时此地出面,劝少主抽身收手不要管了。”

看来,他还是坚持己见。

李诗沉默了一下:“恩叔对‘平西王府’究竟知道多少?”

“应该不比少主少。”

“是恩叔自己的观察,还是听别人说的。”

“都有,只是少主放心,我不是三岁孩童。”

这意思也就是说,他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。

“恩叔认识这位娘娘,是在投身‘平西王府’之前,还是投身‘平西五府’之后?”

“少主问这……”

“请恩叔告诉我。”

“这有什么要紧?”

“我并没有说要紧不要紧,只请恩叔告诉我就是。”

楚云秋还是迟疑了一下,才说:“我是先认识那位娘娘的,后来才投身‘平西王府’。”

那就有可能是因为那位娘娘,才投身“平西王府”的。

李诗心头一跳,道:“当时,那位娘娘,已经是‘平西王府’的人了么?”

楚云秋要说话,还没有说话。

只听一个女子话声从外头响起:“娘娘有请楚爷。”

来得真是时候。

楚云秋忙站起来道:“少主请稍坐,我去去就来。”

他没等李诗说话,甚至没等李诗站起来,便快步向外走去。

似乎很急,似乎不敢稍慢,等到李诗跟着站起来,他已经出了厅堂了。

李诗往前走了两步,往外看,他什么也没看见,因为外头已经没有人了。

显然,楚云秋已经跟着那个来传话的女子走了。

真快。

话不过刚开始问,楚云秋就被那位娘娘派人来召走了,没办法,只好等了。

等,不要紧。

那知一等竟等了一盏茶工夫,还没见楚云秋回来。

李诗动了疑。

刚问话,那位娘娘就派人来把楚云秋召走了,难道是巧合。

巧合也未免太巧了,来得不是时候了,李诗本就怀疑那位娘娘能窃听他跟楚云秋的谈话,如今更怀疑了。

他想证实他的怀疑,打算四处找找看。

只听一阵轻快步履声传了过来。

往外一看,只见一名婀娜多姿的彩衣少女扭动着腰肢走了过来,很快的到了厅堂门外,娇靥上没什么表情,目光一凝望李诗:“你就是楚爷那位李姓客人吧!”

话声听起来颇耳熟,正是那两次传话,只闻其声,来见其人的女子。

李诗道:“不错,姑娘有何见教?”

“楚爷让我来跟你说一声,他临时有急事出去了,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,请你别等他了,约期再来吧!”

好,干脆不来了,而且是等于下了逐客令。

这那是楚云秋的为人做事,这位恩叔的身不由己可见一班。

恐怕跟刚才以不能到门口迎客,不能随便外出,是一样的道理。

分明,这不是巧合,绝不是。

李诗忍了忍心中火,道:“姑娘应该就是两次传话那位。”

彩衣少女没说话,这是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“楚前辈有什么急事,上那儿去了?”

“那是我们的事,不能随便告诉你。”

“你们那么多人呢,为什么单找他去?”

“那也是我们的事,没有必要告诉你。”

已经有点不客气了。

“我觉得这不是应有的待客之道。”

“我只是奉楚爷之命来传话,别的我不懂!”

“是奉楚爷之命,还是奉别人之命?”

“别人?你什么意思。”

“我是指你们那位娘娘。”

“当然是奉楚爷之命。”

“不要以为这样我就见不着楚爷了。”

“那怎么会,不是让你约期再来么?”

“你们把我当三岁孩童。”

“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马上就明白了。”

李诗迈步行出厅堂。

彩衣少女不知道是真不明白,还是装糊涂:“跟我来,我带你出去。”

她转身要走。

李诗道:“谁告诉你我要走。”

彩衣少女忙回过身来:“你不是要走?那你是……”

“我要找楚爷。”

“刚告诉过你,楚爷临时有急事出去了。”

“我却以为他还在这座庄院里,只是你们那位娘娘不让他再跟我见面了。”

话落,他迈步要走。

彩衣少女忙移步一拦,直往李诗身上撞来,人没到,香风已扑鼻。

李诗只得往后退了一步。

彩衣少女也收势停住,道:“你何必跟我一个传话的人为难?”

李诗道:“那你最好再去传话,今天我非再见到楚爷不可。”

他迈步又往前走。

彩衣少女移步再拦。

这回李诗没再退让了,闪身从彩衣少女身边过去了。

显然,彩衣少女拦不住李诗,再有十个也不行。

就在这时候,倩影一闪,从院门外又进来个人,体态美好,也比彩衣少女美多了,赫然竟是那位大公主。

李诗心头一震,脚下停住了。

大公主的一双目光冷,话声更冷:“你可以不为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着想,难道你也能不为你的恩叔着想?”

这一招真厉害。

李诗一颗心往下一沉,道:“你应该懂这不是待客之道。”

“你只是楚爷的客,不是我们的客,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对你顾什么待客之道。”

这倒也是理。

“楚爷总是你们‘平西王府’的人。”

“‘平西王府”的人只知道有‘平西王府’,不知道有自己。”

“照你这么说,是你们不让楚爷跟我见面了。”

“可以这么说,不过这也是楚爷自己的意思,刚不跟你说了么,‘平西王府’的人都知道顾全大局。”

“你们以为我就见不着楚爷了?”

“要是我们跟楚爷不改变心意,你想再见楚爷,恐怕还真不容易。”

李诗双眉为之一扬。

大公主及时道:“你真能不为你的恩叔着想?”

李诗又忍了下去。

大公主又道:“我看还是让她带你出去吧!”

李诗没说话。

彩衣少女走了过来,一瞟李诗道:“李客人,请吧!”

李诗还没有动,大公主又道:“临别问你一句,楚爷劝你的事怎么样了?”

李诗道:“我告诉过楚爷了,还没有决定。”

大公主道:“你应该认真考虑,尽快决定,我们会有人去听你的回话的,送客。”

彩衣少女忙恭应一声,又向李诗:“请吧!”

一着受制,李诗还有什么话说呢,只好跟着那名彩衣少女走了。

他没有看见,望着他的背影,大公主的一双目光突然变了,变得令人难以言喻。

回到了客栈,李诗就没再出去。

他那儿都不必去,那儿也不想去,上别处干什么去,又上那儿有用?恐怕一切都等着他的决定了。

他又能怎么决定?

根本就是两难。

唯一最好的办法,就是让楚云秋置身事外。

可是现在更难了,见都怕再见不着楚云秋了。

就算能再见着楚云秋,他也没有把握楚云秋会跟他说什么,会告诉他他想知道的。

这怎么办?

李诗好难,这是他自从别师下山以来,所碰到的最难的一件事!

他没有吃饭!

天都黑透了,他也忘了点灯。

只那么和衣躺着,一动都没动。

又是夜三更了……

李诗清晰的听见,有人来了。

有人从夜空来,经过屋上,到了院子里,行向他的屋。

来人的身法很轻盈,这种轻盈的身法颇为熟悉,像是……

李诗躺着没动,他的心一阵猛跳。

就在这时候,门外响起个低低的女子话声:“是我,我要进来了。”

轻柔、甜美,没错,是那个人。

门轻轻开了,带着一阵醉人的香风,闪进来一条无限美好的人影,随即门又轻轻关上了。

李诗仍躺着没动,他看见了那条无限美好的人影,他可以确定了,是那个人那位大公主。

大公主带着香风已到了桌旁,李诗还是没动,他认为大公主既然一来就打招呼,那就表示她没什么恶意,那么,她是干什么来的呢?

只听大公主那轻柔、甜美话声又起:“你已经醒了,是不是?”

李诗没说话。

“你应该知道我没有恶意,为什么不说话呢?”

李诗说了话:“我觉得很意外。”

“什么很意外?”

“你又来了。”

“我这趟来跟上趟来,有所不同。”

“有什么不同。”

“上一趟,我是奉命而来,这一趟则是我自己请准了娘娘来的。”

“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同。”

“被派来,跟自己愿意来,当然不一样。”

“目的总是一样吧!”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“那又有什么不同。”

“不要以为我贱,记得白天你临走的时候,我让你尽早决定,会有人来听你的回话么?那是我预留的伏笔,我要是不请准娘娘跑这一趟,恐怕你永远没办法知道你那位恩叔的事。”

李诗猛然坐了起来:“大公主是说……”

“我早趁汶一趟之便。来告诉你那位恩叔的事的。”

“大公主知道我恩叔的事。”

“不然我跑来干什么!”

“大公主怎么会这样做。”

“你不是想知道你恩叔的事么。”

“大公主可知道,我为什么要知道我恩叔的事?”

“我猜到了几分,你是想知道你那位恩叔跟我们娘娘之间是怎么回事,然后你要谋取对策,让你那位恩叔离开‘平西王府’。”

李诗心头一震:“大公主都想到了,你们那位娘娘一定也想到了。”

“当然,不然她不会阻你那位恩叔再跟你谈下去,甚至不让他再跟你见面。”

“你们那位娘娘怕我知道,而大公主你却跑来告诉我!”

“事实上是这样!”

“大公主……”

“我背叛了我们娘娘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,你知道么?”

李诗的一颗心突然猛跳了好几下,道:“大公主刚才告诉我,这趟是你请准了你们那位娘娘来的?”

“对!”

“目的跟上一趟一样。”

“对!”

“趁这趟之便,来告诉我我恩叔的事?”

“对!”

“大公主什么都不要说,就此请回吧!”

黑暗之中虽然看不见,大公主一定为之一怔:“怎么说,你让我什么都不要说,就此回去?”

“不错!”

“你不想知道你恩叔的事?”

“当然想,只是我不想给大公主找麻烦。”

“这话怎么说?”

“大公主一定达不到目的,事实上大公主也不是一定要达成任务,在这种情形下回去,要是让你们那位娘娘知道大公主反而告诉了我什么,那不是大公主的大罪么!”

黑暗中虽然看不见,大公主必然向李诗投过了异样一瞥,事实上,她的话声已经有点异样了:“就冲你这句话,我就是受处罚也值得了……”

李诗心头跳动,道:“大公主……”

“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不索性成全我呢!”

“我觉得大公主已经跟上趟来时不一样了,刚我也说过,大公主这趟来,不是为达到目的而来,况且,真要是那样,也跟大公主的来意完全背道而驰了,是不是?”

黑暗中看不见大公主娇靥上是什么样的表情,不过她的话声已经起了轻颤:

“你能知道我,不管受什么,我也是心甘情愿了……”

顿了顿,话声已趋平静:“你不必顾虑太多,顶多我也只是又一次没能达成任务而已,没有人会知道我会告诉你恩叔的事。”

“大公主有把握,你们那位娘娘,不会派人跟来监视。”

“我不怕,要是娘娘派人来监视,那绝瞒不了你,是不是?”

事实上卓在大公主来到之初,李诗已经运用他那敏锐的听觉搜索了,十丈之内,他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。

他道:“既然如此,大公主就请说吧!”

“我坐下来了。”

李诗忙道:“大公主请坐,茶已经凉了,我无以待客。”

“我不是客,你也不要把我当客。”

大公主坐了下来,坐在了桌旁,只听她又道:“白天,我记得你曾经问过你恩叔,是先认识我们娘娘,还是先投身‘平西王府’。”

“不错,我恩叔已经告诉我了,先认识那位娘娘,后投身‘平西王府’。”

“你又问,当时我们娘娘,是不是已经是‘平西王府’的人了。”

“不错,可是我恩叔没来得及回答,就让你们那位娘娘派人召走了。”

“那是因为我们娘娘人虽然在另外一个地方,可是对你们的谈话却听的一清二楚。”

“这我想到了。”

“你想知道这些干什么?”

“我想知道,我恩叔之投身‘平西王府’,是他自己的心意,还是受了你们那位娘娘的说动。”

“我可以告诉你,你恩叔所以投身‘平西王府’,是受了我们娘娘说动。”

“大公主知道?”

“恐怕没有人比我更清楚。”

“照这么说,你们那位娘娘认识我恩叔,恐怕都是经地特意安排的。”

“那倒不是,我们娘娘邂逅你恩叔,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,当时你恩叔失意、潦倒,贫病交加,我们娘娘慧眼识英雄,救了你恩叔,治好了他的病,结果两个人就……”

就怎么样,大公主没有说下去。

其实也用不着她说了。

李诗皱了眉:“照这么说,我恩叔跟你们那位娘娘之间,是很自然产生的情感。”

“也可以这么说,不过我们娘娘垂青你恩叔,利用你恩叔的失意,不断给他慰藉,终于使得你恩叔成了她的……”

她的什么,大公主又没有说下去。

李诗眉馀皱深了三分:“我恩叔似乎很听你们那位娘娘的。”

“不错,你恩叔对我们娘娘唯命是从。”

“恐怕这不只是因为规法。”

“那当然,还有他们两个之间那种情。”

“那种情?情还分那一种么?”

“你恩叔跟我们娘娘之间的情,不同于一般男女之间的情爱。”

“噢,有什么不同?”

“那似乎不是情,应该说是一段孽缘。”

就像楚云秋自己说的。

“怎么说?”

“你恩叔出于感恩,我们娘娘未必付出真情,可是你恩叔已然英雄气短,不能自拔了。”

大公主说得很含蓄,毕竟她是个女儿家。

可是李诗已经懂了,那位娘娘就像一只蜘蛛,楚云秋像她的猎物,深陷她的网中,若是没有外力帮助,楚云秋很难挣脱了。

失意,尤其是情爱方面的失意,对一个人以影响竟这以大,甚至连楚云秋这种人物都不能免。

李诗不由为之一阵难过,沉默了一下,他问大公主:

“大公主怎么知道,你们那位娘娘,对我恩叔,没有付出真情?”

“我追随我们娘娘多年,我太知道她了,她要的不是情爱,只是男人,而且你恩叔不是她的头一个,恐怕也不会是她的最后一个。”

李诗心里的难过又增加了三分。

他道:“这得尽快让我恩叔知道才好。”

“不错。”大公主道。

“以大公主,要怎么样才能让我恩叔知道?”

“那恐怕只有你当面告诉他了。”

“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。”

“这我就不敢说了。”

“大公主知道,现在再想见我恩叔,恐怕不容易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给你画了一张图,按照图上告诉你的路,告诉你的方法击。你会找到你见叔的,我把图放在桌上了。”

李诗听见了,一阵短暂而轻微的悉悉声,他不由为之一阵感动:

“大公主,我感激……”

只听大公主道:“我这么做,不是为了要你感激,要你谢。”

那是为了什么,她没说。

李诗也没敢问。

其实,又何用她说,何用李诗问?

李诗忍着心里的异样感受,道:“假如能让我恩叔离开‘平西王府’置身事外,皆大公主今夜所赐。”

大公主道:“不要跟我客气了……”

“我不是客气,我是由衷之言,大公主这样对我,我要还跟大公主客气,我还算什么人?”

“这句话听得我很安慰,你什么都不必再说,只你知道我的心,记住在‘张家口’对付‘平西王府”的事件中,有这么个女孩子就行了。”

李诗忍不住又是一阵激动,道:“大公主……”

“我来了不少时候了,该走了。”听得见,大公主站了起来。

“我不会再来了,也没有理由再来了,再见面的时候,就又是敌对的情况了,也只有敌对的情况了。”

听得见,她转身走向房门。

李诗忙下了炕,道:“大公主,我不送了。”

“睡吧,你还可以睡一会儿。”

大公主说完了这句话,门开了,只见那无限美好的身影,轻轻的闪了出去,随即,门又关上了。

李诗缓缓坐了下去,随即,他又躺了下去,以两手当枕,睁着眼上望,心里的异样感受再度泛起,一时间他也想了很多。

最难消受美人恩,他受了人家的,也欠了这份情,怎么还?

然后,他想到了楚云秋,这么一个人物,竟然身陷孽海,不能自拔,可见,人在失意的时候是多么的脆弱,可见一个“情”字真能让人生,叫人死。

也就因为楚云秋是这么一个人物,他认为那位娘娘对他有恩,对他有了付出,所以他该负起这个责任,该有所报偿,绝不会辜负。

大公主说的那些,李诗能让他这位恩叔相信么,连大公主都不敢说,恐怕,这得靠李诗自己了。

最后,他想到大公主那么情重,那么细心的给他画的那张图,那是张什么样的图。

李诗挺身坐起下了炕,点上了灯,灯光一亮,桌上一个约莫一尺长短的纸卷映人眼帘。

他忙拿起,纸卷还有点温意,也透着醉人的幽香,在心底再泛异样感受之中,他打开了纸卷。

他一看就看出来了,纸卷上画的是那座庄院,标明的一个入口,不在庄院前,而在庄院后的一片树林里,而且注明了打开入口的方法,进入以后怎么走,楚云秋的住处在什么地方,到了楚云秋的住处之后,怎么打开出口,出口是在楚云秋住处的什么地方。

这么一张纸,纸上的一笔一划,都代表着无限的情意,李诗又一次的感动,也又一次的激动。

大公主只给了他这张图,并没有要他什么时候去,什么时候会比现在更适合,而且,见楚云秋,解决这件事,应该是越快越好。

李诗他抬手弹熄了灯。

屋里,刹时又是一片黑暗,比刚才还要黑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