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

待在客栈屋里没事,早上也没睡好,李诗索性和衣上了炕,躺会儿。

躺了一会儿,正在要睡没睡时候,急促步履声又在外头院子里响了起来,而且同时有人惊急叫喊:“李爷,李爷……”

李诗一听就听出来了,是孙和。

他又有什么事。

李诗下了炕,边道:“是孙大哥么?”

可不是孙和?他听见李诗说话了,推门就进来了,气急败坏,一脸惊慌。

“怎么了?孙大哥!”李诗问。

孙和忙道:“李爷,我妹子让人绑走了……”

李诗心头一震:“孙大哥,你怎么说?”

“刚我家闯进了几个人,进来就劫持了我妹子,他们说不要我,留我传话给您…”

“是怎么样几个人?”

“一个瘦老头儿,带了四个壮汉。”

一听就知道是董老他们。

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。”

“就是刚才。”

显然,董老等逃离客栈之后,就直奔了孙家,也很明显的,他们把李诗的情形,已经打听得一清二楚了。

“孙大哥,他们让你传什么话给我!”

“那个瘦老头儿让我告诉你,他们把我妹子带走了,让您等候他派人来连络!”

李诗听得双眉微扬:“我没想到他们会用这种手段!”

孙和急形于色:“李爷,这是怎么回事,他们是些什么人?”

李诗没有瞒孙和,道:“他们是从‘云南”平西五府’来的赵云飞他们一伙,昨天夜里潜进‘城防营’,把赵云飞等人灭了口,刚刚又来对付我,让我赶走了!”

“怎么说?”孙和惊声道:“昨天夜里他们潜进‘城防营’,把赵云冰等都杀了灭口了!”

“不错!”

“他们这么样心狠手辣,那我妹子落在他们手里……”

孙和没再说下去,他既惊又急,说不下去了。

“孙大哥,我没办法跟你保证什么,但是我可以告诉你,只要令妹孙姑娘受到一点伤害,我会让他们十倍偿还。”

孙和然告的道:“李爷,我也只有仰仗您了!”

“别这么说!”李诗道:“倒是我连累了贤兄妹,让我很是不安!”

孙和道:“李爷,您也别这么说……”

“孙大哥!”李诗截口道:“你我都别再说什么了,坐下等消息吧!”

孙和没再说什么,他很不安的坐下了。

李诗也坐在了炕沿儿上。

孙和双眉深皱,他在为他的妹妹担心,其实这也没什么,这本是人之常情。

李诗则神色平静,他在想,稍时会是个什么情况,他怎么应付。

就这么等着,就这么坐在屋里等着,一直到了中午,还不见有人来连络,还不见有任何动静。

孙和急得都要哭了:“李爷,他们怎么还不来连络,那瘦老头儿说,让您等候他派人来连络的!”

李诗道:“孙大哥放心,他们一定会派人来连络的,他们意不在孙姑娘,要孙姑娘没有用。”

“那怎么还没见他们的人……”

“他们意在我,也许他们还没有布署好!”

“等他们布署好了,我妹子不知道……这我妹子要是有个什么差池,我怎么对得起早死的爹娘!”

“孙大哥放心,他们意不在孙姑娘,应该不会对孙姑娘怎么样。”

“李爷,难说啊,他们对自己人都这么心狠手辣,对别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!”

这倒也是。

李诗只有再一次这么说:“孙大哥,我刚说过,我没有办法跟你保证什么,我只能说,孙姑娘要是受一点伤害,我会让他们十倍偿还。”

孙和真要哭了,搓着两手,混身都发抖:“他们怎么不没人来,他们怎么还没人来呢?”

李诗忽然站了起来:“孙大哥,咱们吃饭去吧,今天让我做个小东。”

孙和苦笑道:“李爷,我还那吃得下饭哪!”

李诗道:“孙大哥,你不吃饭孙姑娘就会脱险回来了么?饭总是要吃的,空着肚子那有力气救孙姑娘,走吧!”

孙和一脸的急苦像,欲言又止,不过他还是站了起来。

李诗道:“这才是。”

两个人往外走,刚出屋门,院子里进来一个人,正是董老手下那四个里的一个,那个神情骠悍的中年汉子。

孙和忙拉住了李诗:“李爷,这个就是,这个是他们里头的一个。”

李诗道:“我知道!”

神情骠悍中年汉子一见李诗,不由流露出一点怯意,他在院子中间停了步,向着李诗道:“他来找你来了。”

“不错!”李诗道。

“让他传的话也传了。”

“传了。”

“那就好,他很听话。”

“你们劫持的是他的妹妹,他当然听话。”

“知道就好。”

“你们不觉得,这种手段太卑鄙么?”

“董老说,只求致胜,不择手段。”

“你们想怎么说,你们那位董老让你带来了什么话,说吧!”

“董老说,要是想要那个女娃儿,拿你去换。”

“可以,什么时候,什么地方?”

“不急,等董老的进一步指示。”

“我也不急,不过我要你带话给你们董老,善待那位姑娘,她要是有任何损伤,我会要你们十倍偿还!”

“你放心,话我一定会带到,我走了,不要跟我,我不是一个人来的,只让我的同伴发现你跟踪我,害那个女娃儿的,就是你不是我们。”

他转身行去。

李诗没动,望着神情骠悍汉于往前行去。

孙和虽然急,可是他也没动,他是不敢动。

神情骠悍汉子往前去走得不见了。

孙和这才急道:“他走了,他走了,李爷您怎么让他走了……”

他是怪李诗,不该放走那神情骠悍汉子。

人到这时候都会这样。

李诗没在意,道:“孙姑娘在他们手里,我能动他么?”

“可是就让他这么走了……”

“孙大哥放心,他还会再来的。”

“那他来这一趟干吗?”

“要是我没有料错,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布署好,派一个来看看咱们的动静。”

“他说来的不只他一个,真的么?”

“孙大哥,为了孙姑娘的安危,我宁可信其真,不能信其假。”

“可是我妹子怎么办?什么时候才能救回她来呀!”

“孙大哥不要急,他们急着对付我,不会拖太久的,孙大哥也请放心,在这种情形下他们还不肯离开‘张家口’,足证他们是非杀了我才甘心,就冲这一点,他们绝不会轻易伤害孙姑娘,否则就不足以要挟我了。”

孙和悲然苦笑:“李爷,我从没碰上过这种事儿,简直就没了主张了,您千万多包涵。”

“我知道!”李诗道:“谁到了这时候都会这样,事由我起,我保证还你个毫发无伤的妹妹就是了。”

孙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:“李爷……”

李诗道:“什么都别说了,走,咱们吃饭去。”

他已前去了。

孙和只好跟着他往前去了。

孙和食不知味,其实李诗又怎么真吃得下,两个人随便吃了点,吃完了李诗要回头后去,孙和也要跟他往后去。

李诗道:“孙大哥,你请回吧!”

孙和微一怔:“我……”

“你不必跟我一起来,他们也志不在你。”

“可是他们劫持的是我妹,我怎么能……”

不错,他们劫持的是他孙和的妹妹,他孙和又怎么能置身事外。

“孙大哥,话是不错。”李诗道:“可是你在这儿等于没有用。”

也真是,那些人不来是不来,来了又能怎么样。”

孙和道:“李爷!我也知道,可是我怎么也不能离开这儿呀,您一定能体会我的感受,求求您,让我在这儿等。”

“孙大哥!”李诗当然能体会他的感受,道:“他们要是今天不再派人来呢?”

孙和急了:“您是说他们……”

“我只是这么说说。”李诗道。

“那我住这儿。”孙和道:“让我在这儿打个地铺。”

李诗道:“孙大哥,就算他们再派人来,去换回孙姑娘的是我,又木是你,你何不回家去等消息。”

孙和苦着脸道:“李爷,求求您……”

李诗无可奈何,也实在不忍再说什么了,道:“好吧!”

孙和忙道:“谢谢李爷!谢谢李爷!”

李诗没说话,他能说什么。

两个人回到了屋里,李诗道:“孙大哥,坐吧!”

孙和可没有坐,他忙给李诗倒了茶:“您坐,或者您要歇会儿,您躺您的,别管我。”

李诗想到了这一点,既然孙和非留在这儿跟他一起等不可,他就不能客气,否则两个人都拘束,都不方便,他索性道:“那我歇会儿,孙大哥要是也想歇会儿,就也请炕上躺。”

孙和忙道:“我不歇,我不歇,您别管我,您别管我。”

李诗没再说什么,上炕躺下了。

孙和就在桌旁坐下,看他的样子,他还是很不安……

李诗还真没料错,晚饭过了,都上了灯了,还是没见那个董老再派人来。

孙和沉不住气了:“李爷……”

李诗道:“孙大哥,他们一定要挑最适合他们的地方,最适合他们的时候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除了等,咱们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
等吧!一直等到了夜三更。

两个人相对默然,连灯焰跳动声都听得见,屋里好静,静得令人好不舒服。

“孙大哥,睡吧!”李诗打破了沉寂。

孙和道:“我……”

“我看今天他们是不会来了,就算他们会来,孙大哥人又不是在这儿,还怕不知道么?”

“也是,不睡那是办法。

孙和不是不知道,可是……

李诗道:“孙大哥要是这样,明天我应当让你在这儿等了。”

这句话灵。

孙和忙道:“好!好!好!睡!睡!我睡!”

两个人睡,李诗没让孙和打地铺,两个人就在炕上各据一方,好在铺的盖的都够。

灯熄了,刹时漆黑一片。

尽管孙和心里还念着乃妹,可是人毕竟是血肉之躯,这种折磨够人受的,他还是抵不过,受不了,没一会儿,就睡着了。

还没睡的倒是李诗,他在想各种情况,怎么应付。

三更刚过,外头有了动静,弹指甲声。

弹指甲声能大到那里去,可是对李诗来说,够了,他也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了。

李诗飞快一指点了孙和的穴道,披衣而起,下炕开门走了出去,还随手带上了门。

今夜有月,而且月色还不错。

屋脊上有条人影,经月光照射,投映在院子地上。

李诗回身就看见了,他住的那间屋上,站着个人,一身黑衣,看个头儿,看体型,应该是那神情骠悍汉子。

“跟我走吧!”

那人说了话,果然是那汉子。

话落,那汉子转身隐去不见。

李诗提气腾身上屋脊,月光下看得很清楚,那汉子正在前面穿房越脊飞驰,他飞身进了去。

李诗何等高绝身法,一个起落也就追上了。

只听那汉子道:“别挨我太近。”

李诗慢了下来,保持一定距离。

跟在那汉子之后,一会儿高,一会儿低,走完了屋顶,穿街走巷,穿完街,走完巷,走荒效野外,顿饭工夫之后,来到一处。

那竟是赵云飞等人住的两个山洞前。

那汉子停住了:“站住!”

不用他说,李诗已经停住了。

那汉子往前走,直到两个山洞前:“禀董老,人带到了!”

一个洞口里走出了那位董老,只他一个人,没有灯光,没有火把,用不着,今夜的月光够亮。

他冰冷望李诗:“你来了!”

李诗道:“不错!”

“你大概知道,我们要的是什么了?”

“不知道,不过不管你们要什么,总要先让我看看孙姑娘是不是平安。”

“此时此地不是你想怎么样,就怎么样的时候跟地方。”

“你错了,不让我知道孙姑娘平安,什么都不必谈!”

董老双眉为之一竖,两眼闪现寒光:“你……”

李诗截口道:“你要讲理!”

“此时此地我就是理,你敢不听我的,难道你不顾那个丫头的安危。”

“我要是不顾孙姑娘的安危,我也就不来了,可是你要是不先让我知道孙姑娘确实平安,我还有什么好顾的!”

显然

董老也知道,李诗说的确实是理,他迟疑了一下,冰冷一声:

“好吧!我就先让一步。”

他抬手往后一招。

刚才他出来的那个山洞里走出来三个人,不,应该说是四个,二女三男,孙兰跟那三个汉子。

只不过孙兰人在昏迷中,由两个汉子架着,另一个汉子则走在前头,似乎是准备有什么万一时,好挡一下。

他们一出洞口就停住了。

董老冷冷道:“你看见了么?”

李诗道:“看是看见了,只是我不知道孙姑娘有没有受到任何伤害!”

董老道:“你知足吧,我先让了一步,让你先看了她,已经是很不错了,你还想玩什么花样,你要知道,我董某可是个十足的老江湖!”

“既是老江湖,你就不该说这种话。”

“你也一样,你不是一般的角色,应该看得出这个丫头有没有受到任何伤害。”

这位董老他说的不错,李诗不是一般角色,他是好手里的好手,刚才当孙兰被架出来的时候,他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孙兰只是被制了穴道,其他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,他所以那么说,只不过是想多争取一点时间而已,对他来说,多争取一点时间总是好的。

李诗他沉默了一下,随即道:“好吧!说吧!你想怎么样吧?”

“很简单,两条路,你任选其一。”

“那两条,说说看。”

“第一,牺牲这个丫头,第二,把你自己交到我手里!”

“要是能牺牲孙姑娘,我也就不到这儿来了!”李诗道。

“那你是选择第二条路了?”董老一脸狐疑。

“你想会这么简单么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一般来说,让人牺牲为己交换人质的事不多见,因为那不大可能。”

“我知道,可是我就要让它可能。”

“你凭什么认定我会牺牲自己交换人质。”

“就凭我的感觉。”

“你错了,你要知道,我跟他们兄妹非亲非故,只不过是刚认识不久的朋友。”

“我没有错,我认定你会牺牲自己交换这个丫头。”董老很有把握。

李诗摇了头:“不可能,我做不到。”

“你做得到,也一定得做到。”

“这是语带威胁!”

“我不否认!”

“要是我不答应,你会对孙姑娘怎么样?”

“这还用问,想也知道。”

“姓董的,你找的是我。”

“没有错,我找的是你,可是不利用她,我没办法找你,只有算她倒霉了!”

“你不认为这手段太卑鄙么?”

“我从不知道什么叫卑鄙,我的手下应该已经告诉你了,只求达到目的,不必选择手段。”

“的确,你的手下已经告诉我了,可是……”

董老截了口,语气冰冷而且不耐烦:“不要想再拖延了,我想不出那对你有什么好处。”

“姓董的,迷途知返,你们还可以保住身家性命……”

“此时此地你跟我说这些,可笑!”

“姓董的……”

“我再告诉你一句,出门在外,难免孤寂苦闷,这丫头长得不错,我这四个手下早就想在她身上发泄发泄,是我拦住了他们……”

李诗扬起了双眉:“姓董的,除非你们不惜付出十倍代价。”

“等到我们付出代价的时候,不就太迟了么!”董老忽一扬手:

“带进去吧,随你们了。”

那三个汉子应一声,架着姑娘孙兰就要退进洞去。

李诗忍不住了,要动。

董老的手下反应都不慢,神情骠悍汉子上前一步,跟董老并肩挡李诗。

那走在架着孙兰的两个汉子之前的那名汉子,则翻腕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,抵在了孙兰酥胸双峰之间,他厉声道:“你敢动一动,我马上要她好看。”

好看的意思不只一种。

李诗还是忍住了,道:“姓董的,我要是把我交给了你,你保证放孙姑娘走?”

李诗两眼精芒暴闪:“姓董的……”

董老也大声道:“你别无选择。”

真的,李诗还真别无选择。

董老紧接着又道:“一着受制,全盘俱墨,好朋友,你就认了吧。”

李诗敛去了威态,道:“你说,要我怎么把自己交给你。”

董老道:“你不该作此一问。”

他的意思是李诗自己知道。

李诗当然知道,那是要他自闭穴道,他道:“你放心,你信得过我么?”

不错,能自闭穴道的,就能自解穴道。

董老脸色微一变:“看来我们得自己动手了……”

话虽这么说,可是他并没有上前,并没有动。

李诗淡然一笑:“你同样不放心,同样害怕,是么?”

一点都没有错,他怕被李诗乘机制住,真那么一来,他就墨了全盘了。

董老有点窘,但那只是一刹那间的事,一刹那之后,他冷喝出声:

“过去制他穴道!”

这是对谁说话?

当然是那神情骠悍汉子,他恭应一声,迈步走向李诗。

李诗道:“要是我制住了你,你的上司打算随时牺牲你了!”

董老冰冷道:“小必费心机挑拨,本来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他倒是毫不避讳的承认了。

其实他说的是不折不扣的实情,只有弃卒保帅的事,那有弃帅保卒的!

说话间,神情骠悍汉子已到李诗跟前,抬手一指点向李诗。

李诗应指而倒。

神情骠悍汉子俯身扬掌,向着李诗的头劈了下去。

显然,他是要李诗死。

“慢着!”董老发出了一声轻喝。

神情骠悍汉子连忙收手回身,欠身望着董老等待吩咐。

只听董老道:“他是大内派来的,不能死在‘张家口’,可是他要是在‘张家口’失了踪,那就怪不着咱们‘平西王府’了,懂么?”

“是,属下懂,只是他怎么个失踪法,还请董老明示。”

董老道:“这儿有现成的好地方,弄他进来。”

他转身往他出来的那个山洞行去。

架着孙兰的那两个汉子,跟另一个,连忙让路。

神情骠悍汉子从地上抄起李诗,扛在肩头,跟在董老之后进了洞,那三名汉子架着孙兰走在最后。

董老走在最前头,一行人到了洞底,也就是赵云飞等人住的地方,董老用脚挑起了一处地铺。

地铺下赫然有块苋约三尺,长约五尺的石板,李诗当初来翻这个地方的时候,没掀这些地铺,所以没发现。

只听董老道:“掀开!”

如今只有那名汉子空着手,当然由他上前掀开了块石板。

石板掀起,底下赫然一个黑黝黝的洞口,不知道有多深。

董老道:“两个都丢下去!”

那汉子微怔,董老道:“当然是两个,那丫头不能碰。得民者昌,失民者亡,王爷如今要的是民心,只有让他们两个一起失踪了。”

:那汉子没敢再说什么。

神情骠悍汉子上前把李诗从黑忽忽的洞口扔了下去。

那两个也过来把孙兰扔下了洞口。

董老道:“盖上!”

架孙兰的两个汉子帮忙,砰然一声盖上了石板,震得山洞一阵颤动。

董老道:“把地铺还铺好。”

那两个汉子忙又把地铺铺好。

董老道:“好了,从现在起,不会再有人阻碍咱们的事了。”

神情骠悍汉子道:“董老立了大功,恭喜董老,贺喜董老。”

董老脸上泛现一丝得意之色,道:“就算有功劳,那也是大家的,不是我一个人的。”

会带人,还怕这些部属不对他忠心耿耿,不为他卖命?

神情骠悍汉子等四人忙躬身:“谢董老。”

董老道:“走吧!咱们迎接娘娘凤驾去。”

他先掠了出去。

神情骠悍汉子等急忙跟了出去,刹时走了个干净,连壁洞里的一盏油灯都没熄灭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