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这当儿,气氛-缓和了点儿,桂姐也定过了神,她白着脸,两眼惊恐的紧盯着李玉麟,脚底下轻挪,想往后溜。

李玉麟脑后像长了眼,微一笑道:“到底是吃谁的向谁,毕竟是个有情义的人儿,大嫂子别动,我不让你走,你出不了这间屋-步。”

头两句,桂姐还听出来是跟她说话,等到入耳一声“大嫂子别动”,吓得她两条粉腿一软,差点儿没坐那儿,刚伸出穿着绣花鞋的那只脚,忙又收了回来。

姓毛的嘴上不敢说什么,忙投过怂恿一瞥。

不知道桂姐这时候是没顾得看还是怎么,姓毛的那一瞥像投进了大海里,没得到一点儿反应。

姓毛的急得暗咬牙直恨,刚想再轻咳一声,给桂姐个暗示。

但是,李玉麟说了话:“不管人家是从良,还是贪图你什么,毕竟人家也跟了你不少日子了,你忍心连累人家,非再给自己找罪受不可?”

这一句,听得姓毛的打心里一哆嗦,他硬是连再看桂姐一眼的胆都没有了。

李玉麟笑了:“大嫂子,你是个妇道,我不愿意拿你怎么样,不过我不得不再提醒你一句,姓毛的这种人,你一定比我更清楚,他已经发现他不在的时候,你想不规矩了,等事过之后,我不相信他会轻饶得了你,所以你用不着再向着他,想帮他了。”

桂姐脸色一变,急忙望姓毛的。

可惜,姓毛的没看她,不敢看。

李玉麟话锋微顿,接着又道:“毛大班领,咱们书归正传,我相信你不知道那个人不是姓郝的。那么,谁杀了他,你总该知道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,真不知道。”

“是么?”

姓毛的又急了道:“真的,我要是知道,我是”

李玉麟截口道:“你是什么,我懒得管了,我更懒得再听你那一套,我再问你,姓刁的是不是地保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“这,这我知道。”

李玉麟微点头:“从这一句,想见你刚才说的都是可信的实话,那么姓刁的不是地保,你明知道,却硬指他是地保,我跟你素昧平生,谈不上仇怨,你应该不会硬把杀人的帽子往我头上扣,一定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,对不对?”

姓毛的点了头:“对。”

“告诉我,这个指使你的人是谁?”

姓毛的低下了头:“我,我不敢说,我要是说出他来,我的差事就完了,马上就有罪受。”

李玉麟道:“你想到没有,你要是不说出他来眼前受的罪更大,很可能连你这条命都保不住。”

姓毛的忙抬头,一张苦脸刚要说话。

李玉麟的左掌五指,力加三分。

姓毛的马上受不了了,急叫道:“我说,我说”

李玉麟手一松,姓毛的连喘了几口气,低下头道:“是,是‘查缉营’的班领白一凡。”

李玉麟的心头跳了一下,道:“原来是他,好嘛,越追越高、越追越往上走了啊,现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他?”

“我不知道,不过‘查缉营’里一定可以找到他。”

李玉麟道:“你最好不要以为我不敢闯‘查缉营’,找姓白的,只要有必要,连紫禁城大内我都敢闯。好吧,看在你是奉命行事份上,我饶了你,不过为你自己好,我劝你全当没今夜这回事,别声张,也别动给姓白的送信儿的念头,要不然我还会找你,也一定找得到你,再找上你的时候,绝不会再有今儿晚上这种便宜,每天回来以后怎么样,你们就还怎么样吧。”

他松了姓毛的,要走。

只听桂姐急叫:“等等。”

李玉麟转过脸去:“你还有什么事?”

桂姐道:“你,你带我走。”

显然,她是真怕姓毛的不饶她。

李玉麟微一摇头:“我不能”

脑后一阵金刃破风声。

李玉麟听见了。

桂姐猛一惊睁了眼。

李玉麟也看见了,这就够了。

他双眉扬处,曲起手肘往后一撞,一声闷哼,紧接着一声“呛啷!”、一声“噗通!”

刀掉在了地上,姓毛的人撞在了门框上,“哇!”地喷出一口鲜血,眼一闭,身子贴着门框往下滑,终于坐在地上不动了。

李玉麟头都没回,望着桂姐道:“他没法奈何你了,至少暂时没法拿你怎么样了,该怎么办,你自己合计吧。”

他没等桂姐再说话,转身一步跨了出去。

只听见屋里的桂姐“哎!”地一声叫,他人已经上了夜空

口口口

李玉麟想:“查缉营”那个班领白一凡,杀人嫁祸,给他扣这么一顶帽子,或许是公报私仇。

就算是公报私仇,他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点儿。

因为他明知道,李玉鳞有个贵为“神力鹰王”的朋友。

何况,这里头还牵扯上一个本来不该有这种牵扯的郝大魁?足证,姓白的动机不简单。

也足证,这整个事件,李玉麟的妹妹被劫掳失踪一事,绝不简单。

所以,要找那个白一凡,一定要找到他。

口口口

“查缉营”属“九门提督衙门”辖下。

“九门提督衙门”坐落在内城里。

“九门提督”掌管内城九门钥匙,职司内城禁卫治安,但他兼步军统领,同样也捍卫整个京畿。

当然,那是指大事。

等闲小事有“五城兵马司”、“巡捕营”,还有“顺天府”,“大兴”县两个衙门的捕房足够了。

“九门提督衙门”坐落在内城里。

“查缉营”离“九门提督衙门”不远,跟“九门提督衙门”在一条街上,两边儿可以看得见。

“查缉营”不能算是个小衙门,因为它是捍卫京城的主要一支铁卫。

但是有“九门提督衙门”在一条街上,两下里一比,气势全被压了下去,就显得寒伧多了。

也就因为这,“查缉营”上自统带,下至每一个弟兄,甚至于营里的伙夫,没一个敢吊儿郎当,没一个敢拿事儿不当事儿。

营里营外的禁卫,那就更不必说了。

尽管“查缉营”的禁卫那么严密,李玉麟还是轻易的进去了。

点尘未惊!

他就出现在前院后头的东边那扇小门边。

“查缉营”这前院可真够大的,两边整齐的几排平房,中间是个大空场,看样子不但是个练武场,还兼点校之用。

空场中间,一条石板路往后通。

石板路的尽头,一分为二,一东一西,分两道门通往后头。

李玉麟的现身处,就在东边这扇门旁。

这时候不能算晚,但是整个“查缉营”的前院,却已经是静悄悄、空荡荡,听不见一点声息,也看不见一个人影,就连两边那几排屋子里,也黑漆漆的不见灯光。

这情形有点反常,这时候的“查缉营”,绝不该是这样儿的。

怎么回事儿?

一阵轻捷的步履声,从不知深几许的后院里传了过来,而且是直奔这扇小门儿。

正好!

没见李玉麟动,他已经不见了。

东边这扇小门儿附近,也恢复了空荡、寂静。

但是转眼间,这份刚恢复的空荡、寂静,就被一个人打破了。

那是个挎刀汉子,穿的不是便服,而是一身整齐的穿戴,迈着四方步,甩着马蹄袖,走的相当快,象是有什么急事儿。

他刚到门口,眼前人影一闪,李玉麟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吃的是“查缉营”这碗公事饭,都有一份机警与反应,他脚下一顿,一声“你”,手已经握住了刀柄。

可惜的是,他那份机警与反应,没能快得过李玉麟。

就在他手刚摸仁刀柄的当儿,李玉麟的右手,已经落在了他左边的“肩井穴”上。

他手停住了,倒不是怕了,而且大半身酸麻,动弹不得了。

李玉麟说了话:“我不认识你,跟你没什么过不去的,问两句话就走,希望你不要逼我跟你过不去。”

那汉子也说了活,是这么一句,道:“你要问什么?”

显然,他绝对明白,好汉不吃跟前亏的道理。

“我找你们-个班领,白-凡。”

那汉子一怔:“你找他有事?”

李玉麟道:“有事。”

“可惜你来迟了一步。”

李玉麟目光一凝:“这话……”

“白班领已经死了,天刚黑发现他的尸体,顿饭工大之前刚运回营。”

李玉麟心头一震:“怎么说,白一凡死了?”

“这假不了,被人用重手法震断了心脉,现在停尸在后头,不信我可以带你看看去。”

李玉麟吸了一口气,道:“是谁杀了他?”

“根据他班里弟兄的说法,他白天跟个姓李的江湖人在天桥结了梁子,如今营里的人都派出去找那个姓李的去了……”

好嘛,竟栽到这儿来了。

李玉麟心头又一震,道:“慢着,据我所知,那个姓李的江湖人没有杀他,而且也在找他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你已经知道了,我正在找你打听他。”

那汉子脸色一变:“你就是那个姓李的?”

“不错。”

那汉子似乎一挣,只是他这一挣太微弱了,因为他根本无法动弹。

只听他道:“我是知道你在找白一凡,由此看,杀他的似乎不是你,可是我们统带不知道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应该见我们统带,当面禀明,洗刷你的罪嫌。”

李玉麟何尝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,道:“别以为我不敢见你们统带,我这个江湖人不怕见官,他在哪儿?”

“就在后头‘签押房’里等各路的回报。”

“你给我带路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记住,我还是那句话,我跟你没什么过不去的,你最好别逼我。”

“我听见了。”

李玉麟松了手,那汉子转过身要往后院走,突然,铮然一声腰刀出了鞘,刀光一闪,直劈李玉麟。

可惜他没能劈下去,因为他的右腕正落在李玉麟的左掌里。

“你忘性真大啊!”

那汉子心胆欲裂,顾不得往回挣,也明知道挣不脱,左腿一抬,膝盖猛顶李玉麟的下阴。

李玉麟双眉陡地一扬:“你可真够狠的。”

右掌下探,正抓住那汉子的腿弯,然后双手用力,举起了他,沉喝一声:“带路!”双手一抖,那汉子一个人直飞出去,砰然一声摔在了丈余外,帽子掉了,刀也脱了手,一时竟没能站起来。

李玉麟一步跨到了他跟前,如今,就是杀了他,恐怕他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。

李玉麟一步跨到,吓得他一声惊叫脱口而出。

就在这时候,一个颇具威严的沉喝传了过来:“什么声音,谁在这儿?”

那汉子不知道是怕,还是摔疼了,他颤声道:“禀统带,是,是属下。”

那颇具威严的话声道:“你怎么还在这儿,什么事儿?”

那汉子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:“统带!统带!那个姓李的江湖人来了。”

颇具威严的话声惊怒沉喝:“带他进来。”

那汉子哪儿敢哪,他刚转脸望李玉麟,一脸的苦相:“禀、禀统带,他、他就在这儿。”

一声“呃”,衣袂飘风,人影疾闪,两个穿戴整齐的汉子掠到,别看穿的不少,行动还真快,显然身手不弱!

紧接着,急快步履声,来了个中年人。

穿的整齐,没戴顶子,一条长发辫拖在身后。

看年纪,约摸四十多,高高的个子,挺结实、挺壮,浓眉、大眼,唇上还留着两擞小胡子。

他入目那汉子坐在地上,刀丢在一旁,就是一怔。

那汉子忙忍痛爬起,没站稳,一歪又坐下了,干脆不站了,就势跪在了地上,一指李玉麟道:“禀统带,就是他!”

那位统带突然之间变得相当平静,凝目一打量李玉麟,道:“你就是那个姓李的?”

口气居然也温和。

李玉麟头一点道:“不错。”

“你来……”

“我本来是来找白一凡的,听这位说,他死了,我这个姓李的涉嫌行凶,所以我认为有面见统带,洗刷嫌疑的必要!”

“你是说,你没杀白一凡?”

“这位知道,我正在找他,我也正找这位打听他。”

那汉子起来了,急前几步,到了那位统带身边:“禀统带,也有可能他是做给咱们看的。”

李玉麟淡然一笑:“刚才你是什么样?你可真是个典型的小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那位统带微一抬手,那汉子乖乖团上了嘴,哈下了腰。

只听那位统带道:“听说你是‘神力’小王爷的朋友?”

怪不得那么平静,那么温和,原来如此。

李玉麟说得好,道:“承神力小王爷不以布衣草民见弃,降尊纡贵,折节相交,我却不敢自认是他的朋友。”

那位统带道:“不管怎么说,神力小王爷拿你当朋友是实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就因为这,‘查缉营’只是找你,而不是抓你,另一方面,我们制军大人,也已经把这件事面禀小王爷,请小王爷定夺,所以我认为你该去见见小王爷,当面禀明。”

“有这个必要嘛?”

“你大概不会让小王爷为难。”

李玉麟眉锋为之一皱:“小王爷应该知道不是我。”

“那要看小王爷对你了解多少!”

这话不错,察铎对他所知不多,加上有那么-回事正好让察铎碰上,察铎很可能认为杀白一凡的确是他。

他并不担心察铎会对他怎么样,但是祖父辈的交情,要是双方真有所冲突,总是不好。

他沉吟了一下道:“我怎么见小王爷?”

“我带你去,小王爷现在在外馆。”

李玉麟道:“那不必麻烦了,我自己去。”

“你别客气,我职责所在,应该带你去。”

李玉麟目光一凝道:“我明白了,你把我交给小王爷,小王爷怎么处置,或者再有什么事,那就跟你这位‘查缉营’的统带无关了。”

那位统带脸色没有一点变化,也看不出有任何异状,语气也平静的像一泓无波的水池,不愧是个做官的:“可以这么说,但是谁也不能否认,这确是我的职责。”

人人都说江湖险恶,但是李玉麟发现,宦海中的每一个都够深沉,天子脚下的京城所在,连这么一个起码的官儿,“查缉营”的小小统带,做官的功夫都这么到家,无怪乎在宦海中能交一两个知心血性朋友,特别珍贵。

无怪乎除非事非得已,江湖豪迈耿介之士,都不愿意,甚至于耻于跟官场上的人打交道。

突然之间,李玉麟心里泛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厌恶感,冷冷地看了看这位统带:“江湖草民,不敢跟统带走在一起,如果是为职责,统带大可以自己往外馆跑一趟,我去我的。”

他没等那位统带说话,话落起身,破空而去。

那位统带,仰望夜空,两眼之中飞闪阴鸷寒芒,当他收回目光的时候,他沉喝出声:

“给我备马。”

夜色里,响起一阵轰雷似的:“喳!”

口口口

这儿是一大片整齐宏伟的房子。

这片整齐宏伟的房子,静静的坐落在夜色里,隐隐有点慑人。

它像个大衙门,也像座大府邸,门口明亮的两盏大灯,高高的一根旗竿。

在门口那两盏明亮的灯光下,八名穿戴整齐的挎刀步军,两边各四,挺直而整齐的站立着。

另一名挎刀的蓝顶武官,一手抚刀柄,来回的走动着。

把目光后移,往那一大片黑压压的房舍看,大院子,里头树海森森,树海之中,居然亭台楼阁一应俱全。

院子里,夜色很美,也很宁静。

一条人影划破了这美而宁静的夜色,长虹似的射落在院子里,停在那条石板路士,紧接着,清朗话声划空而起:“江湖草民求见神力小王爷。”

话声方落,两条黑影矫捷如鹰隼,从画廊暗隅里破空掠到,双双射落在那条人影面前,正是察铎身边四个蒙古勇士里的两个。

只听一个道:“是你?”

另一个道:“我们爷正想找你。”

一个震人耳鼓的豪壮话声传了过来:“别胡说,滚一边儿去。”

健壮黑影带着逼人劲风掠到,直射面前,可不正是爵袭神力鹰王的察铎?

两个蒙古勇士躬身而退。

李玉麟微一欠身道:“王爷,草民不速……”

“什么工夫又草民了,你少气我。”察铎大步上前,伸出健壮有力的手,一把拉住了李玉麟,带笑道:“你何止不速?简直给我个大惊喜,里头坐。”

里头,不是待客厅,而是书房似的一间,把李玉麟拉着。

李玉麟道:“我认为,王爷所以愿意折节下交,可能就是因为我还不太俗。”

察铎笑了,一摇头:“不是自负,我什么都行,就是这张嘴太苯,我答应不插手,但是那得看情形。”

“看什么情形?”

“只要不牵涉官家。”

李玉麟双眉微扬:“希望王爷不要介意,我还不太在乎官家。”

“好家伙,”察铎叫了起来:“我真没交错朋友,简直臭味相投,全依你了,阁下,说吧。”

李玉麟威态倏敛:“王爷,记得我来京是干什么来的?”

“记得,当然记得,为令妹被劫掳失踪事,找那个姓郝的!”

“不错……”

接下来,李玉麟从进京以后一直说到今夜,但是他避开了“穷家帮”跟昔日铁霸王手下的众群雄,为的是他怕察铎联想到他的出身来历。

静静听毕,察铎面泛怒色,浓眉连连耸动,道:“有这种事,这不明摆的,官家人跟令妹遭劫掳有关吗?”

“我还不敢这么说,也许只是搭上江湖关系的一两个,并不是官家。”

察铎一拍桌子道:“你该早让我知道,九门提督他律下不严,还敢跑来见我”

抬手一指:“叫‘九门提督’……”

李玉麟道:“王爷,您可是亲口答应我的。”

察铎霍地转过脸:“阁下,这是官家事,我这是责问”

“王爷,请您错过现在,找别的理由,平心而论,九门提督不可能跟在每一个人后头——”

“总是他律下不严,否则没人敢”

“朝廷之上也有忠有奸,难道皇上也该换一个?”

察铎一怔:“我不该忘记,我说不过你。”

李玉麟道:“不,该是王爷重信诺。”

“好家伙,”察铎叫道:“这顶帽子扣住我,比‘紧箍咒’还厉害”

一顿,忽转话锋:“那你打算怎么办,现在线索已经断了”

“总还有杀姓白的那个人。”

“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,上哪儿找去?”

“王爷,我也知道不容易,但是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。”

察铎两眼忽一亮:“对了,我想起来了,找那个唱大鼓的白妞。”

“我就是这意思”

只听外头晌起个恭谨话声:“禀爷,兰珠格格看您来了。”

李玉麟忙站了起来:“王爷,我告辞。”

察铎忙跟着站起:“不是外人,你见过。”

“我知道,也记得,可是”。

“可是什么?”外头一个甜美话声接了口。

兰珠格格来的真快,话声刚落,她已带着一阵香风进来了。

走既走不了了,李玉麟只好欠了个身道:“格格。”

兰珠格格娇靥一扬:“你很傲慢无礼,冲着察铎,我不跟你计较,但是我一定耍弄清楚,两次都是见我就跑,你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恐怕是格格冤枉我了。”

兰珠眉梢儿一剔:“你还敢狡辩?我可告诉你,今儿个你要是不说明白,我跟你没完。”

察铎脸上堆着笑,站一边儿看着,只不搭腔。

李玉麟微一笑:“要是格格非让我说的话,我这么说,这是礼,也是对格格的一份敬畏。”

兰珠微愕凝目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李玉麟道:“格格您知,不算怎么大个官儿出巡,都有那么两块‘肃静,、‘回避’,何况您是位和硕格格。”

兰珠美目一睁,“哎哟”一声跺了脚,转脸望察铎:“你看他多可恶,一张嘴有多油。”

察铎忍住笑,微微点头:“我倒不觉得,实情嘛。”

兰珠一怔,叫了起来:“察铎,你敢那为什么他对你不回避?”

“许是,他对我没那么敬畏。”

“什么,你”

察铎拍手拦住了她:“我来的日子不多,可是听说的不少,你自己说,京里这些个黄带子、红带子,哪一个不是见你就怕、见你就躲?”

兰珠又一怔,这回叫的声音更尖:“察铎,你跟他说我什么了?”

察铎一怔,忙又抬手:“这个误会大啦,天地良心,我可是什么都没说。”

“那他为什么见我就躲就跑?”

“某个人对某个人,就是怕,不一定说得上什么理由。”

“你少辩,我不信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,或许,我跟他说你什么了,那头一回,我刚见着他,他根本还没见过你,你来了以后他要走,难道也是我跟他说你什么了?”

兰珠再次一怔,转脸向李玉麟道:“那还是你”

“好啦,兰珠,你上这儿来,不会就是为在这件事上搅个没完的吧?”

“不行”

“你是个聪明人,这样不是让人家更怕你吗,他要是再说走,我可是拦不住啊。”

费了半天唇舌,似乎都没这句话灵。

兰珠不再追究了,拧身往下一坐,道:“好心来给你这个信儿的,进门儿惹一肚子气,早知道拿车接我,我都不来。”

“送信儿,你给我送什么信儿?”

“那要问你,刚来不久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了?”

“我?”察铎愕然道:“我什么也没干哪。”

“那为什么善琦上‘宗人府’报备,说什么怕冒犯小王爷!”

察铎一怔,随即脸上变了色:“好个善琦,敢情他九门提督是这么当的,顶是这么顶着的,来人。”

两名蒙古勇士恭应上前。

察铎浓眉双扬,环目放光:“去一趟九门提督衙门叫善琦马上来见我。”

两名蒙古勇士刚恭声答话。

兰珠霍地站起:“慢着。”

两名蒙古勇士没敢动。

“察铎,先让我知道一下,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等善琦来了,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先别怪他,也许他不得已。”

察铎目光一凝:“你什么时候会这样想过了,你要是都能这样,京里岂不早就太平了。”

“你”

李玉麟轻咳一声道:“王爷跟格格说话,本来我不该也不便置喙,但是我不能不斗胆插个嘴”

察铎转过脸来道:“你要说什么?”

“格格既然好心来给您送信儿,她当然希望您在理字上站得稳,当然,您不会把一个九门提督放在眼里,但是相信您也不愿落个仗‘神力鹰王’爵压人。”

察铎呆了一呆,道:“好嘛,合着我吃力不讨好,刚帮过你,这会儿你却倒了戈,跟她一鼻孔出气了”

兰珠让人难以会意的看了李玉麟一眼。

察铎转望兰珠,把关于李玉麟被误作杀害“查缉营”班领白一凡的那档子事,告诉了她。

听毕,兰珠一脸的惊容:“原来他们糊涂,怎么会是他?”

“你也相信不是他?”

“我不过刚见他两面,刚认识他,可是就冲他是你的朋友,他绝不会杀那个姓白的,既然有你这么个朋友,还用得着动手杀他吗?”

后头这句是理,前头的理却是有点牵强,不过这时候谁也没在意兰珠为什么会编这么个牵强的理由,为李玉麟说话。

“这就是了。”察铎道:“善琦他既然来见我了,他让我定夺,为什么还信不过我,另去‘宗人府’报备,这不是小题大作吗?”

李玉麟道:“如果这件事里没有牵扯上了王爷,那位九门提督确实是小题大作,但是既然牵扯了王爷那就不能说是小题大作了,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不让王爷过问的道理所在。”

察铎冷笑一声道:“用不着你这个样子,我已经牵扯上了,我怕谁,何况.我来自蒙古,不受他‘宗人府’管,既然怕我过问,为什么又来见我,让我定夺。”

李玉麟道:“谁让王爷让人知道,我是王爷的朋友,九门提督不得,也不敢不来见您。

其实,您该当面告诉他,依法行事,不必有任何顾忌,您既没这么说,他只好另上‘宗人府’报备去了。”

只听兰珠格格道:“要照这么看,他们还是认定你这个朋友杀了那个姓白的班领,你这个朋友今后要小心。”

李玉麟淡然一笑:“多谢格格关注,只他们能制住我,我吃这个官司就是,不过天子脚下,京城所在,总该有个能讲理的地方,真逼急了我,不惜闯大内,我也要他们还我个清白。”

兰珠大吃一惊:“胡闹,那岂是闹着玩儿的,凭你就想闯大内?”

李玉麟笑笑,没说话。

察阵道:“你最好别小看他,据我所知,我也确信,大内禁苑,他还没放在眼里,就是全帝都的铁骑,恐怕也奈何不了他。”

兰珠美目猛一怔,惊叫出声:“啊,他有这么好的本事?这么好的武功?真的?”

察铎冷冷一笑:“其实,用不着他,我”

李玉麟截口道:“王爷原谅,这里头没您什么事。”

兰珠道:“察铎,毕竟你在蒙古的时候多,现在这位,不同于以往,当面也好、背后也好,他是不容许谁跟他别扭的。”

察铎砰一声拍了桌子,威态吓人:“我就不信。”

“王爷”

“你说,”察铎一指李玉麟:“难道我就能容忍他们往他头上爬。”

“王爷,就算是,那也只是九门提督”

“我不糊涂,要是没人纵惯,九门提督他没这个胆。”

恐怕这是实情。

李玉麟不能不承认,可是他道:“王爷,您可是亲口答应我的。”

“现在不同了,现在他们仗着有人撑腰,往我头上爬,我要是咽下这口气,我连蒙古都不敢回。”

李玉麟知道,这位爵袭“神力鹰王”的察铎,性情跟乃祖一样,只要把他的火儿送上来,天塌下来他也敢顶,谁也改变不了,拦不住。

但是,他也知道,现在这位皇上不同于往昔两位,心性确如兰珠格格适才所说,察铎现在京里,不能不为他着想。

是故,他道:“假如王爷愿意成全我这一点心意,蒙古方面,我可以请位说得上话的跑一趟。”

“你?你请谁?任谁也不行。”

“应该行,有位老人家,姓李,讳燕月”

“李爷爷?”察铎叫道:“你凭什么请得动这位老人家?难道”

李玉鳞道:“神力老王爷是令祖,这位老人家则是我的爷爷。”

察铎一怔,大叫:“什么?你,你,你是‘辽东’李家的”

李玉麟道:“第三代,家父讳纪珠,家母芙蓉,出身当年的‘雍王府’。”

察铎怔住了,兰珠也怔住了。

李玉麟道:“现在,王爷是不是可以?”

察铎突然拉着李玉麟的手大叫:“好家伙,你是,你是你可把我冤够了,你为什么不早说?”

女儿家毕竟细心些,兰珠定过了神,她不像察铎那么兴奋,也不像察铎那么激动,她道:

“你真是‘辽东’李家人?”

察铎一怔。

李玉麟淡然道:“我有必要冒充李家人吗?再说我也不会有恶意”

兰珠道:“我不是指眼前事,我跟李家的渊源,虽然不及察铎家,但是李家两代的事,我听说了不少,事隔多年后的今天,能让我见着李家人,总是件值得高兴的事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之间,这位格格变的文静柔婉多了,说话也是不慌不忙,有条有理?

察铎叫道:“何止是高兴,简直该大书特书。”

兰珠道:“那得他真是‘辽东’李家的人。”

察绎道:“他是,绝错不了,他的一身所学,让我这承袭爷爷的家学都自叹不如。”

想当初,“神力铁鹰王”朝廷之柱石虎将,一身所学,马上马下,万人难敌,察铎承袭这份家学,也一如乃祖之英武豪壮,他都自叹不如,应该是不会错了。

无如,这位娇格格似乎还不放心:“你见过?”

“当然见过,”察铎道:“我见过还不止一次”

“可是我没见过。”

察铎一怔,旋即瞅着兰珠笑了:“鬼心眼儿,想让他露一手,为什么不直说?”

兰珠白了他一眼:“我又不是你,就算是想让他露一手,那也不是罪过吧?”

察铎大笑,爽朗,声震屋宇。

李玉麟道:“最好别让我献丑。”

兰珠道:“不让我看看,我就不信你是‘辽东’李家人。”

“格格信与不信,对我来说,不是什么要紧事。”

“谁说的,欺蒙我这个和硕格格,就是大罪一条”

李玉麟一笑,没说话。

“何况,你要不是‘辽东’李家人,就请不动李家那位老神仙去蒙古去,那么一来,察铎就得担心不敢回蒙古见他爷爷,既没这种担心,他就得非插手管你这档子事不可。”

“我不担心。”李玉麟道:“只王爷相信我是就够了。”

兰珠一怔,陡然眉梢儿双扬:“我要是不信,他敢信?”

察铎笑道:“玉麟,对她,我还是真有点头大,倒不是别的,不是一把鼻涕一把泪,就是能拆你房子烧火,我还是真受不了,真怕。”

“尤其是我爷爷当她宝贝儿,在老人家眼里,她比我吃得开,所以,看我的面子,你就勉为其难竖白旗吧。”

李玉麟淡然一笑:“没想到王爷这么经不起嘛,辜负了天生的一颗虎胆,也一点不像位承袭‘神力鹰王’爵的虎将。”

“是啊,”察铎一耸肩道:“准让我碰上了武松。”

李玉麟不禁失笑。

兰珠也笑了,笑的相当得意,一双美目紧瞅着李玉麟,看他怎么走这下一步。

李玉麟目光一凝,道:“不敢自负,也不敢妄自菲薄,李家绝学不在少数,格格到底要看哪一样才相信?”

察铎微一怔:“得,要让考住”

兰珠微一笑:“别想考我,刚我说过,我听说了不少,‘天龙身法’、‘擒龙手’,还有一样‘大罗剑’,李家傲世的三大绝学,随便你露哪一样。”

察铎呆了呆,叫道:“姑奶奶不含糊嘛。”

李玉麟也为之微一怔,他没想到,宦海之中,贵为皇族的这位娇格格,竟也熟知他李家傲夸当世的三大绝学。

足证,宦海之中的这些亲贵,对他李家仰慕之深。

双眉扬处,他道:“我就献丑-百零八式‘大罗剑’里的一式,请格格指正。”

两名蒙古勇士配的有剑,但是他没借,因为他不想用,随手抓起桌上一根狼毫,振腕轻抖,笔尖倏化九点,闪电般上下飞舞,范围竞达六尺方圆。

只听察铎叫道:“大罗剑不愧剑传仙人家,剑花九朵,也是‘大罗剑法’之登峰造极。”

他这里大叫出声,李玉麟那里沉腕收手,一管狼毫又轻轻放回桌上有清-代,皇族人人习武、嗜武,虽然这是承袭祖风祖俗,但是到了康熙、雍正年,皇族习武之风更盛。

尤其是雍正接掌大宝之后,因为雍正本人是个高手,加以未登基前,为皇子间争夺储位,府邸中无不网罗能人,广储异士,登基后又为消除异己,控制朝臣,禁宫内外,遍植高手,更是鼓舞了习武之风,凡皇族,甚至各府邸,人人能武,而且都不俗。

兰珠格格虽不是个中之最,但是她素慕朱郭,接触广、见识多,尤其神力老王爷拿她当宝贝儿。

隔不多久,不是她上蒙古,就是察铎来就,跟这么一位盖世虎将家亲近多了,胸蕴、见闻更是不同。

她虽不像察铎能一眼看出深奥、一语道出高绝,但是她绝对看得出,“大罗剑法”不同凡响,在李玉鳞手上施展出来,尽管是一根狼毫,其威势不一样就是不一样。

所以,她一见笔尖九点,就惊得怔住了,等李玉麟收了手,她还是圆睁美目,半张檀口,没定过神来。

察铎那结实有力的大手落在了她香肩之上,轻轻一拍:“姑奶奶,看见了吧,是不是只此一家,别无分号,是不是如假包换?”

兰珠定过了神,但是她还是不像察铎那么激动,她只是呆呆的望着李玉麟,一双美目中闪动着令人心悸的异采。

李玉麟看在心里,心头震动,他正打算避开兰珠的目光,察铎帮了他的忙,一双大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胳膊:“我真恨不得狠狠给你两下子,偏你能憋这么久,家里怎么样,燕月叔爷安好?”

李玉麟肃容道:“老人家安好。”

察绎道:“听说家搬了,不住‘辽东’了,要不然我爷爷早找去斗酒了”

李玉麟笑笑,没说话,他没告诉察铎,李家究竟搬哪儿去了。

察铎道:“咱们不为眼前这档子事,能不能禀知燕月叔爷,请他老人家多上蒙古走走,我爷爷想他老人家想得厉害,尤其是我,非要瞻仰瞻仰他老人家不可,要不然这辈子我白到这人世走一场。”

李玉麟道:“这我做得到,他老人家最听我妹妹的,第二个就是我”

察铎叫了声“哎哟”。

李玉麟道:“我妹妹被劫掳失踪的事,到现在还没敢让他老人家知道。”

察铎吁了一口气:“那还好。”

“不好,”兰珠突然道:“是谁这么大胆,敢劫掳李家的姑娘?”

察铎目光一凝,道:“玉麟,妹妹被劫掳,是不是知道她是‘辽东’李家的姑娘?”

李玉麟道:“知道。”

察铎脸色变了,一拳捶在桌子上:“我佩服他一点,他比我家的人胆子都大。”

兰珠脸色凝重道:“察铎,我觉得这件事不单纯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很明显的,这件事已经牵扯上了官家。”

察铎呆了一呆:“明知道是李家的姑娘,官家谁敢”

兰珠道:“官家是不敢有人敢,但是明摆的有,这是不是值得玩味?”

察铎脸色又陡然一变:“兰珠,你是说”

“你说呢?”

“事关重大,你可别”

“先别说我,答我问话。”

“不可能,纪珠叔昔日帮过他不少忙。”

“但是他费尽心思,李家这位前辈始终也没进他的门,他可是个记仇的人,而且深沉,我从没见过像他这么深沉的人。”

“不,真要论起来,记仇的应该是当年的二阿哥,也就是当年的东宫。”

“那么我再问你,他现在的作为怎么样,那些个倒下去的,有几个是当年招惹过他的?”

察铎脸色更凝重,但却连连摇头:“不,我不能相信,我不能相信”

李玉麟道:“我也希望不是他。”

察铎、兰珠都一怔。

兰珠急道:“你知道我们说的是谁?”

“格格,再傻我也听得出来,老实说,当这件事牵扯上官家的时候,我就怀疑,不过我做的慎重就是了。”

察铎道:“玉麟,你可不能”

“要不我怎么说希望不是他,要不我怎么不让王爷插手?没有证据,我不会,但是一旦有了证据王爷你要原谅。”

察铎脸色一变,口齿欲动,欲言又止,但他还是说了话:“玉麟,两家的交情不平凡,尤其两位老人都还健在,我不希望在你我这一代有所冲突,那会让两位老人家跟你我都痛心。”

李玉麟道:“刚我不是说了么,所以我不希望”

察铎截口道:“你说,玉麟,只要这件事牵扯上了官家,我人既然现在京里,我能不闻不问么?委其是有可能牵扯上大内。”

李玉麟沉默了一下:“王爷可以回蒙古去。”

“我可以这么做,”察铎道:“但是现在已经迟了,我要是现在躲开这件事,我就愧为人臣。”

李玉麟道:“基于王爷的立场,及世代的赤胆忠心,我不敢要求王爷什么,让王爷为难,但是,以己度人,王爷似乎也不能逼我罢手。”

察铎道:“那我怎么会?我也不敢,但是这样好不?你暂别动,我来办、我来查,我保证一定给你个交代。”

李玉麟摇头道:“事情是我李家的事情,我不愿、也不能假手任何人。”

“咱们之间,还分什么彼此?”

“既然不分彼此,王爷为什么就不能收手让我办?”

察铎似乎急了,暴躁的大声道:“事情牵扯上官家,我是个官家人,又是个蒙古亲王,我不能不管,不能任他们这样胡作非为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李玉麟看了看他,没说话。

兰珠可说了话:“察铎,你是怎么了,怎么能跟他这样说话?”

察铎猛悟失态,脸上浮现了歉疚神色:“玉麟,我没有恶意。”

李玉麟淡然一笑:“不要紧。”

“这样好不?”察铎话锋忽转,声音低了不少:“先让我来查,只要不牵扯大内,我马上收手不管,马上回蒙古去。”

李玉麟道:“那么,要是王爷查的结果,不幸牵扯上大内呢?”

“这”察锋浓眉陡扬:“我就不能不管,玉麟,你要原谅。”

李玉麟道:“到了那个时候,王爷又是怎么个管法呢?”

察铎脸色极其凝重,道:“我身为人臣,自不能让任何人危及大内,但是我也一定竭尽所能,坚持大内非给李家一个交代不可。”

李玉麟双眉微扬:“王爷的意思,也就是让李家静等这个交代,不做任何行动?”

察铎道:“玉麟,这是不得已”

李玉麟微微一笑,笑的有点冷:“我知道这是不得已,但是,你们为什么这么自私,只要牵扯上大内,李家就得隐忍,就得受屈辱?”

“玉麟,为两家不平凡的交情”

“王爷为什么就不能为两家不平凡的交情?”

“身为人臣,我必须分清公私,我不能。”

“王爷说得好,如果我告诉王爷,身为李家人,我也不能呢?”

“玉麟,你”

“王爷,打从我的祖辈开始,李家忍的已经是够多了,普天下的汉族世胄,先朝遗民,又哪一个不在忍?”

察铎脸色大变,环目猛睁,而就在这时候,兰珠拧身一步跨到两个人之间,道:“好了,好了,你们争论什么呀,事情是不是真会牵扯上大内,现在还不知道呢?如果到时候发现咱们想错了,根本跟大内扯不上边儿,想想你们现在脸红脖子粗的,那岂不是笑话。”

李玉麟淡然道:“格格说得是,时候不早了,我告辞。”

他没等察铎跟兰珠有任伺表示,闪身掠出去不见了。

察铎跟兰珠都没拦,也没留——

潇湘书院扫描,月之吻OCR,潇湘书院独家连载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