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“北京城”已近在跟前。

李玉麟不敢以绝世身法飞驰,以免惊世骇俗,他以寻常的步履,直向那座古老、宏伟的城池行去。

一边走、-边想,“通州”丁回回方面,为什么飞鸽传书,通知京里寻找郝大魁,查询李家事?

是为求证郝大魁是不是他李玉麟要找的郝老三,还是为找到郝大魁灭口?

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,想知道答案,只有先找到了那个甫来京的郝大魁。

京城地面上,昔日铁霸王手下的弟兄们,必然知道郝大魁在什么地方,也就是说,想找郝大魁,必得先找到他们。

那么,他们在什么地方呢?

那只传书的信鸽知道。

但是那只信鸽无巧不巧已经死在了“神力小王爷”察铎的雕翎箭之下了。

可是话又说回来了,如果不是那位“神力小王爷”截杀了那只信鸽,使得传书为之中断,很可能他李玉麟永远找不到那个郝大魁,这唯一的线索也从此而断。

而且,信鸽没被截杀,绝不会知道它是“通州”丁回回方面放出,传书京里,通知找郝大魁。

就算知道,鸟在空中,人在地面,也绝无法跟踪它去查知京城地面,昔日铁霸王手下弟兄的所在。

那么,目下找寻昔日铁霸王手下弟兄所在的唯-办法,就是依样画葫芦,像在“通州”

一样,借助于“穷家帮”。

就这么想着,李玉麟进了“北京城”。

刚进城的时候,他还没察觉,但走了一段路之后,他就觉出不对来了。

一路所经,居然没看见一个要饭花子。

无论哪个城镇,绝不可能没有要饭花子,特别是京城重地,特别是进出所必经的城门口一带。

或许,这一带没有,别处有。

或许,再走走就能看见。

尽管李玉麟明知道不可能,但是他还是抱着一线希望,不停的走着。

不大工夫,“天桥”都到了,还是没看见一个要饭的。

李玉麟越来越觉得不对。

他没再往前走,转身进了眼前一家茶馆。

这家茶馆客人不多,座儿上只有两三成,时候不对,想茶馆儿满座只有早上。

北京城的茶馆儿不只卖茶,荤素吃喝,连酒席都有,各行各业一大早全聚集在这儿,笔笔买卖,一天的生计一清早全在这儿谈了。

京里的人喝茶,讲究-点全是自带茶叶,当然,茶馆儿里也不是没有茶叶。

李玉麟要了一壶香片,喝茶是假,打听事儿是真,无奈这壶茶钱白花了,包打听、百事通的茶馆儿伙计,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了。

妙的是,不是李玉麟提起,他还没留意呢!

如今是留了意了,可是伙计他也并没有放在心上,本来嘛!花子不见了,关他什么痛痒,都不见了正好,省得扰人。

所以,一壶茶喝不到一口,李玉鳞就会了帐,出了茶馆儿。

“天桥”近在跟前,谁不知道“天桥”是个诸技百艺杂陈,而且卧虎藏龙的地方。到“天桥”应该是没有打听不出来的事儿。

李玉麟他拐个弯儿,直奔“天桥”。

刚到“天桥”,忽听一个话声传了过来:“哈!你小子什么时候混整了,改行不要饭了?”

李玉麟心里一动,急忙循声望去。

他看见了,不远处一个棚子前,两个人。

一个十八九,穿一身黑绸裤褂儿,挺白净个小伙子,一个四十多,肥头胖耳,-付生意人打扮。

小伙子正要进棚子,中年人刚从棚子里出来,-进一出,棚外照了面儿,中年人正抓着小伙子胳膊。

不知道怎么回事,小伙子脸都白了,一声:“你认错人了!”

胳膊一挣一沉,轻轻挣脱了中年人的手,棚子也不进了,转身一溜烟,挤进人堆不见了。

中年人怔了怔,喃喃道:“我认错了人?你小子就是烧成灰我也认得出,混整了有什么怕人知道的,怎么回事儿啊这是?”

他不明白的摇摇头,走了。

显然,他并没有怎么在意。

可是在意的另有人在,李玉麟认准了小伙子去的方向,迈步追了过去。

“天桥”真是诸技百艺杂陈,棚子一个挨一个,每座棚子里都有玩意儿,也都是绝活儿。

李玉麟意不在此,也没有心情去听去看,快步走着,一双锐利目光直射往前面熙往攘往的人群中找寻。

到底让他找到了,那小伙子轻巧灵敏的在人丛里左躲右闪往前走,还不时相当技巧的回头看。

没看见让他该躲的,自然步履也就慢了下来。

他不慢下来,李玉麟就快追上他了,这一慢下来,李玉麟当然就更快追上他了,两三步,李玉麟已经到了他身后。

李玉麟没动声色,因为人多。

跟在小伙子身后往前走,看看人少了点儿,李玉麟伸手搭上了小伙子肩头。

小伙子机警,身手也相当不错。

一惊之下,塌肩扭腰回头,想甩掉肩上李玉麟的手。可惜的是,他没能如愿,李玉麟的手还在他的肩上。

这回,他不但惊而且急,右手握拳,同时抬起了右膝,打算上下一起来,对李玉麟发出袭击。

李玉麟五指微-用力,同时道:“兄弟,别动粗,我没有恶意。”

小伙子可不会听他的话,但是“肩井穴”上一痛,半边身子立即酸软无力,却不能不听他的。

手垂了下来,膝盖也放下了,突然之间,人显得很激动:“既然落在了你们手里,要割要剐任你们……”

李玉麟微一怔,旋即微笑:“兄弟,你把我当成谁了?刚告诉你,我没有恶意,”

小伙子挺倔,冰冷道:“我想不出你会有什么好意?”

李玉麟道:“我刚从‘通州’来,在‘通州’,我有几个朋友,也许你认识,分舵主雷骧,还有汪秀、耿顺。”

小伙子两眼猛地-睁:“你……”

李玉麟道:“现在,你是不是相信我没有恶意了?”

小伙子紧盯着李玉麟,没做声。

李玉麟又道:“兄弟,借一步说话。”

似乎,小伙子是相信了李玉麟,跟李玉麟走了。

其实,他自己知道,眼前事也由不得他,还能不听人的,跟人走?

往前走几步,人更少了,绕到一座空棚子后头,就连一个人也没有了。

李玉麟的左手,掏出那颗珠子。

小伙子猛地直了眼,脱口叫道:“长老……”

身躯一矮,就要往下跪。

但是他没能跪下去,只因为李玉麟手还在他肩上,他不得事事听李玉麟的。

李玉麟道:“礼可以免,如今你承认是‘穷家帮’的弟子了?”

小伙子脸上泛起敬畏之色,道:“长老面前,弟子怎么敢再不承认?”

李玉麟收回珠子,也收回了搭在小伙子肩上的那只手,道:“那么我现在就要问你话了,为什么城里看不见‘穷家帮’的人?”

小伙子一怔抬眼:“怎么,长老不是为这件事来的?”

李玉麟道:“我不知道是什么事,我刚从‘通州’分舵来,‘通州’分舵也没告诉我京里出了什么事。而且,你也应该知道,我并不是‘穷家帮’的人,‘穷家帮’真有什么事,也未必会让我知道。”

小伙子道:“禀长老,是这样的,分舵弟子一连失踪了三个,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,所以分舵一方面紧急禀报总舵,一方面化明为暗,将分舵迁出了城外。”

李玉麟道:“有这种事,弟子失踪,为什么要化明为暗?”

小伙子道:“那不是单纯的失踪,‘穷家帮’的弟子从来没有叛帮逃匿的,分舵主认定是有外人伸了手。”

李玉麟道:“分舵查过没有?”

“查过。”小伙子道:“弟子刚也禀报过,可是到现在没有一点蛛丝马迹,早在头一名弟兄失踪的时候,分舵就动用了所有的人手,但是不但没有一点收获,而且接着两天又不见了两个,所以分舵主不敢再查下去了。”

李玉麟道:“凭‘穷家帮’耳目之多,消息之灵通,三个人失踪了,会查不出一点蛛丝马迹?”

小伙子道:“回长老,这是实情。”

李玉麟知道了,事态定然相当严重,不然“穷家帮”京城分舵不会查不出一点头绪,也不会惊动总舵。

他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就在这两三天。”

“你们飞报总舵,总舵再谕知各分舵,再快也得个几天,难怪‘通州’分舵还不知道——”顿了顿,接道:“那么,所谓化明为暗,搬迁分舵,并不是说城里真没有分舵的人了?”

“不,真一个没有了,分舵主下令,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城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乔装改扮进城来了?”

小伙子脸上变了色,低下了头:“不敢欺瞒长老,弟子是偷偷溜进城来看个朋友的。”

“朋友?什么样的朋友?”

小伙子突然连耳根都红了,嗫嚅道:“就是在‘天桥’唱大鼓的黑妞。”

李玉麟一怔,再看小伙子,长得挺清秀、挺不错的。

他明白了,也笑道:“只为看个红颜知己,就不惜违抗分舵主的令谕,不惜触犯帮规?”

小伙子耳根上的红潮马上不见了,头垂得更低:“弟子知罪了,但是弟子有把握,分舵主不会知道,可是怎么也没想到,会在这儿碰上长老您。”

李玉麟忍不住又笑了:“那么,去看过黑妞没有?”

“没有,还没来得及去。”

李玉麟道:“那就现在去,我在这儿等你,看过黑妞之后,带我见分舵主去,只要别再犯下去,我保你不受责罚。”

小伙子猛抬头,一脸喜色,叫道;“谢长老恩典,弟子永不敢忘。”

他飞快单膝点地,一拜而起,就要走。

李玉麟道:“也不用这么急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?”

小伙子脸一红,忙道:“弟子石清。”

他话刚说完,一阵带着香气的微风,一条娇小婀娜的黑影,鹰隼般,疾扑李玉麟。

李玉麟当然觉察了。

小伙子更是看见了。

他一惊急叫:“黑妞,不……”

他叫得太迟了,“不”字刚出口,那条娇小婀娜的黑影已扑近了李玉麟,双掌一翻,猛然拍出。

李玉麟闻见香风,原就料到了几分,入耳一声“黑妞”更知道所料不错,他微一笑道:

“一个姑娘家,怎么这么鲁莽?”

他抬手微封,轻震声中,娇小婀娜黑影踉跄倒退。

影定人现,看见了,姑娘年可十六七,从头到脚一身黑,连那个脸蛋儿都显得有点黝黑。

体态刚健婀娜,乌油油的一条大辫子拖在身后,一排整齐的刘海儿下,柳眉杏眼小瑶鼻,鼻尖还微微的向上翘了点儿。

美,不但美,还一脸的泼辣刁蛮。

这当儿,姑娘涨红了一张脸,柳眉挑处、轻叱声中,就要再扑。

小伙子石清忙伸手拦住,急叫:“黑妞,你弄错了,这是我们长老。”

姑娘黑妞猛一怔,一双杏眼直直地望着李玉麟,想必她此刻也看清楚了李玉麟,她轻叫道:“长老!”

好清脆的话声!

李玉麟微一笑道:“我不是‘穷家帮’的人,但我确实具有‘穷家帮’长老的身份,幸亏我这个不该是长老的长老,薄有防身之技,不然姑娘岂不是给石清找罪受?”

姑娘黑妞的一张脸更红,红得有点紫了:“我不知道,谁会知道你们‘穷家帮’的长老是这么个样儿。”

石清一惊忙道:“黑妞,你怎么能这么说。”

姑娘黑妞杏眼一翻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嘛!听说你让人制住了,刚下场没喘口气儿就来救你,哪知道赶来碰见你们什么长老,反听你派不是。”

石清惊急得脸上变了色,还待再说。

李玉麟笑笑道:“还好我这个长老,不是‘穷家帮’里年过半百的老长老,石清,人家姑娘还不算是‘穷家帮’的人,别强让人家随你们‘穷家帮’的规矩。”-

句话听红了两张脸,姑娘还多了含嗔的一眼,然后,她低下头微微一礼:“黑妞见过长老。”

李玉麟答礼笑道:“姑娘最好别把我叫老了。”

黑妞飞快地看了他一眼。

李玉麟又道:“听石清说,姑娘在‘天桥’唱大鼓?”

黑妞低着头道:“是的。”

“我没想到,一个唱大鼓的姑娘,会有这么一付好身手?”

黑妞答得好:“长老没听人说过,‘天桥’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?”

李玉麟一怔道:“我算是已经领教了。”

黑妞道:“防身薄技,难望长老项背,让长老笑话了。”

“姑娘别客气。”话声微顿,李玉麟接道:“石清是为了看姑娘才偷进城来的,如果你们俩要在这儿说话,我就到别处去,如果你们要回棚里去,我就还在这儿等。”

黑妞眨动着杏眼,一时不知该怎么答话。

也难怪,她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儿。

石清轻轻扯了她一下,道:“走吧!待会儿再跟你说。”

两个人这儿打算走,还没给李玉麟施礼。

又来了人。

这回是两个,一男一女。

那位姑娘,更美。

那位更美的姑娘,一身白,白的清丽,白的脱俗,而且,黛眉凤目,显得柔婉似水,跟黑妞大不相同。

那个男的,则是个穿件长袍,瘦削的中年人,相当精神,长袍下摆撩起来挽在腰间,也显得很利落。

这两个人一转过来,黑妞立即叫道:“二叔,姐姐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敢情是一家人!

既是一家人,当然也就是唱大鼓那个棚子里的。

李玉麟入目那位穿白衣的姑娘,心神为之震动了一下。

而那位穿白的姑娘,看见李玉麟,也微怔了一下,然后,一双凤目之中,飞闪过两道异样的光彩,而且,她似乎没听见黑妞的话。

那瘦削中年人,则深深看了李玉鳞一眼,然后道:“我跟你姐姐不放心,跟过来看看。”

黑妞忙道:“二叔,是我弄拧了,这位是石清他们帮里的长老,您快过来见见吧!”

入耳这声“长老”,瘦削中年人跟穿白的姑娘都一怔。

两个人-前一后走了过来,穿白的姑娘,人美,连走路的姿势都是好看,都是动人的。

倒是李玉麟定定神,先抱了拳:“我不敢当”

他说他的不敢当,瘦削中年人来近,神情一肃,抱起双拳:“在下杜如风,给长老见礼。”

手往后一摆,接道:“这是在下的侄女儿,黑妞的姐姐,白妞。”

白妞,好嘛!姐妹俩一白一黑。

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两对目光相接,李玉麟总觉得有点异样感受,又一抱拳,道:“白姑娘。”

姑娘白妞倒是落落大方,浅浅一礼:“不敢,该我先给长老见礼。”

话声轻柔,但入耳字字清晰,比黑妞的话声多了份甜美,更好听。

彼此见过礼了,刚刚面对石清跟黑妞,李玉麟好说话,如今人家来了个长辈,还有位十分端庄的大姑娘姐姐,李玉麟就不好说话了。

李玉麟都不好说话,面对红粉知己的长辈,石清就更不好说话了,不但不好说话,而且脸上红红的,颇为羞窘。

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两位姑娘的那位叔叔杜如风跟姑娘白妞,自是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这么一来,彼此间立即陷入了颇为尴尬的静默中。

而,黑妞没让双方尴尬下去。

她打破了这份沉默:“二叔,石清是偷偷溜进城来看我的,请这位长老一块儿到咱们棚子坐坐吧!”

她口快心直,当面来这么一句,就算杜如风不愿意也不便拒绝,何况杜如风应该不会不愿意。

做主人的诚意相邀,李玉麟没别处好去,此时此刻也没心情到别处去逛,尤其他面对的还有姑娘白妞一双盯着他的目光。

于是,就这么去了唱大鼓的棚子。

这座棚子占地不小,一排排的板凳,总有上百个座儿,占地大,座儿多,表示听大鼓的人多,生意好。

当然,就冲白妞、黑妞两位姑娘,听的人还能不多,生意还能不好?

板凳与板凳之间,连两边都算上,共是五条走道儿。

紧靠里,是座木板搭成的台子,上头两把带锦垫的椅子,一座鼓架,鼓签儿跟一对牙板儿,都挂在鼓架上。

鼓签儿不知是什么做的,黑的发亮。

那一对牙板儿则是朱红色的,也闪闪发亮。

此刻许是歇场了,偌大一座棚子里静悄悄的,没一个人。

五个人一进棚子,杜如风往里就叫:“大哥!”

台子两旁,各垂着一个布帘儿,当然那是两扇门儿,通往棚后的两个门。

两个门儿之间,也就是台于后头的门墙上,挂着一张红纸,上头写着白妞“长坂坡”、黑妞“大西厢”,一笔字居然龙飞凤舞,铁划银钩。

怪的是白妞这么一位姑娘,唱的竟然是纵横敌阵,勇冠三军,气吞河岳“赵子龙救主的长坂坡”。

黑妞那么一位姑娘,居然唱的是香艳、缠绵兼而有之的“大西厢”。

这里杜如风一声叫,台左那个门儿,一掀布帘儿出来个人,也一身长袍,四十多近五十年纪,比杜如风还瘦,而且也比杜如风还精神,一双眸子简直发亮。

不用看,想也知道,黑妞的身手不错,乃父跟乃叔必然也是不俗的练家子,推之而及姑娘白妞,手底下自也不会差到哪儿去。

出来的这位,入目李玉麟就是一怔。

杜如风立即迎上去道:“大哥,这位是石清帮里的长老。”

出来的这位闻言又是一怔,李玉麟趁机抱了拳:“李玉麟。”

出来的这位定了神,忙抱拳答礼:“原来是李长老,有失远迎,快请坐。”

李玉麟这里称谢,杜如风那里道:“李长老,我大哥杜如奇。”

杜如奇连称不敢,三人就在头排板凳上坐下。

石清这才过来给杜如奇见礼,红粉知已的天伦、未来的丈人辈,石清自然是恭谨有加了。

杜如奇抬手一句:“你们后头说话去吧!”

石清跟黑妞就双双一头钻进了后头。

白妞不等招呼,给乃父、乃叔还有李玉麟分别倒了茶来。

人家姑娘懂礼,倒茶过后也进了后头,不过她走的是右边那个门儿,显然姑娘也是个识趣人儿,不愿打扰那-对儿。

白妞进了棚后,这里杜如风也开了口:“李长老想必是来找石清的?”

李五麟心知人家误会了,道:“呃!不,我刚从‘通州’来,进城不见一个‘穷家帮’的弟子,正感诧异,没想到在‘天桥’碰上了石清。我们没见过面,不认识,要不是有人认出他来,我根本不知道他是‘穷家帮’的弟子。”

杜如奇、杜如风兄弟俩交换了诧异一瞥。

杜如奇道:“听口气,您根本不知道贵帮京里分舵出了事?”

李玉麟微一笑道:“不蹒两位,我不是‘穷家帮’中人,我这个长老是这么来的,家父早年结识了一位‘穷家帮’长老,蒙他赠给家父一颗长老信符。我这趟离家出来,家父为我行走方便,把那颗信符交给了我,‘穷家帮’弟子认符不认人,就这么非把我当成他们的长老不可。”

杜如风笑了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儿,我说嘛!怎么看您也不像‘穷家帮’的长老”

杜如奇凝目望李玉麟:“据我所知,如果不是某人对‘穷家帮’有大恩殊功,‘穷家帮’的信符,尤其是长老信符,绝不会轻易赠人”

李玉麟道:“听家父说,他老人家救过两位长老,或许就是因为这吧!”

杜如奇欲言又止,但旋又点头道:“那就难怪了”

顿了顿,接问道:“‘穷家帮’京里分舵发生的事,不知道石清跟您说了没有?”

李玉麟道:“他告诉我了,怎么会出这种事儿,多少年来,‘穷家帮’从来没出过大事儿,江湖道上也绝少人愿意招惹‘穷家帮’,两位近在此地,不知道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?”

杜如风要说话。

杜如奇已摇摇头:“您恐怕是高看我们了,我们弟兄虽然是吃的这行饭,一家四口也多少练些防身薄技,但却算不得江湖道上人,所以对这一类的事隔阂得很。”

李玉麟何许人,还能看不出人家是不愿多说,不愿卷进这件事里,他“呃!”了一声,没说什么。

杜如风却接着又道:“您可千万别误会,我们弟兄是真隔阂,要不然就冲石清,我们弟兄也不会不闻不问。”

李玉麟道:“不敢,杜大爷言重了。”

话刚说到这儿,打外头一前二后进来三个人。

前面一个,是个皮白肉嫩的年轻人,穿的相当华丽,手里还拿柄折扇,看上去像个人物,只可惜一脸的傲气。

后头的两个,则是两个穿着也相当不赖的中年壮汉。

一见这三个,杜氏兄弟连忙站了起来。

白净年轻人微一怔:“哟!有客在座啊!”

杜如奇忙迎了上去:“外地来的朋友,今儿个什么风把您吹来了?”

白净年轻人就近往凳上一坐,“刷!”地一声打开折扇。

看也不看杜如风:“我这些日子有事儿,没工夫上‘天桥’来,所以也许久没听你们那两个妞儿唱一段了,今儿个好不容易得空赶来了,却赶你们这个时候,杜老大,你看怎么办?”

杜如奇赔笑道:“您今儿个确实赶得不巧”

话没说完,白净年轻人身后一名壮汉冷然开口:“什么巧不巧,把你们两个妞儿叫出来,侍候我们领班一段不就行了吗?”

杜如奇一听这话,面有难色,一时没答上话来。

杜如风迎过去道:“您不是外人,好说话,也用不着拐弯抹角儿跟您玩虚假,这样好不,今儿个兄弟我做个小东,请您跟这两位喝一盅,明儿个,棚子里头把头一排座儿留给您”

两个壮汉脸上变色,要说话。

白净年轻人似乎脑后长了眼,看见了,抬手一拦,自己望着杜如奇说了话:“说不拐弯抹角,你还是拐弯抹角了,多句话总归为一句,你是说如今白妞、黑妞不能唱上一段儿让我饱饱耳福是不是?”

杜如风微一笑道:“对您,这话我们还不敢说,只是两个丫头累了大半天了,您要是真个爱惜她们,就忍心让她们累坏了嗓子?”

白净年轻人笑了,笑得可不怎么好看:“杜老二会说话,一听就让人心里舒坦”

刚才那说话壮汉,冰冷就是一句:“你们兄弟应该明白,京城地面儿上的这些个,是受谁的荫庇讨生活,只要累不死,还愁往后没饭吃?”

杜如风、杜如奇兄弟俩脸色一变,但却没做声。

白净年轻人一笑站起:“没想到你们兄弟俩会这么不给我面子,好吧!我只好找别的消遣去了。”

他似乎是要走。

杜如奇忙上前一步,赔着一脸强笑道:“您千万别误会……”

白净年轻人一个哈哈道:“误会?那是笑话,有什么好误会的,不过你应该明白,像这种事儿,别人求都求不到,找机会巴结都未必巴结得到,只有你们兄弟”

微一笑,接道:“这样也好,我不欠你们的,往后有谁再找麻烦,我说不上话,帮不-

上忙,至少你们也不会怪我。”

他转了身,似乎是真要走了。

李玉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他知道,就算他真不管这档子事,眼前这白净年轻人已经记了仇,也不会善了。

是故,他说了话:“请等一等。”

杜如奇、杜如风兄弟一怔。

白净年轻人转回了身。

李玉麟知道杜氏兄弟要拦他,可是他没等他们兄弟开口,就又说了话:“容我先请教。”

白净年轻人目光一凝道:“请教?你是干什么的?”

杜如奇忙道:“外地来的一位朋友”

转脸就向李玉麟:“这位是‘九门提督’衙门‘五城巡捕营’的白班领。”

李玉麟一点头道:“啊!失敬。”

白净年轻人带着冷意的轻蔑微-笑:“你已经知道了,你打算说什么?”

杜如奇忙道:“白爷,他没打算说什么。”

李玉麟淡然一笑道:“杜大爷,你以为这样就能保平安,算了?”

杜如奇猛一怔,一时没能说出话来。

本来嘛!这话让他怎么接?

两个壮汉沉喝一声,就要动。

白净年轻人两手一分,拦住两人。

脸上笑吟吟的,但那笑,要有多阴有多阴:“你倒是有与人不同的独特见解啊!那么,依你看,怎么样才能保平安,怎么样才能算了呢?”

李玉麟淡然一笑:“依我看,除非杜大爷兄弟屈从你的要求,否则这座棚子从此多事,永远无法保平安。可是就算他们两位这一次屈从你的要求,还是白费,因为你这种人从不知道什么叫知足,你会得寸进尺。只要他们不能永远慑服在你的淫威之下,不能永远顺你的心,让你满意,终究还是会得罪你,所以,与其如此,不如先赚一点儿。”

这番话,惊得杜氏兄弟脸色连变,但是兄弟俩也明知李玉麟说得有理,所以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白净年轻人则两眼阴鸷光芒暴闪,纵声大笑:“好,好,好,看得太透澈了,没想到杜家兄弟会有你这么一个不同凡响的朋友”

李玉麟淡然道:“夸奖。”

“那么”白净年轻人笑声一敛,阴鸷目光紧盯在李玉麟脸上,道:“以你看,又该怎么样个先赚一点儿呢?”

李玉麟道:“我认为你是明知故问,也多此一问。”

白净年轻人道:“你姓什么、叫什么?哪儿来的?干什么的?”

老经验了,先摸清楚底儿再说。

李玉麟道:“李,李玉麟,通州来的,江湖人,不沾一点官,没有一点靠山。”

白净年轻人一摇头道:“别说什么官,也别谈什么靠山,京城是个有王法的地方,先赚一点儿的话是你说的,我就站在你眼前,你看着办吧!”

他机灵,不先出手,不落个仗官势压人。

李玉麟又何尝是个傻子?

不上他的当,一笑道:“要是照这么看,那是我多虑了,敢情披着身老虎皮的,都是仗嘴皮子吓唬人的。”

这句话,白净年轻人能听、能忍,因为他原先就打算逼李玉麟先出手。

可是,那两个壮汉却受不了这一激,分别一声暴喝:“班领怎么能受这个?”

“小子,你找死?”

暴喝声中,两个壮汉像一阵风,跨越白净年轻人疾扑,一左一右,伸手就抓李玉麟。

白净年轻人想阻拦也来不及了。

李玉麟一笑道:“贤昆仲为我做个证,我没罪,而且是保身自卫。”

随着这句话,他出双掌,只一翻一递,便轻易扣住了两个壮汉的腕脉,然后双手微一用力。

他也不过只这么微一用力,两个壮汉受不了了,闷哼声中,转腿、屈膝,跪下了一条腿。

杜氏兄弟一怔,双双目闪异采。

白净年轻人则脸色猛一变。

李玉麟笑道:“白大班领,现在你怎么办,只你还能忍、还能不动,我就松双手,放你这两个下属出棚?”——

潇湘书院扫描,月之吻OCR,潇湘书院独家连载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