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海 老 人

一条长而高的山脉,静静地趴伏在夜色中。

它看上去像一条趴伏在夜色里的巨蟒,是那么怕人。

在这条山脉下,闪动着一点微弱的灯光,近看,这点微弱的灯光,是从一座破庙后院那断墙里透射出来的。

这座破庙后院的断墙外,是一片荒凉凄清的旷野,野草老高,东一块石头,西一堆土。

断墙里,有一间禅房,就那么一间,这点微弱的灯光,就是从这间禅房那破空隙里透射出来的。

这时候从这间禅房里,除了透射出那点微弱的灯光外,还传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哭声。

这哭声,与其说它是哭声,不如说它是饮泣声。

而且这哭声似乎被人极力地压抑,所以它听了若有若无,极其低微。

尽管它极其低微,可是在此时此地,却令人有毛骨悚然,不寒而栗之感。

突然,那通往前院门的石阶上有东西动一动。

那是个影子,人影,很高很大的人影。

这很高很大的人影在石阶上停了一停,然后又开始移动,下了石阶,过了小路,最后停在那间禅房门口。

人影抬起了手,禅房门口响起了两声剥啄。饮泣声停止,只听得禅房里一个女子低声惊声地问道:“谁呀?”

那人影语声苍劲,但很祥和:“姑娘,是我,一个跟姑娘一起投宿在这座破庙里的人。”

禅房里那女子说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那人影道:“我来问问姑娘有什么伤心事,哭得这么悲切。”

禅房里那女子说道:“没什么,谢谢你……”

那人影道:“姑娘,同在旅途,有什么困难请告诉我……”

禅房里那女子道:“谢谢你的好意,我没什么困难。”

那人影道:“姑娘,也许我太爱管闲事了些,不过我以为姑娘一个人投宿荒野破庙,哭得那么悲切,绝非无因。”

禅房中那女子道:“这是我的事,请不必过问……”

那人影道:“姑娘,事既被我碰上了,我要是不过问的话,我的心里会很不安,今后也永远耿耿难释,这话也许说来可笑,可是我就是这么个人……”

禅房中那女子道:“这件事你帮不了我的忙……”

“那不一定,姑娘。”那人影道:“在我看来,世上没有我不能办的事。”

禅房中那女子说道:“就算你能办吧,可是我不愿……”

那人影截口说道:“姑娘是说不愿对我这个陌生人,诉说心事?”

禅房中那女子道:“我不愿否认……”

那人影道:“姑娘可知道这想法误了多少事,害了多少人么?”

禅房中那女子道:“我知道,可是我……”

那人影道:“姑娘,我出自诚恳。”

禅房中那女子道:“我感激……”

那人影道:“姑娘可否开开门说话?”

禅房中那女子道:“这样隔着门说话不一样么。”

那人影道:“听姑娘谈吐,姑娘并非世俗中人……”

禅房中那女子道:“地处荒郊旷野,如今又是这么深夜,我不能不防。”

那人影笑道:“姑娘,说句话你也许不信,我若有什么坏心歹意念,休说这区区一间禅房一块门板,就是一座山也挡不住我。”

禅房中那女子道:“那么你自己把门震开好了。”

那人影道:“这破庙虽说久绝香火,但毕竟还是有主之物,我怎好轻易毁坏他人之物,再说我也不愿意这么做……”

只听门栓动了一下,随听禅房中那女子说道:“我已经把门栓拉开了,你只要推一下就行了。”

那人影道:“谢谢姑娘见信。”

抬手推开了禅房门,“吱呀!”一声,传出老远,在这夜静时分,尤其在这荒郊旷野的破庙里,听来份外刺耳,格外懔人。

门开处,灯光外泻,门里门外两个人,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

禅房门里,靠着一张破木床,站着个黑衣女子,她看来很年轻,长得也很美,无如美目红肿,乌云蓬松,人显得很憔悴,很疲乏,像是经过长途跋涉,多日来未曾梳洗。

她一只玉手按在腰间,红肿的美目凝注门外,脸上没有一点表情。

门外,站着个身躯高大,神态威猛慑人的青袍老人。

他,环目,虬髯,肤色略显黝黑,透着刚强坚毅,还有历练,除外,他还有一种常人所没有的高贵气质,就这么一个人站在门口,高大的身躯把门都挡住了,站在他眼前,简直有令人透不过气来之感。

他看见了黑衣女子按在腰间的那只手,但是他装没有看见,打量了黑衣女子一眼之后,含笑说道:“容我先请教,姑娘贵姓。”

黑衣女子木然说:“你呢?”

那环目虬髯青袍老者道:“我把自己的姓名忘记了,姑娘就叫我海老人好了。”

黑衣女子并没有感到诧异,也没再问,道:“我姓马。”

海老人道:“原来是马姑娘,姑娘是东北马家的哪一位?”

黑衣女子脸色一变,要往后退,可是人被那张破木床挡着,没了退路,所以她只是身子动了一动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……”

海老人含笑说道:“姑娘扎的那条宽腰带,是独一无二的标记。”

那黑衣女子迟疑了一下道:“你既然知道了,告诉你也无妨,我是马荣贞。”

海老人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原来是‘玉娇虎’马四姑娘,我失敬……”话锋微慢,接问道:“马四姑娘怎么一个人投宿在这破庙之中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你不也投宿在这破庙之中么。”

海老人倏然一笑道:“可是我并没有像马四姑娘哭得那么悲切。”

马荣贞脸色一变道:“那是我的事。”

海老人道:“我想知道原因。”

马荣贞道:“你是……”

海老人道:“我来自新疆,要到辽东去。”

马荣贞道:“新疆?”

海老人笑笑说道:“是的,马四姑娘,那地方虽然不及中原富庶,不及中原热闹,可是我认为它是世界上最好的一块地方。”

马荣贞点了点头道:“人都是这样,对于故土是最爱怜不过的,就拿我来说吧,我就认为东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块地方,那地方没有凶恶,没有奸邪……”

海老人深深一眼,截口说道:“四姑娘认为别的地方有凶恶、有奸邪么?”

马荣贞抬头说道:“我不敢说每个地方都有凶恶、有奸邪,至少有些地方有,而东北就没有。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碰见过什么凶恶、奸邪的事?”

马荣贞没说话,但旋即双眉一扬,又道:“一个有丈夫的女人,私通师门长辈,又引诱别人谋害盟兄,简直就广布色相,人尽可夫,这算是不是凶恶、奸邪?”

海老人道:“这不但是凶恶、是奸邪,而且是大凶恶、大奸邪,四姑娘是什么地方碰上这种大凶恶、大奸邪事的?”

马荣贞道:“你知道,世上这种事不少。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,我诚心诚意地想帮你个忙,对我,四姑娘不必隐瞒什么。”

马荣贞抬头说道:“我明白你的好意,可是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,我已经知道你是东北马家的四姑娘了,假如我有什么恶意,就不会站在门外跟你谈到如今了。”

马荣贞淡然一笑说道:“那是因为你看出我身上带的有刀。”

海老人倏然而笑道:“这话似乎不该出自‘玉娇虎’之口,四姑娘以为身上那把刀能发生多大效用?”

马荣贞道:“至少我可以自卫,至少它可以让人不敢侵犯我。”

海老人笑道:“在我眼里,四姑娘身上有那把刀,跟没有没什么两样,四姑娘不信?”

马荣贞道:“在我看来,它很有恐吓作用。”

海老人淡然一笑,抬手虚空向马荣贞腰间招一招,马荣贞只觉腰间一动,她忙用手去按,可是她按了个空,她明白,原藏在腰间的东西已经没有了。

事实没错,如今海老人手里拿着一把带鞘的匕首。

马荣贞心头猛震,大惊失色,想往后退,身子又被身后破木床挡着,她惊骇地失声说道:“你,你这是……”

海老人含笑未语,那柄带鞘匕首则突然自他手掌上腾起,然后轻飘飘地飞向马荣贞。

马荣贞急不可待,反手一把抓住飘来的匕首,海老人这才说道:“证明这把刀发生不了什么效用,也证明我对四姑娘没有恶意而已,但不知道这够不够?”

马荣贞圆睁红肿美目,道:“你……你究竟是谁?”

她见过郭家绝学,也见过玉翎雕的身手,他觉得玉翎雕的身手要比郭家绝学高些,而眼前这位海老人的所学修为,竟已远较玉翎雕为高。

海老人淡然一笑道:“四姑娘,新疆来的海老人。”

马荣贞道:“你究竟是个干什么的?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,在新疆,经营一片规模不小的牧场,我应该说我是个生意人,较为恰当。”

马荣贞道:“可是你明明是个……?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,我年轻的时候就会武了,可是会武也不一定个个都是武林人,四姑娘认为这对么?”

马荣贞道:“你真不是武林人?”

海老人道:“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这有什么好骗人的。”

马荣贞道:“你真要帮我的忙?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,我诚心诚意。”

马荣贞道:“你为什么要帮我的忙?”

海老人道:“碰上了,偏偏我是个极爱管闲事的人。”

马荣贞迟疑了一下,猛一点头说道:“好吧,我告诉你,假如能……就算我牺牲一点也值得的。”

海老人讶然说道:“四姑娘这话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你不要酬劳么?”

海老人倏然而笑道:“也许四姑娘见的丑恶事太多了,四姑娘,我不是那种人,我可以告诉四姑娘,我的儿子比四姑娘都大……”

马荣贞微微低下了头,旋即她猛然扬起煞白冰冷的娇面,道:“我二哥遭人陷害,落在官家人手里,你能不能……”

海老人两眼微睁,道:“四姑娘说令兄荣祥?”

马荣贞点头说道:“是的,你也知道我二哥……”

海老人向马荣贞笑了笑,道:“我既然知道东北马家,既然知道东北马家有位马四姑娘,哪有不知东北马家有位马二当家的道理。”

这话说得对,马荣贞没有说话。

海老人目光一凝,道:“我不以为凭‘玉娇虎’的身手救不了令兄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你不相信……”

海老人截口说道:“我不是不相信,我只是觉得像四姑娘这种女中豪杰,巾帼丈夫,不该一个人躲在这荒郊破庙哭泣……”

马荣贞神色一惨,道:“我要是能救得了我二哥,我绝不会掉一滴眼泪。”

海老人道:“纵然救不了令兄,我也不以为四姑娘这种人会哭。”

马荣贞双眉一扬,道:“我是思前想后,心慌难受,够了吧?”

海老人倏然而笑道:“这才是,请四姑娘告诉我,令兄现在何处?”

马荣贞抬头说道:“我只知道他是在‘口北营子’附近落进人手的,至于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海老人道:“那四姑娘怎么知道凭你一己之力救不了令兄?”

马荣贞道:“怎么不,想想也知道,这是‘热河’,‘承德山庄’就在附近,这一带岂会不遍布内廷的高手,既然遍布内廷好手,凭我一个人能救得了我二哥么?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为什么不回东北去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远水能救得了近火么!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跟令兄这趟从东北到这里来,没带人么?”

马荣贞道:“带……你问这干什么!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带的人马,他们跟令兄一起都落在人手里了么?”

马荣贞道:“虽然没跟我二哥在一起,但也可以说他们全落在人手里。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,这话怎么说?”

马荣贞道:“我只请你帮忙救我二哥。”

海老人点头说道:“四姑娘的意思我懂,我可以不问别的,无如四姑娘,我觉得你的遭遇似乎跟你所说的凶事有关,假如我只是救了令兄而不问这件凶事,那将来无以对马家,对整个武林,都是一件留祸根的事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你认为是这样么?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冰雪聪明,请你自己想想看是不是。”

马荣贞没说话,半晌之后,她突然点头说道:“你说的对,这确是一个祸根,而且这种凶恶淫邪的人也不该留他在人世,我告诉你好了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前些日子马家有两个兄弟在万安道上被折辱……”

海老人道:“是‘辽东’郭家的人?”

马荣贞抬头道:“不,一个叫‘玉翎雕’的人。”

海老人两眼一睁,道:“玉翎雕?”

马荣贞道:“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,总之他身手高得很,他在‘万安道’上作案,可巧马家两个兄弟当时也在,玉翎雕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两个折辱了一顿……”

海老人道:“无缘无故地打人找事么?”

马荣贞迟疑了一下道:“其实那也不能说他是无缘无故打人找事,事情是这样,那两个弟兄奉令下手一批宝物,而玉翎雕正好也在……”

海老人淡然笑道:“我明白了,四姑娘,请往下说吧!”

马荣贞道:“消息传到东北,我气不过,跟我二哥带着人到这一带来找玉翎雕讨回这个面子,岂知他这个人神秘得很,飘忽不定,出没无常,可巧这时候郭家老六郭燕南的女儿正从‘辽东’回家,途经万安道上的时候失踪了……”

海老人两眼一睁,道:“怎么,郭燕南的女儿失踪了?”

马荣贞点点头道:“是的,我灵机一动,扬言郭老六的女儿在我这儿,*使玉翎雕出来找我……”

“四姑娘,”海老人诧异地道:“郭燕南的女儿跟玉翎雕有什么关系?”

马荣贞道:“听说郭老六的女儿跟玉翎雕有私情……”

海老人神情一震,道:“玉翎雕跟郭燕南的女儿有私情,这……四姑娘是听谁说的?”

马荣贞沉默了一下,道:“其实这是我事后才知道的,原先郭家指玉翎雕……”

海老人没听下去,截口问道:“事后四姑娘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马荣贞道:“这还看不出么,玉翎雕找我来了,气势汹汹的找我要郭老六的女儿,他不惜杀人,非要我交出郭老六的女儿不可,当时我就动了疑,拿话一激,果然把他激的承认了几分。”

海老人道:“只怕姑娘会弄巧成拙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可不是么,要不是我二哥怕他伤了我,道出了真情,他说不定真能杀了我呢,起先我可真是恨透了他……”

海老人道:“起先?”

马荣贞道:“后来郭老大带着人也找来了,玉翎雕当着郭老大直认郭老六的女儿是他掳去的,然后把郭老大放走了,我明白,他是怕郭老大伤了我二哥与我,像这么个英雄,我怎么好再恨他……”

海老人道:“四姑娘认为他是个英雄?”

马荣贞道:“起先我只听说他除了身手奇高之外,人长得既难看,又蛮横强暴,对人毫不客气,简直没什么可取,后来我才发觉他是个英雄,是个奇客,郭老六的女儿跟他有私情,并不是没有道理的……”

海老人点了点头道:“请你说下去,四姑娘。”

马荣贞道:“就在玉翎雕送走郭老大之后,我三哥来了,他带来了我大哥的手令,要我跟我二哥带着弟兄马上到‘努鲁儿虎山’投奔‘黑骑会’去……”

海老人道:“黑骑会,这是个什么组织?”

马荣贞迟疑了一下道:“黑骑会的会主是郭老大的儿子郭玉珠……”

海老人目光一直,道:“四姑娘说是谁?”

马荣贞道:“郭老大的儿子郭玉珠……”

海老人讶然说道:“郭燕翎的儿子怎么会是……”

马荣贞道,“我也没想到,后来我才知道郭玉珠为跟玉翎雕争郭老六的女儿……”

海老人道:“跟玉翎雕争谁?”

马荣贞道:“郭老六的女儿,郭玉珠知道郭老六不是他的亲叔叔,所以他……”

海老人双眉一扬,道:“这算什么,郭燕翎怎么会有这么个儿子,尽管燕南不是郭玉龙的亲生,可是郭玉龙一直把他当亲儿子……”(有关郭玉龙事迹,请看拙著‘丹心录’‘满江红’二书)

马荣贞道:“话是这么说,毕竟不是血亲。”

海老人道:“不是血亲这也是乱伦。”

马荣贞道:“可是郭玉珠不这么想,他定然想先占有郭老六的女儿,幸好玉翎雕及时救了郭老六的女儿,事情传到郭老大耳朵里,郭老大羞怒之余传下了‘玉龙令’要杀他这个儿子,郭玉珠也就吓得不敢回家了,投到‘努鲁儿虎山’组织了‘黑骑会’。”

海老人抬头道:“郭家大不幸,盛名令誉多少年……”话锋一转道:“努鲁儿虎山处在几个蒙旗之中,而郭家又是官家的冤家对头,郭玉珠他怎能在那里立足?”

马荣贞道:“不要紧的,有我的师哥师姐呀……”

海老人道:“令师兄、师姐是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辽东镖局的局主任少君跟他的妹妹任梅君。”

海老人道:“令师兄、师姐认识那几个蒙旗……”

马荣贞点头说道:“我不知道他们跟那几个蒙旗有什么交情,反正他们挂着‘黑骑会’在‘努鲁儿虎山’顺利成立了起来,我忘了告诉你,我这个任师姐是‘黑骑会主’的夫人……”

海老人两眼一睁,道:“郭玉珠的妻子?”

“不错,”马荣贞冷笑一声道:“郭玉珠的妻子,我的好师姐,郭玉珠的好妻子。”

海老人两眼猛又一睁,道:“我明白了,四姑娘刚才所说的有夫之妇,就是指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除了她还有谁,世上恐怕找不出第二个这样淫荡,这么不要脸的女人,就是她私通师门长辈,引诱我那位不是人的三哥,谋害我二哥,说什么她要派我二哥回辽东押运饷银去,结果我二哥没到半路就被官家……”

海老人突然说道:“这么说,令师兄、师姐该跟官家有不寻常的关系。”

马荣贞一怔,旋即点头说道:“对,要不‘黑骑会’怎么能处在几个蒙旗之中,要不我二哥怎么会落在了官家手里,‘黑骑会’人不少,吃喝穿用,一天得花费多少,一个‘辽东镖局’哪来那么多……”

海老人圆睁环目,道:“更怕人的是郭家是官家的冤家对头,而郭玉珠他突然投身官家一边,这不等于跟自己郭家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郭玉珠原就声言要跟郭家作对的,他所以创立‘黑骑会’的目的,也就是要跟郭家作对,这是他自己说的。”

海老人脸色微变,抬头说道:“这真令人难以相信,这真令人难以相信,郭家世代英豪,怎么会出这么个……”摇摇头,住口不言,忽又凝目接道:“四姑娘,郭玉珠知道他那位妻子的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郭玉珠不是糊涂人,我看他一定知道。”

海老人道:“那么他怎么容忍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他敬的就是我那位任师姐,他能创‘黑骑会’,坐上会主宝座,也是我那位任师姐伸手扶他的,他不容忍又如何!”

海老人道:“郭玉珠……唉,一步之差,一念之误,只怕他将来……”

话锋忽转,接问道:“四姑娘,以我看郭燕南的女儿不是玉翎雕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自然不是‘玉翎雕’,我知道,是郭玉珠干的……”

海老人两眼暴睁,道:“是他……”

马荣贞点头说道:“是他,我常听他提起郭老六的女儿,而他那位娇妻也常拿郭老六的女儿取笑他,说他什么……”

海老人道:“这么说郭燕南的女儿……”

机伶一颤,闭上了眼,半晌,他方始睁眼慢慢说道:“四姑娘,郭燕南知道郭玉珠……”

马荣贞抬头说道:“怕还不知道,要不然郭老六会活活气死,以我看郭玉珠这人不是真坏,他还有良知,坏就坏在他跟我那位任师姐搞在一处……”

海老人道:“怎见得郭玉珠不是真坏,还有良知?”

马荣贞道:“在‘黑骑会’他曾处处护着我,从这一点看,他这个人不是真坏,坏的只是我那位任师姐。”

海老人沉默了一下,忽地凝目问道:“四姑娘如今是否很困乏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倒没有觉得怎么困乏,怎么?”

海老人道:“救人如救火,一步之差便足铸无穷遗恨,官家的手法我清楚,尤其令师姐既要害令兄,那就越发迟缓不得,我这就到‘朝阳’去……”

马荣贞道:“‘朝阳’,我二哥是在‘口北营子’……”

海老人道:“我知道,令兄绝不是还在‘口北营子’,‘朝阳’地方比较大一点,我想到哪儿问问令兄的下落。”

马荣贞道:“那么我跟你去。”

海老人道:“我就是这个意思,四姑娘请。”闪身退后,让出门路。

马荣贞没再迟疑,抬手熄了灯,迈步出了禅房。

她刚出禅房,海老人伸手抓了她的皓腕,马荣贞一惊大为羞怒,刚要叱喝,只觉一股柔劲把自己拉了起来,人由半空中出了破庙,紧接着脚下轻飘,耳边风生,近处景物飞一般地向后移去,她明白了,既不羞也不气了,她紧声说道:“你会……”

海老人淡然点头说道:“要用四姑娘那种走法,只怕走到日出天亮也到不了‘朝阳’,救人只求一个快字,迟了怎么行。”

xmwjw扫描一兆OCR武侠屋独家连载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