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故 人

郭六爷出了凌家,在“狮子胡同”里边走边想,他心里有无限的感慨,当年的一切,又浮在了眼前。当年的一切,既然一个接一个,一个接一个地从眼前浮起,那就免不了有很多位故人。

这些故人,一个接一个,一个接一个……

突然,他看见了一个不该看见的当年故人……

要说当年故人,那浮在眼前的,应该是故人的当年模样,而这位故人却只能从那满头灰发、皱如鸡皮的老脸上,依稀辨出,依稀找出几分当年模样。

这不对,郭六爷他连忙停了步,凝目一看,不是幻觉,而是事实,这时候他站在“狮子胡同”大街上,靠对街廊檐儿处,快步走着两个人,从东往西打他眼前走过。

这两个人,一个是身穿长袍马褂,衣着气派,服饰讲究,灰发灰须的瘦削老者,他,挺精神的,步履也够稳健,而且满脸透着精明干练,更透着历练。

他身后,紧跟在身后,神色恭谨,步履小心,寸步不敢落后太远,也寸步不敢靠近的是个瘦高黑衣汉子,他人在中年,面色有点黑,也一脸地精明干练色,更透着点奸滑。

郭六爷看得出来,前面那瘦老者是当年曾经他提拔过的大内侍卫二等领班,四川唐家的唐子冀,至于后面那个中年汉子,他就不认得了。

唐子冀当年是个二等领班,事隔这多年,他的职位应该不止是二等领班了,这,从他的服饰跟衣着上也能看得出来。

那么,像他这么个身份,应该是难得出大内一步的,如今他怎么会便装简从到了“辽东”,这绝不简单,必定有大事。怎么个不简单法,有什么大事,不得而知。

就在郭六爷这微一怔神间,唐子冀带着那瘦高中年黑衣汉子已走出老远,郭六爷略一沉吟,当即迈步跟了过去。

他在后面跟着,一条街,又一条街,越走他心里越觉不对,最后他简直就怔在了街口。

他看得清楚,唐子冀带着那瘦高中年黑衣汉子,竟然走进了“龙记客栈”,这是干什么?又为什么?他没过去,就站在街口看。

他看见那瘦高黑衣汉子为唐子冀介绍了范奎,又见那唐子冀跟范奎交谈了几句,没多久,唐子冀带着那瘦高黑衣汉子又出来了,顺着“龙记客栈”门口,拐进了一条胡同里。

这时候,郭六爷才放步走了过去。

他还没进客栈,范奎就急步迎了出来,劈头便道:“六爷,您上哪儿去了,这么大半天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怎么,大爷来了么?”

范奎微笑说道:“哪有这么快,从这儿往山里去,马快得两个时辰,一去一回就得四、五个时辰,屈指头算算,大爷要来也该在日头下山之后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那我回来得就不算迟。”

范奎还待再说,郭六爷一声:“阿胖,进来,我有话问你。”

当先进了客栈,计全早在门里等候了,躬身一礼:“六爷,您回来了。”

郭六爷答应了一声,点头打招呼致意,这时候后面范奎跟了进来走到眼前,望着郭六爷道:“六爷您要问我……”

郭六爷微一点头道:“嗯,刚才那两个是干什么的?”

范奎道:“您是说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那穿长袍马褂的瘦老头儿,跟那穿黑衣的瘦高汉子。”

范奎“哦!”地一声笑道:“您说那两个呀,您瞧见了?”

郭六爷点了点头,范奎道:“那汉子是客栈里的熟朋友了,计大哥跟我,还有客栈里的弟兄们都认识,也很熟,这个人很能交朋友,为人爽快,够义气,所以大伙儿都喜欢……”

郭六爷截口说道;“阿胖别说那么多,只告诉我,他姓什么?叫什么?是干什么的?”

范奎敛去了笑容,睁大了一双眼道:“怎么了,六爷,他得罪您了?”

郭六爷眉头一皱,计全在旁忙道:“六爷,他姓沈,叫沈振东,是城里‘辽东镖局’的一名副手,您说那个瘦老头儿是他的一个朋友,刚从外来,到咱们这儿来找人的。”

郭六爷道:“找人,找谁?”

计全道;“咱们这儿的客人,前两天还住在咱们这儿,才走不久,姓李,李克威,大爷也见过……”

“李克威!”郭六爷目光一凝,道:“他找李克威干什么?”

计全道:“六爷,这李克威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大哥在信上跟我提了。”

计全“哦!”了一声道:“听沈振东说,这瘦老头儿是李克威一个多年不见的忘年交,听说他在这儿,赶来找他的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李克威的忘年交……”淡然一笑,凝望计全道:“计大哥,没错,这姓沈的是‘辽东镖局’的副手?”

范奎嘴快,计全还没答复他已抢着说道:“绝错不了,六爷,这还会有错么……”

郭六爷微一点头道:“既然错不了,那就好,阿胖,这家‘辽东镖局’是谁开的?”

范奎讶然问道:“六爷,您问这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待会儿我再告诉你,先容我问话。”

范奎满脸疑惑,但没敢再问,忙应了一声道:“六爷,这家‘辽东镖局’,是一个姓任的兄妹俩开的,男的叫任少君,外号叫‘小孟尝’,人廿近三十,长得够好,算得上少见的美男子,手底下也不含糊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当然,要不然能开镖局么!”

范奎陪上一笑道:“您说的是,他妹妹叫任梅君,外号叫什么‘罗刹’我一时想不起来了,六爷您不知道,提起他这个妹妹,可是个尤物……”

猛觉不妥,窘迫一笑道:“该这么说,她人长得美,而且,而且简直风靡‘辽阳城’,可是一天到晚寒着一张脸,就像……”

郭六爷淡然一笑道:“那该叫艳如桃李,冷若冷霜。”

“不错,一点也不错。”范奎忙点头说道:“她就是艳如桃李,冷若冰霜,可是她那艳里还带着……”抬手抓了抓头,窘笑说道:“六爷,您知道,我天生的嘴笨,书又没读多少,不知道该怎么说好,总之……她……她有点不正经……”

郭六爷微一点头道:“我懂了,你说下去。”

范奎忙答应了一声道:“别的不说,就拿她那笑来说吧,她难得一笑。有时候向谁一笑,那谁就会……就会……有时候向谁一笑,谁就倒霉了,绝活不过三天……”

郭六爷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是么?阿胖!”

范奎道:“六爷,我没说半句假话,也毫无夸张,这是当着您,我有的话不便说,要在别的人嘴里,那说出来的话就不能听了,不信您可以问问计大哥……”

郭六爷他没问计全,但盯着范奎问道:“阿胖,这姓任的兄妹俩,是什么地方人?”

范奎微一摇头道:“这就不知了,只知道三、四年前他兄妹俩到了‘辽阳’没多久就开了这家‘辽东镖局’,说起来可算是盛况空前,‘辽阳城’难得一见的热闹事,开局的那一天,他兄妹俩大摆宴席,城里有头有脸的全请到了,还派人给大爷送了张帖子,可巧那时候大爷不在家,夫人派了念月送了一份贺礼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可知道这兄妹俩是什么来路么?”

范奎道:“这不用问,准是别处江湖上的,看中了这块地儿,所以在这儿开了这么一家镖局,这总比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阿胖,我要问,我想知道这兄妹俩的来路。”

范奎怔了一怔道:“这……这,六爷,我也不知道,没听人说过,也没听人间过,总之这兄妹俩有的是雪花花的银子,为人慷慨好义,出手阔绰大方,交游广,朋友多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那是当然,不然怎么会叫‘小孟尝’!”

“可不是么。”范奎道:“这‘小孟尝’的美名还是大伙儿公送的呢!就是因为瞧着慷慨好义,古道热肠,尤其一身侠骨……”

郭六爷淡然一笑道:“阿胖,你就知道这么多了,是么?”

范奎一点头道:“是的,六爷,您还想知道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我就是再想多知道点儿,从你这儿也难问出什么来了,不过我相信真正知道兄妹俩的不多,八九跟你一样,一知半解……”

范奎讶然说道:“六爷,您说这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我要告诉计大哥跟你,那瘦老头儿是来自‘北京’的大内侍卫,而且身份职位不低,在大内算得上……”

计全跟范奎俱是一惊忙道:“六爷,他是……您怎么知道?”

郭六爷道:“因为他算得我一位当年故人,当年的大内侍卫二等领班,四川唐家三兄弟中的唐子冀,难道没听说过?”

计全跟范奎脸色大变,范奎冷哼一声:“好个老小子,原来他是……早知道他是个鹰犬……”

计全突然惊声问道:“六爷,您问‘辽东镖局’是……”

郭六爷淡淡说道:“我奇怪一个‘辽东镖局’的副手,怎么会跟个大内侍卫在一起……”

范奎这才有所醒悟,急道:“六爷,难不成您怀疑这‘辽东镖局’……”

郭六爷微一摇头道:“这很难说,目前还不能确定,也不敢断引此事重大,冤枉人不得,要查查看才能明白。”

范奎道:“我这就派人去查去。”扭身就要走。

郭六爷及时喝道:“阿胖,站住!”

范奎没敢动,睁着眼道:“六爷,怎么?”

郭六爷道:“哪有你这般冒失的人,阿胖,你可不是一点历练都没有的庸手,能这么冒冒失失地派人去查么?”

范奎脸一红道:“那……您指示,该怎么办?”

郭六爷道:“一方面我要查明‘辽东镖局’任家兄妹的来路,另一方面,我要弄清楚唐子冀突然到‘辽阳’来干什么!”

范奎道:“姓沈的说,他是来找李克威的……”

计全道:“六爷,唐子冀怎么会找上李克威?”

郭六爷道:“那谁知道,这也要去查……”

范奎道:“那李克威别也跟他们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这也很难说……”话锋一转,凝目问道:“阿胖,你对唐子冀怎么说的?”

范奎道:“我是实话实说,我告诉他李克威已经不住在这儿了,走了,可不知道上哪儿去了,也不知道……”

郭六爷微一点头道:“够了,很好,且让他慢慢去找吧。”

计全突然说道:“六爷,那李克威可不是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计大哥,你可知道李克威是被满朝亲贵抚养长大的,他一身高绝所学也得自那位满朝亲贵么?”

计全忙道:“真的?六爷。”

郭六爷道:“当然,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。”

计全道:“六爷,您是怎么知道的?”

郭六爷道:“很简单,大哥告诉我的,还有……”接着,他把听来的说了一遍。

静静听毕,计全跟范奎都没说话。

好半天,才见计全满面沉重神色地摇头说道:“六爷,稀奇事儿接二连三,我怕……”

郭六爷一抬手,道:“够了,计大哥,可知道唐子冀跟沈振东上哪儿去了?”

计全摇头说道:“没听他说……”

范奎道:“以我看准是回‘辽东镖局’去了。”

郭六爷沉吟了一下,抬眼说道:“阿胖,‘辽东镖局’怎么走法?”

范奎忙道:“六爷您是要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我打算去看看去,好在他们没人认识我。”

计全道:“六爷,您看这样儿妥当么?”

郭六爷道:“计大哥有什么高见?”

计全道:“您这话我怎么敢当,我怕万一打草惊蛇……”

只听一阵急促蹄声传了过来。

范奎忙道:“哈,大爷来得可真快……”

计全道:“不可能,大爷来得哪会这么快……”

话声未落,一骑健马转进了这条街,飞一般地往“龙记客栈”门口驰来,马上是个健壮的黑衣汉子。

范奎一怔道:“是朱武,什么事这般匆忙,也不怕伤了人……”

健马驰到,鞍上健壮黑衣汉子没等停住便飞身跳下马鞍,脚一沾地,闪身便往门里扑。

范奎当即喝道:“朱武,别这么冒失,六……”

郭六爷抬手拦住了他。

这时,健壮黑衣汉子已进了门,他脸色有点白,神色惊慌匆忙,进门躬身便道:“计爷、范爷,您二位快派人往山里给送个信儿,‘沟帮子’的弟兄们出事儿了……”

计全轻喝说道:“出了什么事儿了,慢慢的说。”

那健壮黑衣汉子道:“回计爷,几个弟兄一个没剩,连住处都让人烧了。”

计全脸色一变,范奎探掌抓住了他,震声说道:“朱武,你怎么说?”

那健壮黑衣汉子朱武,被范奎抓得眉头一皱,还没有说话,郭六爷已然抬起了手,平静地道:“阿胖,别让朱兄弟再说了……”

转望健壮黑衣汉子朱武,问道:“你是‘沟帮子’那边的弟兄?”

计全喝道:“朱武,六爷当面,还不见过!”

健壮黑衣大汉子朱武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是六爷……朱武见过六爷。”

他开始才要施礼,郭六爷已拦住了他,道:“现在这是小事,答我问话。”

健壮黑衣汉子朱武忙道:“回六爷,朱武被派在‘盘山’一带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那么,消息是谁传过来的?”

健壮黑衣汉子朱武道:“回六爷,这件事不算小,‘沟帮子’已经闹得满城风雨,人心惶惶,百里之内的人全知道了。”

郭六爷道:“可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么?”

健壮黑衣汉子朱武道:“回六爷,当时有人看见,那些人黑衣蒙面,全骑着高头健马,身手很是了得,来去如风……”

范奎咬牙说道:“六爷,只怕是他们向咱们下手了。”

郭六爷道:“阿胖,你是说……”

范奎道:“六爷,您说还会有谁。”

郭六爷沉吟了一下,抬眼望向朱武道:“你就知道这么多么?”

朱武道:“回六爷,消息是别人传过来的,只有这么多。”

郭六爷一挥手,道:“好,那么你回‘盘山’去好了,路上小心,回到‘盘山’之后,告诉弟兄们,要加倍小心,只一有所惊变,能拼则拼,不能拼就往回退,不许强动硬拼,知道么?”

朱武躬身应了一声,拔腿起身而去。

门外蹄声响动,这里范奎开了口:“六爷,您看这件事该怎么办?”

郭六爷道:“现在派人往山里送信,不如等大爷到了之后,你把这件事报大爷,请他做主,我要到‘辽东镖局’去,无法兼顾,记着告诉大爷,别管我,要全部心力应付眼前这件事,我走了,如果能的话,最好命令所有的兄弟,严加戒备,特别小心,但不许硬拼。”话落,转身出门走了。

他前脚出了“龙记客栈”,范奎后脚奔向了对街“骡马行”,六爷燕南走了一条街,才想起忘记问范奎“辽东镖局”的走法了,但不要紧,随便找个路人都能问得出来。

六爷找了个路人,问明了“辽东镖局”的所在之后,迈起轻快的行云流水步,往“辽东镖局”行去。没多久,他到“辽东镖局”之前,抬眼略一打量,他只觉这座“辽东镖局”过于深沉广大,较诸当年“北京城”里的四海犹过之。

六爷站在街角处打量了好一阵之后,才迈步往“辽东镖局”那石碑分峙,宏伟宽敞的大门口行去。

到了门口,很自然地他被挡了驾,但那趟子手走南闯北,两眼雪亮,眼见六爷的气宇,可没敢轻慢,点头开口笑问:“请问,您这位是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我要见任局主,在么?”

那趟子手未置可否,接着问道:“您有什么事儿,请先交待一声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我有笔生意,想交给贵局。”

生意上门,那趟子手并不见得怎么高兴,只轻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原来您是位主顾,请里边坐,请里边坐。”

他把郭六爷让了进去,就让进当日李克威坐候沈振东的那个小客厅里,他请郭六爷坐下,奉上茶然后说道:“您请坐坐,我这就进去往里通报。”

在六爷“有劳”声中,他走了。郭六爷坐在那儿打量上了这座小客厅,六爷的感觉跟李克威当日一样,镖局又不是官府衙门,似乎用不着这么一处类似门房的客厅。

用不着归用不着,然而这“辽东镖局”里毕竟有这么一处待客所在,而且布置得还挺不错。

没多久,步履响动,趟子手带着一人进了客厅,六爷听范奎说过任少君的模样,一看就知道这人不是任少君。

趟子手带来的这个人,是身材瘦小的老头儿,小眼,高鼻梁,薄薄的嘴唇山羊胡,耳朵招风,两腮没肉,往里头凹着,一看就知道是个富心智,阴滑难斗的人物。

这瘦老头一身紫缎长袍,外罩团花黑马褂,手里端着一袋水烟,挺气派,挺讲究,可是这身行头配他,颇令人有糟蹋之感。

瘦老头进门,郭六爷站了起来,趟子手一哈腰道:“文爷,就是这位。”

瘦老头将头连点,挥手说道:“嗯,嗯,好,好,你去吧。”

那趟子手走了,瘦老头抬手转脸假笑:“这位,您请坐,您请坐。”

分宾主落了座,郭六爷抢先就是一句:“是任局主……”

“不,”瘦老头咧嘴一笑道:“兄弟我姓文,蒙局主赏识提拔,在局里当一名总管……”

郭六爷礼貌地拱了拱手道:“原来是文总管,任局主他……”

瘦老头道:“容兄弟我先请教。”

郭六爷道:“不敢,我姓燕,‘奉天’来的。”

瘦老头“哦”“哦”两声道:“原来是燕爷,‘奉天府’的燕爷,久仰,久仰……”

听这话有多假。

一顿,他接着说道:“燕爷来得不巧,我们局主有事儿看朋友去了,一两天之内恐怕回不来,您有什么事,交待兄弟我也是一样。”

郭六爷道:“那的确是不凑巧,不过文老是贵局的总管,当然能代表任局主,跟文老谈也是一样……”话锋一转,道:“想必那位已跟文老提过了,我有一笔……”

瘦老头捋着胡子连连点头。“是的,是的,他跟兄弟我提过了,说燕爷有笔生意想交给敝局,燕爷跑这么老远来到‘辽阳’,足见对敝局爱护之深,容兄弟我这里先行谢过。”

他起身举了举手中的水烟,这就算一礼。

郭六爷含笑道:“好说,这全是贵局平日闯出来的金字招牌,一趟镖安全、可靠、负责,这就是最好的信誉……”

瘦老头乐在脸上,透着假,连道:“燕爷夸奖.燕爷夸奖,敝局能有今天,固然因为敝局主有过人之能,绝对重个信字,但一半也因为江湖朋友的爱护跟主顾们的照顾……”

一顿接问道:“但不知燕爷这批东西是……”

郭六爷伸出三根指头,道:“三样,关外的特产……”

瘦老头接口道:“人参、貂皮、乌拉草?”

郭六爷收手点头道:“不错,但是大概总值要在十万两之上。”

“哦,”瘦老头眯眼一睁,道:“这么多?燕爷是做这一门生意?”

郭六爷笑笑说道:“不瞒文老说,我也在江湖上混过几天,但因为所学有限,混不下,为吃这口饭,只得改了行,这只是开始,只要这一趟顺利,往后那就不必说了。”

瘦老头忙道:“是,是,是,没想到燕爷原也是道上的朋友,在江湖上闯过,我说嘛,瞧燕爷这身打扮、气度,哪像个生意人,足见我这双老眼还管点用,还管点用……”咧嘴一笑道:“燕爷这批货如今在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还在‘奉天’,只等跟贵局一谈妥,我马上派人回去押运,这一带郭家的势力范围谅必不会出什么纰漏。”

瘦老头眼一眯,摇头说道:“那可难说啊,燕爷。”

郭六爷目光一凝,忙道:“怎么,文老,这一带也不安宁么?”

瘦老头笑笑说道:“燕爷想必离开江湖日久,对江湖事也生疏了,郭家已经不是从前的郭家了,南海这两个字也唬不住人了。”

郭六爷道:“究竟是……文老,这一带常出事么?”

瘦老头道:“可不是么,打从前些日子到如今,一连串地闹了不少事,出了不少乱子,这两天更妙,郭家在‘沟帮子’的人全让人毁了,连房子都给烧了。”

郭六爷脸色一变,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有这种事,这是哪一路的,这么大胆……”

瘦老头一付幸灾乐祸神色,摇头说道:“哪一路的不知道,燕爷想在江湖待过,江湖上大胆的朋友可多得很,过的是刀口舔血生涯,谁怕谁呀,怎么都是死,又怕什么呀。我可不是危言耸听吓唬您,您在江湖上待过应该明白江湖事,而也该有颗铁胆,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,总之一句话,郭家已不是以前的郭家了,一天天往下坡走,以我看哪,不出一年……”摇摇头,住口不言。

郭六爷问了他一句:“怎么,郭家要完了?”

瘦老头狡猾一笑道:“燕爷,瞎子吹灯,完不完我不敢说,只不过郭家一天天在往下坡走,这是有日共睹的事实。”

郭六爷道:“不会吧,‘南海门’实力雄厚,威震天下,连朝廷都让他三分,再说郭家有六兄弟,这‘辽东’不过是……”

瘦老头嘿嘿一笑,道:“燕爷,咱们不淡这个,您只管往后瞧就是,好在您今后也要在这条路上常来往的,您是主顾,兄弟我忝为主人,咱们谈生意,咱们谈生意……”

郭六爷接道:“是,是,是,文老说得是,反正事不关我,只要能顺利做我的生意,谁沉谁倒都是一样……”

瘦老头嘿嘿笑道:“燕爷,这是老实人的老实话……”一顿,接问道:“您这批货是打算运到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湖北武昌。”

瘦老头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那算南路,而且路不近,燕爷这批货贵重,敝局派出的人手不能少,这段路不近,加上吃住……”

他拿话扣人,郭六爷可不是点不透的人,微微一笑道:“文老开出价来就是。”

瘦老头有点窘,撇嘴笑道:“兄弟我没说错,燕爷的确是个爽快人,也不愧在江湖上闯过,处处不失江湖朋友豪爽本色……”三个指头一伸,道:“燕爷,您一定知道,按同行的老规矩,因货关系……”

郭六爷一点头道:“我懂,文老的意思的三成。”

瘦老头笑道:“其实,燕爷跑这么多的远路,对敝局这么看重爱护,兄弟我已经算得客气了,要不然的话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比这价钱还得高一点。”

瘦老头哈哈笑道:“燕爷,您是位明白人……”

郭六爷淡然一笑道:“文老,恕我直说一句,货值十万,我这一趟下来能赚多少,除非对倍赚,要不然只怕我……”

瘦老头道:“燕爷,路远,多少人的吃住,您知道,保镖这行饭不好吃,是随时玩儿命的。”

郭六爷一点头道:“这话不差,也是实情,保镖的各位流血流汗……”

瘦老头笑道:“而燕爷您等于是坐享其成,只派人在武汉接货,货一到手,就等于雪花花的银子进了手,保镖就不同了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得担上这么一段远路的风险,流血流汗,必要时还得卖命。”

瘦老头一点头道:“说燕爷您是位明白人,半点都不差。”

郭六爷笑道:“我不算糊涂,文老你更见高明,打了对赚的算盘,我可以落下两万,可是我不能不打个小赚的算盘,文老也该明白,做生意也得看风险,中则一本万利,顺顺当当,不中只怕会落个倾家荡产。”

瘦老头目光一转,道:“那么,瞧燕爷,意思是……”

郭六爷伸出两个手指头道:“两成,文老,我只能出这个价钱,再多……”

瘦老头表现得异常爽快,其慷慨大方也出人意料之外,郭六爷话还没说完,他便一点头道:“行,燕爷,咱们交个朋友,做生意不能只顾眼前,要得看下一回,一回愉快,不愁没有下一回,燕爷,两成,咱们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郭六爷笑道:“看来文老才是位真正的爽快人,什么时候我做东,请文老到外面找个地方吃喝一顿去。”

瘦老头笑道:“兄弟我生平无他好,唯爱杯中物,燕爷可别做应许,这一顿我是吃定了,不过别忙,等燕爷从奉天押货再来时不迟。”

郭六爷一点头,道:“行,这顿吃喝也这么说定了,我走了……”欠身而起,接道:“等我押货再来时,两成薄酬当即付清。”

瘦老头假客气,摇着手道:“不忙,不忙,燕爷不再坐会儿么?”

郭六爷道:“不坐了,货是我的,我比谁都急,巴不得早一点把它运来上路,文老忙吧,我走了。”一抬手,转身走了出去。

瘦老头急步赶出送客,这时候镖局大门外匆匆忙忙地进来一个人,是沈振东,他一个人。

他一见瘦老头,连忙停步施礼:“文爷,您有客?”

瘦老头“唔”了一声,道:“回来了,里面歇着去吧。”

沈振东应了一声,又向郭六爷点了个头,匆匆往里面去。

郭六爷道:“文老,这位是……”

瘦老头陪笑说道:“局里的一名副镖师。”

郭六爷微一抬头道:“文老过谦了。”

瘦老头为之一愕道:“怎么?燕爷。”

郭六爷道:“我在江湖上混过,有道是,‘光棍眼里揉不进一颗砂子’,我也算得明眼人,瞧这位的身手足列一流,文老怎说是位副手?”

瘦老头哈哈笑道:“燕爷原来是说这,燕爷您是位明眼人,可是兄弟我也没把话说差了,他在局里确实只是个副手。”

郭六爷道:“副手尚且如此,一位正手就可想而知了。”

瘦老头得意地道:“不瞒燕爷说,江湖上的一流好手,一旦进了镖局,只怕都要委曲任个副手,这理很简单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贵局这些位正镖师,全是一等一的好手么?”

瘦老头猛一点头,道:“不差,燕爷,不是我卖瓜的说瓜甜,吃谁的向谁,等日后货上了路,一趟下来您就知道了。”

郭六爷笑道;“文老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瘦老头一怔忙道:“燕爷早就知道了,这话……”

郭六爷倏然一笑道:产文老,要知道我那批货价值在十万之上。”

不错,没有把货往窝囊废手里交的人。

瘦老头明白了,笑了:“燕爷精明,是个做生意的好手,哪怕不商场得意。”

郭六爷道:“多谢文老这句话,只要有这么一天,我绝不忘文老今天这句话……”

话锋忽转,接问道:“刚才那位从哪儿辛苦回来?”

瘦老头抬头说道:“不,不是保镖出远门,就在城里,是局外来了几位朋友,他忙里忙外地忙着招待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原来是……任局主出门看朋友去了,只怕这几天文老得代着任局主着实地忙上一阵了!”

瘦老头微一抬头道:“燕爷料错了,没我的事儿,局主的这几位朋友不住在局里,所以我乐得清闲,哈,哈……”

郭六爷目光一凝,道:“怎么,任局主的朋友不住在局里……”

瘦老头笑道:“燕爷,没什么好奇怪的,敝局主在‘辽阳城’里另有产业,那地方可比这‘辽东镖局’好得多了。”

郭六爷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是别业?”

瘦老头一点头道:“算得。”

郭六爷抬头说道:“我还没听说‘辽阳城’里,有这么一处应是天上神仙府、人间王侯家的别业。”

他试着套取那“别业”的所在。

无如瘦老头狡猾机警,他微微一笑道:“那是因为镖局主不愿外人知晓,要让人说句财大烧得慌,那多不好,您说是不?燕爷。”

郭六爷一点头道:“诚然,这年头闲话人的人太多,有道是:‘财不露白’,有嘛,还是藏着点儿好,文老以为然否?”

瘦老头带笑点头,连声应是。

郭六爷却抬了头:“要命,又耽误不少工夫,我这个人真是……说来也是因为跟文老一见如故,再来时咱们找个地方畅饮几杯,再好好聊吧,文老忙,我走了。”

这回他是真走了,一拱手迈步而去。

瘦老头热络,直送到了大门口。

郭六爷走了,这一趟出乎他意料之外,第一、他没想到“辽东镖局”有这么一处待客所在,根本不让人往里走。第二、任少君他不见客,却弄个总管来应付一切。

不过还好,总算知道了一点,唐子冀等并没住在“辽东镖局”里,虽然还不知道那“别庄”在哪儿,也不能说是有虚此行,没半点收获。

郭六爷边走边想,接着他想到了另一事,唐子冀为什么要找李克威,找李克威干什么?难道说有什么急事,非李克威不可。难道说有用李克威之处?

这,他想弄清楚。

天已经黑了。

“辽阳城”里有好些地方已然上了灯。

刚才出“辽东镖局”大门的时候,镖局门口那高悬着的两盏大灯也已经点燃起来了。

郭六爷踏着刚黑的夜色,背着手,皱着眉,顺着大街往前走,他在想,任少君的这处“别业”,可能在城里什么地方?他对“辽阳城”不算太熟,可也并不完全陌生。

他左思右想也想不出“辽阳城”里,哪个地方会让任少君置为别业,那也许是个从不为人注意的地方。对,一定是,应该是。

任少君他是这么个人,他既然买有别业,那必然是秘密的,既是秘密的,他就不会让它引人注意。

不会引人注意的地方,当然是极平常的地方。

那么,极平常的地方又在哪里?“辽阳城”里到处皆是。

那就不好找了,极平常的地方多得很,总不能挨家去查,挨户去问呀,想到了这儿,郭六爷的眉头又皱深了一分。

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这时候,郭六爷背后响起了步履声,越来越近,郭六爷是背着手缓步,那人则是匆忙快步,自然很快地便赶到郭六爷身后,只听身后响起了话声:“燕爷,走着回去呀,没骑马坐车?”

郭六爷听过这声音,心里一跳,连忙停步转回了身,眼前是一张笑脸,赫然竟是“辽东镖局”的那位副手沈振东。

郭六爷心头一阵翻腾,道: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沈爷……”

沈振东微微一愕,道:“怎么,燕爷知道我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听文老说的。”

沈振东欣然地笑了:“可不是么,瞧我多糊涂,我也是从文爷那儿听说您姓燕的。”

郭六爷话锋一转道:“怎么,刚回来,这么晚了,又得出去忙去?”

沈振东抬头笑笑说道:“有什么法子,局主来了几位朋友,他自己不在,文爷也离不开局里的琐事,正手们谁都有谁的事儿,只有我这个副手闲着,事儿嘛自然就落到我头上来了。”

郭六爷打着哈哈道:“沈爷这是能者多劳……”

“燕爷好说。”沈振东道:“这是赶鸭子上架,燕爷,您……”

郭六爷知道他要说什么,当即含笑说道:“沈爷要忙,只管先请。”

沈振东歉然一笑道:“那我就失陪了,我这个人生平无他好,就喜欢交朋友,这两天我忙,等过两天您押货从‘奉天’回来时,咱们再好好聊聊,您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,先走一步了,燕爷。”

一拱手,快步越前而去。

郭六爷叫了一声“沈爷慢走”,旋即他笑了,容得沈振东走得远了些,他才放步跟了过去。

左拐右拐,穿大街,走小胡同,着实拐了一阵之后,沈振东停在南城一条胡同里,两扇朱漆大门之前。

这两扇朱漆大门挺气派,很宽阔,高高的门头,两盏大灯,一对石狮子,一看就知道是个大院落,大户人家。

沈振东轻扣了几下门环,很快地有人开门,他进去了,连往身后看一眼都未曾,显然他没想到有人缀着他。

沈振东进去了,两扇门又关上了。

郭六爷看看沈振东进了那座大院落,站在暗处沉吟了一下,腾身而起,直上夜空,转眼之间,他停身在一株枝叶茂密的大树上,由枝叶缝隙里往下看,的确,是个大院落,夜色中有几处亮着灯,画廊缓回,小桥卧波,亭、台、楼、榭一应俱全,不亚于那“北京”内城里的任何一家,任何一个府邸。

从这儿看,那任少君兄妹的确称得上一个富字。

庭院里空荡而寂静,没人走动,也没见那沈振东的踪影,就这一转眼工夫,沈振东他不知道钻到哪儿去了。

正寻找间,只见后院灯光透窗的一处精舍,两扇门豁然而开,沈振东从里面退了出来,低着头,恭谨异常。

随听一个话声从精舍里传了出来:“告诉他,要快一点,老爷不能在这儿多耽搁。”

沈振东一连应了好几声,门开了,他才直起腰转身而去,他走了,很快地隐入夜色中。

郭六爷从树上腾身落下,比一片落叶还轻,真可以说是点尘不惊,他落在精舍前,当即轻咳了一声。

咳声方起,只听精舍里有人喝问道:“谁在这儿咳嗽?”

郭六爷应道:“是唐领班么,我喉咙有点不舒服。”

“大胆!”

一声沉喝,精舍门又开了,唐子冀满面怒容,当门而立,两道犀利的眼神直*郭六爷。他一见身穿黑衣,头戴宽沿大帽的郭六爷,一怔叫道:“你是……”

郭六爷微一抱拳,道:“江湖草民,见过唐领班。”

唐子冀满脸诧异色,目光一凝,道:“朋友是唐子冀当年旧识中哪一位?”

郭六爷讶然说道:“唐领班怎知我是唐领班当年旧识……”

唐子冀道:“朋友一句一个唐领班,唐子冀已经不任领班多年,而朋友仍以旧识称呼,足见朋友是唐子冀……”

郭六爷倏然笑道:“多年不见,唐领班高明不减当日,不错,我正是唐领班当年的旧识,不知唐领班还认得我么?”

唐子冀不愧是经过大风浪,磨练十足的老江湖,再说他也干过几乎半辈子的大内侍卫,面对这种明知不是好来路的不速客,他能镇定,能神色自若,这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。

只听他道:“唐子冀知交遍天下,多年不见彼此也都有所改变,请朋友恕我老眼昏花,看不出朋友是当年旧识中的哪一位。”

郭六爷笑笑说道:“这也许是实情,唐领班还记得当日‘贝勒府’郭璞否?”

唐子冀一怔睁眼,震声说道:“怎么,你是……”

郭六爷抬手摘下大帽,含笑说道:“唐领班请看看,眼前是否当年郭璞?”

郭六爷除了唇上多两撇小胡子,人微微显点老之外,可说没什么大改变,唐子冀神情猛震,脸上大变,往后退了一步,失声叫道:“你果然是……”

郭六爷淡然一笑,道:“难得唐领班还认得我。”

就在这一句话工夫中,唐子冀已恢复平静,垂手欠身:“唐子冀见过郭总管。”

也不知他是镇定过人,还是老奸巨滑,说起来应该两者都是,郭六爷受了他一礼,却含笑说道:“唐领班,如今的郭燕南只是个朝廷叛逆,江湖草民,已不是当年‘贝勒府’总管郭璞,唐领班这是折煞郭燕南。”

唐子冀表现得激动而热络,更诚恳,道:“郭总管,您说这话那是打唐子冀的嘴,要不是当年郭总管的提拔,唐子冀焉有今日,这恩德多年来唐子冀未曾片刻或忘,郭总管,多年不见了,您安好?”

郭六爷道:“托唐领班的福,我尚称粗健,唐领班如今是……”

唐子冀赧然而笑道:“您别笑话,唐子冀蒙圣恩,获天眷,如今是伴驾。”

郭六爷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一如当年之海爷,我为唐领班喜,为唐领班贺。”

唐子冀陪笑说道:“您这是臊唐子冀,我这是蜀中无大将,说来您是知道的,云领班几兄弟全离开了大内,‘血滴子’死的死,散的散,等于就没能人,所以唐子冀就……”

郭六爷截口说道:“唐领班,四阿哥可好?”

他指的是弘历(乾隆),他不愿称一声圣驾,再说当年他也一直这么称呼那位老四宝亲王的。

唐子冀神情一肃,忙道:“圣驾安好!”

只见从前扑来几条人影,疾如鹰隼,一看就知道是几个大内侍卫,现在才来,耳目未免太迟纯了些。

郭六爷视若未见,卓立未动。

唐子冀却陡然喝道:“没事,退回去!”

几声答应,那些人立即折了回去,很快地又隐入了夜色中,郭六爷这时候才淡然一笑道:“多年未见四阿哥了,让人想念得很!”

唐子冀道:“圣上可也时常怀念着您,圣上常说,您是他生平唯一至交,要不是彼此的立场不同的话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唐领班,立场是无碍私交的,只要不冲突。”

唐子冀忙道:“是,是,是,您说的是,像您跟年大将军、海爷,就是过命的好朋友……我忘问了,云姑娘、梅姑娘跟三格格三位安好。”

“好!”郭六爷道:“托唐领班的福,谢谢。”

唐子冀他老奸巨滑,绝不动问郭六爷的来意,郭六爷话锋一顿之后,却来个单刀直入:“唐领班,我想进去坐坐,方便么?”

唐子冀脸色微变,一惊,抬手拍上后脑勺,笑道:“您瞧我有多糊涂,到底是人老了,不中用了,请,请,您请,您又不是外人,哪有不方便的?”他往后退了一步,哈腰欠身,往里让客。

郭六爷谢了一声,迈步走了进去,进门他先抬眼打量四下,双眉为之一轩,这间精舍布置之讲究,摆设之富丽堂皇,较诸王公之家绝无不及,犹有过之。

顶上是一对八宝琉璃灯,地上红毯铺地,举凡一几一椅,无一不是上好的精制品,尤其屋中的那张小圆桌,别的不说,单看那整块玉磨成的桌面就够了。

桌上另放有一盏八宝琉璃灯,灯旁却摆着一块小巧玲珑的玉如意,看颜色,看手艺,一望可知是上品,价值连城。

玉如意边还有只鼻烟壶,金穗丝囊,一般地名贵。

桌子后面是张锦椅,垫子厚厚的,坐上去够舒服。

同时,在鼻烟壶旁还放着一只掀开盖儿的茶杯,郭六爷是行家,一闻那茶香,就知道是贡品。

就这么一间精舍,可是左边墙上还有一个垂着珠帘的门儿,想必那儿还有一间套房,里面黑黑的,没点灯,看不见里面的景象。

郭六爷这里直打量,唐子冀那里趋前躬身让座。

郭六爷收回目光,谢了一声,坐了下去。

坐定,唐子冀奉过一杯香茗,然后他垂手站立一旁,竟然没敢坐下,郭六爷含笑抬了手:“唐领班,你也坐,别让我这个江湖草民不安。”

唐子冀答应了两声,可是站着没动。

郭六爷一再让坐,无如唐子冀始终不肯,他会说话:“郭六爷面前,哪有唐子冀的座位!”

郭六爷淡然一笑,没再勉强,话锋一转,问道:“唐领班这趟出京,轻离大内,是……”

唐子冀道:“圣驾幸热河,现在‘承德山庄’,趁圣上打围,我抽了个空,偷了个懒,跑到‘辽阳’来看个朋友。”

郭六爷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那么这儿是……”

唐子冀道:“这就是唐子冀朋友的家!”

郭六爷“哎呀!”一声道:“我夜来打搅,翻墙而进,既冒昧又失礼,唐领班该请出主人来,让我当面赔个罪!”

唐子冀忙道:“我这个朋友是个生意人,他怎么敢当,再说……”

郭六爷道:“唐领班怎说贵友是个生意人?”

唐子冀微愕说道:“怎么,郭总管?”

郭六爷道:“据我所知,这儿是‘辽东镖局’任局主的别业,唐领班的朋友,不就是这位‘辽东镖局’的任局主么?”

唐子冀一惊红了老脸,干咳了两声,陪着窘迫尴尬的笑道:“是的,是的,郭总管,开镖局的不是生意人是什么?”

郭六爷微一点头道:“也对,开镖局的的确算得生意人……”

目光一凝,望着小圆桌上摆设,道:“唐领班什么时候也爱上鼻烟,玩上玉器了?”

唐子冀忙道:“噢,噢,咳,唐子冀这是附庸风雅,学人……”

郭六爷目光一转,笑道:“唐领班又什么时间学小气了?”

唐子冀愕然说道:“您这话……我怎么敢……”

郭六爷抬手往桌上一指,笑道:“唐领班自己喝的是贡茶却给我这个客人倒的是普通香片,这不是小气是什么?”

唐子冀那张老脸像笑又像哭,只听他不安地道:“原来您指的是……您原谅,这贡茶是唐子冀在‘承德山庄’偷偷捏了一撮,恰好沏了这么一杯,您要是……”

郭六爷一摆手,道:“唐领班,我还不至于那么馋,我只是觉得唐领班你不该欺骗我这个当年旧识,要知道,在你我之间,用不着这一套,也没有玩虚假的必要。”

唐子冀心惊肉跳,忙道:“您这话……我怎么敢……”

郭六爷淡然一笑道:“唐领班,我的耳目还不算太迟钝……”

忽地站了起来,向着垂着珠帘的那扇门叫道:“四阿哥,多年不见,思念可支,今故人来访,四阿哥又何忍避而不见,莫非嫌郭燕南江湖草民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只听那门里有人接口说道:“小郭,够了,我算是服了你,你永远高明……”

珠帘一掀,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青袍,个子颀长的中年人,他,卅多近四十年纪,长眉凤目,留着胡子,气度雍容华贵,一望可知为非常人。

他,赫然竟是当今乾隆皇帝,当年的四阿哥宝亲王。

xmwjw扫描一兆OCR武侠屋独家连载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