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歼 凶

又是一天深夜,风轻,露冷,月黯淡!

一条矫捷人影破空,射落在那高高的鼓楼之上。

是那瘦高黑衣蒙面人,他脚一沾地便道:“阁下,我如约而至。”

只听那黝黑的鼓楼里传出那卖参人话声:“阁下,我也如约恭候多时。”

那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阁下考虑的结果如何?”

卖参人道:“我接受聘礼,但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瘦高黑衣人目中倏现异采,道:“从今后你我同伙战友一家人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不忙,我有个条件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就是千百个也无妨,何况只有一个。”

卖参人道:“我找一个叫贾得海的人!”

瘦高黑衣人讶然说道:“阁下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卖参人道:“你把他的下落告诉我!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阁下突然想起这个人来问我,这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此人昔日纵横云贵,是个独行大盗,如今则托身官家,吃粮拿俸,我听说他现在‘辽东’一带……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那也不该问我啊?”

卖参人道:“我认为最恰当不过,你负有秘密使命,从大内来到此处,对‘辽东’一带的各地衙门是了若指掌……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你没说错,可是我不知道有这个人!”

卖参人道:“阁下,别忘了,这是我唯一的条件!”

瘦高黑衣人一笑说道:“好厉害,容我问一句,阁下找他干什么?”

卖参人道:“那是我的事,阁下不必过问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可是我你已是同伙战友一家人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那是指公事,私事不在此限,再说在你没告诉我他的下落之前,你我还算不得同伙一家人。”

瘦高黑衣人沉吟了一下,一点头道:“好吧,我告诉你,我知道有个叫贾得海的人,可是我不清楚他过去是干什么的,是不是你所说的云贵大盗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有个贾得海就行了,他在何处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在奉天!”

卖参人道:“那地方太大了些!”

瘦高黑衣人迟疑了一下,道:“总督衙门里,总督护卫领班叫贾得海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够了,虽然这是我的条件,对阁下我仍表示感谢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别客气,阁下,你的条件我已经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从现在起我也算是官家的人了,而且跟你阁下也是同伙一家人了,今后该携手并肩,同心为官家效力了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既然已是同伙一家人,你阁下该有个姓名了。”

卖参人道:“让我先听听你的。”

瘦高黑衣人迟疑了一下,道:“我姓莫,叫莫可寻。”

卖参人道:“我姓吴,叫吴此人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阁下,你怎好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别怪我,责人之前须先责己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阁下,实不相瞒,我有姓名,但我的姓名绝不能跟我的身份扯在一起,所以我不能说。”

卖参人道:“那是对外,假如对内也是这样的话,我也一样。”

瘦高黑衣人目现寒芒道:“假如我连你的姓名都不知道的话,从今上面若有指示,我怎么找你联络?”

卖参人道:“我有同感,假如我不知道你是谁,我也无法跟你联络。”

瘦高黑衣人沉默了一下,道:“阁下确是个高明而难斗的人物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我要是个平庸的人,阁下也不会找我,对么?”

瘦高黑衣人一点头,道:“说得是,这样吧,你我就以这座鼓楼作为联络之处,假如有什么事,就写在一张纸条上放在这鼓楼内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最好不过,那就不用问姓名了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不,必须有个署名,我取名神秘客三个字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那我就叫铁翅鹰!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就这么决定了……”

“不忙,”卖参人道:“你是官同四品,御前带刀的大内侍卫,我呢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跟我一样!”

卖参人道:“虽然嫌委屈了些,倒也凑合了,你有身份证明,我呢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我知道就行了,你不必有身份证明!”

卖参人道:“那我不干,同是官同四品,御前带刀的大内侍卫,为什么你有身份证明,我没有?信不过我么?怕我拿着它去招摇撞骗去?既然这样,你就不该找我!”

瘦高黑衣人静静听完,倏然一笑道:“你阁下误会了,你的身份证明必须等我把你报上去后……”

卖参人截口说道:“那也可以,我什么时候拿到身份证明,什么时候才替官家做事,这样两不吃亏,公平些。”

瘦高黑衣人目闪寒芒,叫道:“阁下,你怎么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你不必多说,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如此,我可以不占人便宜,但也是绝对不吃亏,你若认为行得通,咱们就这么办,要不然咱们就算了,你干你的,我干我的……”

瘦高黑衣人忙道:“阁下,别这样,我给你腰牌就是。”

卖参人道:“这还差不多,丢进来吧。”

瘦高黑衣人迟疑了一下,抬手振腕,道:“接住了。”

一道乌光脱手打出,直射鼓楼之内。

毫无声响,想必是卖参人伸手接住了,只听他道:“这面腰牌怎么缺了一角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那是在下不小心碰断了,无碍证明你的身份!”

卖参人道:“好吧,我也凑合收下了,我拿的那份俸是多少,吃的那份粮又是多少?现在最好弄清楚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跟我一样,那份粮折了现,共是三百两的银票一张。”

卖参人叫道:“三百两够干什么的,一顿吃喝就没了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那我没办法,这是官家订的,每个侍卫都拿这么多。”

卖参人道:“好吧!反正我也不靠这三百两银票养家,省吃俭用些,花它一个月也勉强够了,找谁拿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我,到了时候我自会给你放在鼓楼里。”

卖参人道:“那不行,我要先支,要不然我这一个月怎么过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你客气了,以往你是怎么过的?”

卖参人道:“以往是靠诈骗,如今我的身份不同了,堂堂官同四品,御前带刀的大内侍卫,还能再诈骗去?那是丢官家的人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阁下会说话,先支就先支吧,接住。”

又一振腕,一道青光射进了鼓楼。

卖参人轻笑说道:“行了,腰牌有了,三百两的银票也拿到了手,我要走马上任,大大地干上一番了,对了,我的箭衣马褂……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现在用不着它。”

卖参人道:“说得是,现在怎么能穿那个?掩饰还怕来不及呢……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你现在可算是官家的人了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不错,怎么样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现在有件任务交给你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怎么,刚拿了钱就得干事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那是当然,有道是无功不受禄,受禄必有功……”

卖参人“哈!”地一声笑道:“官家可真吃不了亏,好,请说吧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十天之内,要交郭家人的脑袋一颗。”

卖参人“哎哟!”一声道:“怎么,一上来就是这么难做的任务!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在你来说,就是取郭燕翎的人头也易如反掌。”

卖参人道:“那为什么不要我取郭燕翎的人头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你不必着急,一个一个来,总会轮到他的。”

卖参人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是么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郭家是朝廷的心腹大患,这是咱们的任务了,岂能推辞。”

卖参人道:“那么,我请问,你阁下杀过郭家几个人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还没有杀一个!”

卖参人道:“那为什么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我负的使命只是侦查郭家的动静……”

卖参人道:“这么说,我负的使命是暗杀郭家的人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不错,你说对了。”

卖参人道:“这次使命是谁交付给我的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上面,我只是传令。”

卖参人道:“好一个传令,看来我只有尽命了,可否多宽限五天?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十天还不够么?”

卖参人道:“要是够的话,我就不会多要求五天了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郭家近在咫心,这‘辽阳城’中就有郭家的人,我认为十天已经是很够很够了。”

卖参人道:“你要认为够的话,这杀人的事你干去。”

瘦高黑衣人目中倏现寒芒,而刹那间那寒芒又隐敛了:“好吧,准你的要求,多宽限五天,半个月内你把一颗郭家人的人头放在这鼓楼之上就行了。”

卖参人轻笑说道:“恐怕这算是考考我,看看我的忠贞如何,也等于拖我下水,一旦我杀了郭家人的,再想不干都不行了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你很聪明,我不否认。”

卖参人道:“我够忠贞的,真要够忠贞的话,恐怕遍数官家,没有一个会比我更忠贞的,我要对付的就是郭家,所以我也不怕被任何人拖下水,咱们就这么决定了,从明早算起,第十五天上你来这儿取郭家人的人头吧。”

瘦高黑衣人道:“届时我一定到,希望你仍保持英雄作风,告辞了。”长身破空飞射而去。

鼓楼内,那卖参人轻笑说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跟踪你的,其实又何用我跟踪你,早在三天之前的那一天,我就知道你是谁了……”

随即,他发出一声低低异啸,然后一条人影飞射出楼,破空而去,这鼓楼内外,刹时又寂静了……

“沈阳城”旧称“盛京”,又名“奉天”!

辽金时代筑城,金末大乱,城毁。

元太祖时再建,乃改称“沈阳城”,至明洪武二十一年,始正式筑砖城。

那时候”沈阳”城高二十五尺,围围九里余,四面设永宁、永昌、保定、安定四门,城内则分永宁、迎恩、镇远、靖边四门。

明隆庆年间再修葺。

清太祖设关都后,一本旧制,妆到太宗嗣位,大事修改,至天聪五年竣工,“沈阳城”遂一改旧观。

那时候,“沈阳城”高三十五尺,厚一丈八尺,壁上筑六百五十一个垛口,每面各设二门:

东面为抚迎门、内治门,西面为怀远门、外怀门。

南面为德盛门、天佑门,北面为福胜门、地载门。

外城,为顺治元年迁都北平后所建,改称盛京为陪都,顺治十四年于“沈阳”设“奉天府”,康熙十九年增设边城达三十二里。

“沈阳”是满清的陪都,有旧行宫,纵横不大,计四重殿,仅百余间而已,一曰大清门,二曰掌政殿,三曰凤凰城,四曰清宁宫。

大清门前有围墙。墙东为东华门,横题文德坊。

西称西华门,额题武功坊。

大清门后左为飞龙阁,右为翔凤阁。

掌政殿有左右二翼门,殿后左为师古斋、月华楼,右有履绮楼、协中楼,由此进,即达凤凰楼。

凤凰楼上三层,为“沈阳”最高处,楼之东西殿,即宫人所居,行宫所藏古物,皆在翔凤、飞龙二阁之内。

在沈阳市郊最古的古迹,应该推实胜寺,又名黄寺。

此寺为纪念清太祖破明兵三十万于松山所建。

松山城在锦州西南,为有名的明清战场,此一战,太宗的势力乃进逼山海关问鼎中原,故改建此寺。

寺内供奉“迈达皇佛”并藏清太祖、太宗的甲胄弓箭,有乾隆御题“海月藏辉”四字。

此寺是一喇嘛寺,每当庙会之期(正月十四),各地喇嘛均远道来此参拜,大行“跳鞑”之舞。

寺内原有“玛哈迈拉楼”,系清天聪九年,元裔察哈尔林丹汗之母,神话传说她以白驼忽缓而不行,因建此楼以纪念之。

雍正题为“辽海慈云”。

喇嘛教之发源地在西藏,但其长成则全为清廷之宗教政策所促成,清太宗首于宁德年中建实胜寺于盛京,起建玛哈迈拉楼。

天聪八年中,自察哈尔之墨尔根喇嘛,将护法玛哈迈喇嘛之金身运回盛京,此佛为元世祖用千金所铸,供于五台山,元后裔移供察哈尔,清太宗在殿侧建银塔一座,而予祀祭,那御装实胜寺记,更用满、汉、蒙、藏四种文字刻在二丰碑上。

其他还有白塔寺、东陵、北陵银黄山、小河沿诸名胜古迹,好在这都是闲话,不多提了。

这一天,“奉天府”里进来个人,风神秀绝,俊美无俦,洒脱飘逸,更难得带着几分风流,他,便是李克威。

“奉天府”是够繁荣、够热闹的,李克威进城之后走没多久,就进了一家小茶馆找了张桌子坐下去。

茶馆、酒肆,无论在哪个年头,都是最流最雅的地方,也是闲着没事干的人的好去处。这茶馆有名的好名字,也不知道是谁起的,叫“玉楼春”。

座上六七成,放眼看看,汉人也有,旗人也有,几几乎每张桌上都放着一只鸟笼子。那年头流行这玩意儿,也喜欢这调调儿,没事遛鸟儿,茶馆里一坐,聊上了,多惬意。

伙计过来了,一哈腰,陪笑问道:“您这位,来壶什么茶?”

李克威洒脱而在行地答了两个字:“香片。”

伙计答应一声走了,过不一会儿,端着一壶刚沏好的上好香片,外加一个茶盅,过来了。

李克威招手叫住了他道:“伙计,我打听个事儿……”

伙计忙道:“您请说!”

李克威道:“总督衙门怎么走法?”

伙计一听这话就笑了,咧着嘴道:“您这位大半是初来‘奉天’!”

李克威点头说道:“不错,我这是头一遭到贵宝地来。”

伙计道:“我说嘛,要不怎会不知道总督衙门怎么走法……”

一顿接道:“您打听总督衙门是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我访一个朋友!”

伙计“哦!”地一声哈下了腰,道:“您有朋友在总督衙门里?”

李克威点头“嗯!”了一声。

伙计道:“衙门里的诸位爷常到小号来喝茶,我熟得很,您那位朋友是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姓贾,贾得海。”

伙计“哦!”地一声忙道:“原来你是贾爷的朋友,失敬,失敬,唉,您怎么不说,您,让我给您换一壶去……”说着,他拿起了茶壶。

李克威瞪了瞪眼,道:“怎么,伙计,这一壶……”

伙计红着脸窘笑说道:“大人不计小人过,宰相肚子里能撑船,您可别在意,要是让贾爷知道小号慢待了他的朋友,那可不得了,不但小号要关门,就连小的我……您千万包涵,千万包涵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伙计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伙计道:“爷,您知道,做生意,不容易,这一壶茶虽然也是香片,可却是老茶叶,所以我得给你换一壶……”

李克威笑了,道:“你要不说,我也不会知道,是不?”

伙计道:“不,爷,行家一品就知道了!”

李克威道:“那也不要紧,我好凑合。”

伙计忙道:“不,爷,说什么我也得给你换一壶去。”匆匆忙忙走了,却没有说出总督衙门在何处。

李克威摇了头,贾得海官势之大,由此可见一斑。

本来嘛,那年头百姓畏官如虎,何况是总督衙门里的护卫领班,当然是更不得了了。

伙计来了,连茶壶都换了个上好细瓷的,近前便道:“爷,您尝尝,不中意我再换。”

小心翼翼地替李克威倒了个八分满,没有半片茶叶,也没有一点沫儿,好手法,本事。李克威浅品了一口,点头说道:“是不错……伙计,你还没有告诉我……”

伙计忙道:“总督衙门在行宫东边,从这儿往北去,拐个弯就瞧见了,只是您要找贾爷不必上衙门……”

李克威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上哪儿去?”

伙计嘿嘿一笑,哈着腰低低说道:“爷,这‘奉天府’的人十个里有九个九都知道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什么啊!伙计?”

伙计道:“贾爷在外边儿有个家。”

李克威立即明白了,这调调儿在贾得海那种身份的人几个能免?他没有表现得意外,只淡淡说道:“是么,伙计?”

伙计道:“我怎么敢蒙您呀,再说这种事也不怕人知道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在哪儿?”

伙计道:“绣球胡同靠东头第三家,那个门儿挺气派的就是!”

李克威道:“伙计,绣球胡同怎么走法?”

“叭!”地一声,伙计一巴掌拍上了后脑了,陪笑说道:“瞧我多糊涂,忘了您是初来的了,告诉您您得费工夫找,这样吧,您要是急,我给您带路……”

李克威一摇手,道:“不急,在哪儿能找到他么?”

伙计道:“您不知道,贾爷虽是总督衙门里的护卫领班,可是平常人不在衙门里,每天也只是到衙门里去请个安,要没有什么大事,他是不会待在衙门里的。”

李克威道:“那他这个护卫干的是什么事?”

伙计道:“爷,他是护卫领班,他只把手下护衙们的班排好了就行了,哪用得着他亲自跟随呀。”

李克威点头说道:“说得是,我多年没见他了,不知他说话改了口音没有?”

伙计道:“改口音?爷,上了年纪的人,那不容易呀,我不清楚贾爷是哪儿的人,可是我听得出他说话带着南方口音。”

李克威一点头,道:“那他还没有改,到了这年纪还改不过来,我看他这辈子永远也改不了了。也真是,在北边干了这么多年了……”

微一摇头接问道:“伙汁,他那个女人是……”

伙汁摇头说道:“听说是个名门闺秀。年纪很轻,长得也挺好,别的我就不清楚了,您知道,贾爷的眼界很高,一般女人他瞧不上眼。不三不四叫的就更别提,再说他的身份也……”

名门闺秀居然会跟上了年纪的贾得海。这里头并不单纯,应该大有文章,李克威眉锋一皱道:“名门闺秀,年纪轻轻的,他也真是的,这么大年纪了……”

伙计忙道:“爷,您可别这么说,人都是这样,有钱有势没有用,尤其像贾爷,上了年纪了,没个人照顾也是不行的,再说跟贾爷有什么不好,别人求还求不到呢?不愁吃,不愁穿,有人侍候着,一个女人家还求什么?女人家总是要嫁人的,嫁人就该挑个好的,嫁谁能比嫁贾爷好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伙计,是明媒正娶么?”

伙计嘿嘿笑道:“爷,您知道,这还用问么,其实反正还不就是那回事儿,找个人说说,接过来就行了!”

李克威眉锋又是一皱,接着问道:“这个女人是本地人么?”

伙计道:“是本地人,怎么不是,人家原是城东袁大户的闺女,说起袁大户来您可不知道,人家是‘奉天府’的首富,想当年家大势大,何等气势。却不料树大招风,招恶人红了眼。有一夜有个飞贼扑了进去,把袁大户老夫妇俩杀了,后来案子还是贾爷破的呢……”

李克威轻“哦!”了一声。

伙计接着说道:“飞贼虽然被绑到菜市口正了法,可是袁家姑娘却只剩下了一个人,幸好还有个乳娘陪着她,从那时候起,袁家是完了,贼死了,赃没追回来,贾爷照顾了她们一年多,袁家姑娘大半是感恩图报,所以才跟了贾爷,说来都是那哑巴作孽害人哪……”

李克威听得一怔,道:“伙计,哑巴?”

伙计道:“可不是么?”顿了顿接道:“那飞贼是个哑巴。也就因为这,没有供就给砍了,其实贾爷那夜逮他的时候就该拿剑扎死他。”

李克威诧异地道:“没问供怎么知道那哑巴便是那夜杀人劫财的飞贼?”

伙计一怔,道:“这,这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贾爷拿的就错不了!”

李克威点了点头道:“破案于先,照顾于后,这份恩情天高地厚,袁家姑娘是该感恩图报,以身相许,伙计……”抬眼接道:“当初拿飞贼的只有他一人么?”

伙计眼一睁道:“贾爷何等能耐,听说不但能飞檐走壁,高来高去,伸一根指头,还能点穿几寸厚的铁板哪,就凭这身能耐,对付个芝麻大点儿飞贼,那还不是跟伸进口袋里掏东西一样,不过贾爷那夜是带着两个手下弟兄是没错……”

李克威道,“那定然是得力的手下。”

伙计道:“可不是么?这两位也有一身好本领,听说当年在江湖上,也都是名头响当当的人物哪。”

李克威道:“这两位,你可认识?”

伙计得意了,头一扬道:“怎么不认识,都是茶馆儿里的常客,熟人儿,这两个一位姓秦,一位姓姜,听说当年在江湖上就跟了贾爷了。”

李克威道:“那算是多年的老朋友了……”

伙计道:“可不是么,咦,您瞧,说着曹操,曹操就到了……”

他用手往外一指道:“您瞧见了么?从对街往这边儿来的那位就是秦爷。”

李克威忙抬眼望去,只见对街走来了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汉子,身穿长袍,脚登快靴,腰里头鼓鼓的。一条辫绕在脖子上,那张马脸惨白而阴森,深陷的眼眶,高高的鼻梁,一看就知道是个奸诈阴狠的人物。

他忙收回目光说道:“伙计,我打算给得海来个惊喜,别跟他提我……”

伙计自以为聪明,忙点头答应,适时瘦高中年汉子已进了茶馆儿,他忙迎了上去,老远便陪笑说道:“秦爷,今儿个得空了,您哪儿坐?”

瘦高中年汉子微一摇头,道;“我今儿个不空,有公事儿,过来打个招呼。”

伙计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您有什么事儿?”

瘦高中年汉子往柜台里扫了一眼,道:“掌柜的呢?”

伙计道:“家里有点事儿,回去了,怎么,您找他?”

瘦高中年汉子道:“你告诉他一声吧,就说我说的,这两天恐怕会出点事儿,要是见有外来行踪可疑的人,马上往衙门里报……”

伙计忙道:“是什么事儿,秦爷?”

瘦高中年汉子摇头说道:“别多问了,只问你听清楚了没有?”

伙计忙道:“听清楚了,听清楚了。”

瘦高中年汉子一点头道:“那就好,我还得向贾大哥禀报一声去,你忙吧。”转身行了出去。

伙计跟在身后送了出去,道:“秦爷,您走好,赶明儿得空来喝一壶,上好的香片,我给您留着,您可一定得来啊……”

也没听见瘦高中年汉子答话,他说完话之后,转身就要往回走,忽地一怔,“哟!”地一声道:“爷,您……您怎么出来了?”

可不是么,李克威已经出来了,就站在他眼前。

听伙计这一问,李克威含笑说道:“姓秦的不是要去见得海么?恰好我跟着他走,准得能给得海来个惊喜,我明天再来,茶钱放在桌上了,不够我明天补,有多就算送给你了。”

话落,掉头就走。

伙计着了急,在背后叫道:“怎么,您留的钱还外带赏头,您这不是打我的脸,砸茶馆的招牌么?这我说什么也不能收,说什么……”

李克威听到了这儿就听不见了,只因为他脚下飞快,已经走匠了,离茶馆儿远了,可离前头那瘦高中年汉子却近了,看看不过一两丈距离。

又走了一段,眼看前头瘦高中年汉子就要往一条胡同里拐,他微微一笑,突然扬声叫道:“秦爷!”

正在前头走的瘦高中年汉子停了一步,回身一看,不认识,他不由一怔,就在这一怔神间,李克威已经到了他面前。

他疑惑地打量着气宇不凡,风神秀绝的李克威,道:“尊驾是……”

李克威含笑说道:“怎么,秦爷不认识我了,真是贵人多忘事,许久不见了,没想到在这儿会碰见您,来,我请喝两杯,咱们慢慢聊!”

说着,那只右手已飞快地搭上了瘦高中年汉子的左肩。

瘦高中年汉子人机警,在没弄清对方是谁之前,他岂容对方的手搭上他肩头?拧身要躲,可是他没能躲开。

忽地,他脸色一变,便要扬掌,而紧接着他皱眉闷哼一声,一张脸更白了,抬眼望向李克威道:“朋友,你是……”

李克威含笑说道:“跟我找个地方谈谈,您就明白了!”

瘦高中年汉子道:“朋友,你要知道,‘奉天府’不比别处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我明白,可是我已经到了‘奉天府’!”

瘦高中年汉子道:“城里到处是眼线,你带着我走不了多远的,有什么话好好说,咱们交个朋友,我不难为你就是!”

李克威倏然一笑道:“别吓我,我的胆子比天大,要怕,我也不会找你了!”

瘦高中年汉子目光一转,道:“你要知道,我们领班就在附近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我知道,绣球胡同靠东头第三家,那个门儿挺气派的就是。”

瘦高中年汉子惊声说道:“你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李克威道:“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,不先摸清楚了,我岂会冒冒失失的闯进来,走吧,跟我找个地方……”

瘦高中年汉子趁他说话分神,一提气,就要喊。

李克威左手如电,一指头点上他的喉结,他哑了。

李克威笑道:“这世上还挑不出几个比我快的人,你怎么行,来吧!”

两个人像交情深厚的知己朋友一般,搭着肩走了。

瘦高中年汉子像只斗败了的公鸡,又像绑了脚,马上要被宰杀的猪,低着头“陪”着李克威往前走。

这地方近城根儿,走没多久就到了城根儿僻静处,两个人往一棵大树下一站,李克威把瘦高中年汉子往树干上一推,松了搭在他肩上的手。

突然,瘦高中年汉子矮身出拳,猛力捣向李克威的小肚子。

李克威笑道:“秦大爷,我防着呢。”

左手一指划下,正敲在瘦高中年汉子的腕脉上,疼得他“哎哟!”一声,张牙咧嘴,身子为之一偏。

李克威道:“这儿还有一下。”

扬掌砍在了他左肩窝上,他砰然一声摔个结实,半天没能爬起来,他这才明白碰上了高手,刚才肩窝上那一下,人家手下有分寸,要不然能要了他的命。

李克威道:“别再动歪念头了,起来吧,咱们好好谈。”

瘦高中年汉子挣扎着爬了起来,全力地往树干上一靠,望了望李克威,接着说道:“朋友,我认栽了,自知结过不少仇、不少怨,你先说个明白,然后要割要剐,任你就是!”

李克威笑道:“硬汉子,英雄本色,只是你错了,我跟你一无仇,二无怨,我只知道你姓秦,连名字都不知道。”

瘦高中年汉子一怔,直了直腰,道:“怎么,你不是……”

李克威微一摇头,道:“不是,不是你想像中的仇人。”

瘦高中年汉子瞪大了眼,讶然说道:“那你朋友是……”

李克威截口说道:“先告诉我,你的大号是……”

瘦高中年汉子道:“我叫秦明。”

李克威道:“应该不是水浒梁山的那位‘霹雳火’,从哪儿来的?”

秦明道:“你朋友这话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我是问你没进宫家门之前在哪儿。”

秦明道:“在贵州道上!”

李克威双目一睁,道:“这么说贾得海原也是云贵道上的?”

秦明点头说道:“不错,你朋友问这……”

李克威神态一敛,摇头说道:“查案要从根儿上起,你是老江湖了,也在官家干过多年差事,这你应该懂……”

秦明讶然说道:“查案?我不懂?你朋友指的是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袁家有人上京里告了状,纸状递到了军机大臣刘大人的手里。”

秦明失声说道:“袁家,你朋友是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你可认识这个?”

翻腕取出了一面腰牌,那腰牌缺了一角。

秦明一怔,脱口说道:“原来你就是……”倏地住口不言。

李克威微愕地望着他道:“我就是,怎么,你认识我,还是知道我?”

秦明忙点头说道:“不,不,不,我既不认识你,也不知道你,你我素昧平生,我怎么知道你?更不会认识你。”

李克威淡然一笑道:“你苦头还没吃够么?”

秦明一懔忙道:“朋友,我说的是实话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奈何我不相信!”说着,他抬起了右手。

秦明就像看见了毒蛇,机伶一颤忙道:“朋友,我说就是,我说就是。”

李克威淡然一笑,垂下了右手。

秦明道:“刚刚有个快马由‘辽阳’来送信,说有个人怀大内侍卫腰牌要到‘奉天’来找我们贾大哥,要贾大哥赶快避一避……”

李克威双眉一扬,“哦!”了一声道:“那‘辽阳’来人是个怎么样的?”

秦明道:“不知道,我没见过那人,信交给了门口,马上就走了。”

李克威道:“你说下去。”

秦明道:“信上还说那人怀着的那块腰牌缺了一角,表示有名无实,有义务,没权利只是个外围,要大伙儿别上当……”

李克威一摇头笑道:“好东西,我是真心真意,他居然……好吧,这笔帐以后再算,现在我告诉你,我是来查袁家那件案子的……”

秦明道:“袁家什么案子?”

李克威道:“飞贼夜入袁家杀人劫财的案子。”

秦明道:“那案子早结了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我知道,只是那是你们的看法,我不这么看。”

秦明道:“你不这么看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少废话,我没工夫跟你多罗嗦,话说在前头,只要你老老实实,我让你活着出‘奉天’,要不然就别怪我心狠手辣!”

秦明刚要说话,李克威已经接着说:“如今,你答我问话,夜入袁家杀人劫财的是谁?”

秦明道:“是那飞贼,已经处决了!”

李克威冷笑一声道:“那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,那被处决的飞贼被人点了哑穴,没个说话的机会,也没问口供,分明是有人找个无赖来替死,这种手法低劣得很!”

秦明大惊,道:“朋友,你,你可别……”

李克威冷然一笑,抬手说道:“不说是么?”

秦明机伶一颤,忙道:“这,这是真的……”

李克威冷冷一笑道:“看来你不能好说,非吃点苦不可。”探掌便要抓他那左肩。

秦明肩头一晃,右掌飞快探腰,掣出一柄匕首,翻腕刺向李克威的小肚子,距离近,力道猛,眼看……

李克威冷笑说道:“跟我玩这一套,你还差得多,至少得再学上十年。”

左手一探疾闪,没看清楚什么手法。只听秦明闷哼一声,那匕首已到了李克威的手里。紧接着翻腕前递,秦明大叫一声,血光崩现,匕首插进了他的右膀,直钉进了树干里去。

李克威道:“别等我往下划。”

秦明险些疼晕了过上,可也疼得他身形颤抖,额上都见了汗,他哼哼着道:“我说,我说……”喘了一口气,接道:“那是我的把兄弟姜庸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原来是那位姜爷,没有你的份儿么?”

秦明忙道:“没有,没有我,可是这全是,全是贾大哥的主意。”

李克威道:“杀人劫财的既然是他的手下,发号施令的当然是他,我早料着了,你说,他跟袁家何怨何仇?”

秦明忙道:“不,不,他只是看中了人家的闺女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好,只看中了人家闺女,便心狠手辣杀人夫妇,劫人家财,最后让人家闺女感恩图报,以身相许,他高明,也罪大恶极,告诉我,那些财物呢?”

秦明道:“分了,贾大哥跟姜庸分了!”

李克威道:“没有你的份儿么?”

秦明道:“没……不,有,可是我分的不多,贾大哥拿了六成。”

李克威道:“敢情他是人财两得,好得很,我要他的命!”

“朋友,”秦明怯怯地叫了一声道:“彼此都是吃粮拿俸的,算起来该都是一家人……”

李克威目光一凝,道:“你暗示我来个官官相护,不闻不问?”

秦明道:“那倒不是,我也不敢,你朋友是奉命而来,好歹总得有句话覆命交差,只是嘴长在人身上,怎么说还在你朋友,只要你肯帮个忙,贾大哥自会重谢朋友的。”

李克威道:“这是贿赂?”

秦明道:“不,不,只算是谢谢朋友,彼此都来自江湖,这一点贾大哥不会不懂,相信他也不会小气。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这种血腥的钱,我不敢拿。”

秦明道:“朋友,我刚说过,彼此都来自江湖,哪个手上没沾血……”

秦明还不死心,他还待再说,李克威微一摇头,道:“别多说了,多说了那是枉费唇舌,人没有不自私的,你要是顾朋友,尽管往‘绣球胡同’去,要不然你就走你的。”

匕首往外一拔,接道:“你走吧。”

秦明忙稳住身形,道:“朋友,你真……”

李克威一摆手道:“我让你活着出城,别的就别多说了。”

秦明犹疑了一下,一手捂着肩膀,掉头狂奔而去。

望着他那狼狈背影,李克威笑了……

转眼工夫之后,李克威折回了绣球胡同。他站在那东路第三家门口,先打量上了。

是两扇朱门,门头比别家高,门板比别家大,一对乌漆铁门漆得发亮,的确,挺气派。贾得海是花了钱,天知道他花了谁的钱。

李克威打量了一阵之后,走上去举手扣了门环。

门环砰然响动,好一会儿才听里头有个女人的话声,问道:“谁呀,门敲的这样响,都快把房子震塌了!”

李克威眉锋微微一皱,抬头而笑,应道:“我,找贾领班的。”

门开了,当门而立的,是个年仅十八九,穿一身淡青袄裤的大姑娘,一条辫子垂在胸前,合身的袄裤显出成熟娇躯的婀娜,一排留海,一对大眼睛,很动人。

入目风神秀绝,俊美无俦,洒脱飘逸的李克威,她先是一怔,继而美目一睁,讶异地轻声问道:“你是……”李克威道:“姑娘,我是京里来的,要找贾领班。”

青衣姑娘道:“你……你是京里来的?”

李克威可真像宫里来的贵介王孙公子哥儿!

李克威道:“是的,姑娘。”

青衣姑娘道:“你要找我们大爷有什么事么?”

李克威一听这话就知道她是个下人,当即说道:“姑娘,我这趟到‘奉天’来是公事。”

青衣姑娘轻“哦!”一声道:“是公事,那你到衙门去找他吧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姑娘,我刚从衙门里来,秦明告诉我贾领班在这儿。”

青衣姑娘道:“原是在家没错,可是他刚走!”

李克威微微一怔,道:“这倒真是巧事儿……”

青衣姑娘眨动了一下大眼睛道:“不骗你,你不信可以进来看看。”

哪能随便放人进去?想必是李克威太令人起好感了。

李克威神色一动,道:“姑娘,我要进去一趟,但不是不相信姑娘,而是我想先见见贾领班夫人。”

青衣姑娘一怔说道:“怎么,你要见我们姑娘?”

李克威道:“姑娘?不是贾领班的夫人么?”

青衣姑娘倏然一笑道:“我原是侍候姑娘的,叫惯了,我们姑娘嫁了贾领班之后我改不过口来,就还是叫姑娘!”

李克威微笑说道:“原来如此,姑娘,贾领班要高升了,近日内要调往京里去,我想先给贾夫人道个喜,贺一声!”

这一句蒙住了青衣姑娘,她一喜急道:“真的?”

李克威道:“我怎会骗姑娘,这一两天就要动身了!”

青衣姑娘拍手叫了起来,叫道:“哎呀,我也可以跟着到京里去了,你快进来,快进来!”她让向一旁。

就这么,李克威进了门,在青衣姑娘的前导下,他进了院子,抬眼打量,正面是堂屋,左右各带一间房。另外,院子里的东西两边也各有一间房,说起来,院子不大,可是看上去一切都是新的,很不错。

青衣姑娘带着李克威往屋里走,东边屋里出来个老妇人,刚梳头,净洗脸,挺干净,也挺精神。

她一出门便叫道:“小翠,这位客人是谁呀?”

青衣姑娘停了步,叫了一声奶奶,跑过去喜孜孜地一五一十地说了个清楚,听毕,老妇人打量上了李克威。

李克威含笑向她点了点头,叫了声:“老人家。”

老妇人忙道:“我可不敢当,您这位公子爷贵姓呀!”

李克威道:“老人家,我姓李。”

老妇人道:“原来是李爷,您在京是……”

李克威截口笑道:“老人家想必就是袁姑娘的乳娘了?”

老妇人一怔,道:“李爷怎么知道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老人家,我是听秦明说的!”

老妇人轻“哦!”一声道:“原来您是听秦爷说的,李爷,不是老婆子不懂礼,也不是老婆子大胆敢拦您,实在是姑娘她不方便见客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那不要紧,我跟老人家谈两句也是一样……”

老妇人忙道:“您真是个好说话的人,您请屋里坐吧!”她把李克威让进了东屋。

青衣姑娘小翠倒了一杯茶之后,喜孜孜地说了声:“我告诉姑娘去!”一阵风般走了。

老妇人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丫头真是,十八九了,还那么……您可别见笑啊!”

李克威道:“哪儿的话,老人家,能先跟您谈谈最好,可巧贾领班也不在这儿,让我先告诉您,我不是京里来的。”

老妇人两眼一直,道:“那么您是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老人家,我是个江湖人。”

老妇人“哦!”了一声道:“原来您跟大爷、秦爷几位一样,是位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老人家既然知道贾领班原是个江湖人,可知道他当年是个纵横云贵,无恶不作的独行大盗?”

老妇人一惊道:“这,这我倒不知道,真的么,李爷?”

李克威道:“我怎么会骗老人家,恐怕老人家不知道他是袁家的仇人吧!”

老妇人一怔道:“袁家仇人?您,您是说谁?”

李克威道:“老人家,我说的是贾得海。”

老妇人忙道:“您,您弄错了吧,大爷是袁家的恩人啊!”

李克威淡然一笑道:“我把这件事告诉老人家,请老人家听过之后,再想想看他是袁家的恩人呢,还是袁家的仇人?”

接着,他原原本本地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听毕,老妇人骇然说道:“这,这您是听谁说的?”

李克威道:“我在一家茶馆里听人说的,当时我就觉得不对,以贾得海的过去看,他不可能是这么个好人,结果我抓住秦明一问之下,果然不错,他全招了。”

老妇人惊骇地摇了头,道:“不会,不会,绝不会,大爷他怎么会是……我不信,我不信,你别骗我这个老婆子,天啊……”

她身子一颤,接道:“这可别是真的,千万别是,要不然这可是作了大孽了,你叫姑娘她怎么办,叫她怎么活啊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老人家,我只是先跟您打个招呼,说明一声,别让袁姑娘以为我杀了个好人,杀了她袁家的恩人……”

老妇人霍地站起,道:“怎么,你,你,你要杀他……”

李克威傲然点头,道:“是的,老人家,这种人绝不能留他!”

老妇人发疯一般地摇了头,道:“不行,不行,你不能杀他,绝不能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老人家放心,我-定让他当着老人家跟袁姑娘的面承认罪行之后才杀他……”

老妇人仍摇头说道:“不行,不……那也不行,你杀了他,姑娘她……她怎么办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老人家,贾得海是袁家的仇人……”

老妇人道:“可是姑娘已经跟了他,也有了……有了喜了……”

李克威心神猛地一震,眉锋立即皱起,半天才道:“老人家,袁姑娘已经有了身孕了么?”

老妇人忙道:“是啊,你要是杀了他,姑娘怎么办,没出世的孩子怎么办?你让他还没有离娘胎就没了爹么?”

李克威长长吁了一口气,没有说话。

老妇人又道:“李爷,老婆子求求您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老人家,他是袁家的仇人,他害得袁姑娘家破人亡,你这么说,怎么对得起袁家二老……”

老妇人忙点头说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,可是姑娘……这事要让姑娘知道了,她,她还能活么?李爷,她的性子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那么老人家就打算这样下去,就打算让袁姑娘跟他一辈子么?”

老妇人呆了一呆,突然流了泪,哭着说道:“天啊,这可怎么办?这可怎么办啊……”

随着一阵轻盈的步履声,屋里走进了小翠,她走得很快,进门也喜孜孜地,可是一见老妇人在哭,她一怔凝了笑容:“奶奶,您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

老妇人呼天抢地地道:“小翠儿啊,姑娘她好苦的命啊……”

小翠瞪大了眼望着李克威,道:“李爷,这是……”

李克威猛吸了一口气,突然站了起来,道:“没什么,翠姑娘,我要走了……”

“走?”小翠道:“那怎么行?姑娘叫我来请您进堂屋坐呢!”

老妇人忙摇头叫道:“不行,不行,不能让他见姑娘……”

忙转向李克威道:“李爷,老婆子求求您……”

李克威迟疑了一下道:“翠姑娘,谢谢你,麻烦姑娘告诉袁姑娘一声,我有要紧的事儿,不能多耽搁,来日京里见吧。”说完了话,也没等小翠开口,他迈步行了出去。

他刚出东屋,只听一个甜美轻柔话声从堂屋门口传了过来:“您这位,请堂屋里坐!”

李克威一怔,只得停了步,转脸望去,只见堂屋门口站着个年轻女子,她,年可廿多,穿得很朴素,衬托得她清丽脱俗,怪不得贾得海为她起狠心,她的确长得很好。

一头乌云梳得没一根跳丝,特有的留海儿,瓜子脸,弯弯的两道眉,一双清澈的大眼睛,那件袄,那件八幅裙,说不出有多么合身。她,薄施脂粉,看上去也淡雅宜人。

这时候,小翠跟了出来,出门便叫道:“姑娘,李爷他要走。”

紧跟着,东屋里颤巍巍地跟出了老妇人,“卟通!”一声跪倒在李克威面前,哭着叩头说道:“李爷,您大慈大悲,行行好,老婆子给您叩头,愿给您念一辈子佛,烧一辈子香,李爷……”

李克威忙闪向一旁,道:“翠姑娘,快扶老人家起来。”

小翠过去把老妇人硬拉了起来,道:“奶奶,您这是干什么啊……”

老妇人道:“小翠啊,你不知道,他是来,来……”

话,她没说下去,堂屋门口走出来了袁家姑娘,她诧异地望着老妇人道:“干娘,您怎么了?怎么回事?”

老妇人大恸,哭喊着道:“姑娘啊……没,没什么……”

袁姑娘疑惑地转望李克威,目光一凝,道:“李爷,请您据实相告……”

李克威迟疑了一下,刚叫了声:“袁姑娘……”

老妇人慌忙转了过来,叫道:“老婆子给您叩过头了,您千万不能害姑娘啊!”

这简直是不打自招,李克威皱了眉。

袁姑娘脸色一变,转望小翠道:“小翠儿,扶老人家屋里歇去!”

小翠答应了声,可是老妇人挣扎着说道:“不,不,我不进屋里去,我不进屋里去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干娘,您有什么事瞒着我。”

老妇人忙道:“没有,没有,真的没有,姑娘,您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干娘,我是吃您的奶长大的,也一直把您当成亲生的娘……”

老妇人道:“姑娘啊,就是因为……因为,天啊,叫我怎么说,叫我怎么说啊,姑娘,你别问了,请……”

袁姑娘霍然转望李克威,道:“李爷,我虽是个弱女子,但遇事还能冷静得,忍得住,请告诉我,是不是贾领班出了事?”

李克威迟疑了一下,毅然扬眉道:“我不瞒姑娘,我是来杀贾得海的!”

老妇人悲叫一声,往后便倒,小翠惊叫说道:“姑娘,姑娘,奶奶闭了气,昏过去了!”

袁姑娘淡然说道:“不要紧,你扶老人家进屋里去,给她捏捏人中,揉揉心口,过一会儿她就会醒过来了。”

小翠答应了一声,连拖带搀地把老妇人扶进了东屋。

这里,袁姑娘望着李克威又开了口:“我请教,为什么,他跟您何怨何仇?”

李克威道:“姑娘,他作恶多端,跟我谈不上怨仇。”

袁姑娘道:“您是指他的过去,还是他的如今?”

李克威道:“姑娘知道他的过去?”

袁姑娘微一点头,道:“我知道,他在没进官家之前,是云贵一带的大盗。”

李克威惊愕地道:“这……姑娘怎么知道?”

袁姑娘淡然一笑:道:“李爷,我不是个糊糊涂涂的世俗女子。”

李克威微微一怔,猛然睁了两眼,道:“那么我告诉姑娘,我指的是他的过去。”

袁姑娘道:“这么说,李爷是江湖卫道的侠士?”

李克威道:“我确为卫道,但侠士二字我不敢当。”

袁姑娘道:“李爷忒谦!您既然为卫道,那么我大胆请您放过他,饶他一命。请您看在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份上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袁姑娘是为他求情?”

袁姑娘一点头,道:“是的,李爷!”

李克威道:“袁姑娘,您不该为他求情。”

袁姑娘道:“李爷,我幼承家教,还算明白大义,可是他已经洗面革心,重新做人,有道是: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……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袁姑娘,事实并没有你想得那么好,据我所知,他不但没有放下手中屠刀,而且所作的恶比他当年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李爷,他已经脱离江湖,成了官家的人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那并没有改变他的心性。”

袁姑娘道:“可否请李爷举出他作恶的事实来?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袁姑娘,我不愿意这么做,只他知、我知也就够了。”

袁姑娘道:“您不以为该让我知道一下?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我以为袁姑娘还是不知道的好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李爷,您杀了他,就等于杀了我,您忍心杀一个家破人亡,忍辱偷生,无依无靠的可怜苦命人、弱女子么?”

李克威道:“袁姑娘,我宁愿让你恨我一辈子。”

袁姑娘美目深注,道:“李爷令人敬佩,也让人感激……”

李克威呆了一呆。讶然说道:“敬佩?感激?我不明白姑娘何指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我指的是李爷那种愿代人受过的精神。”

李克威凝目说道:“代人受过?我仍不懂。”

袁姑娘淡然-笑道:“李爷这是何必?李爷不忍让我太过伤心,太过悲痛,所以不让我知道真相,而宁愿让我认为李爷是杀了袁家的恩人,我的丈夫,而痛恨李爷一辈子,这不是代人受过么?”

李克威一震脸色微变,道:“袁姑娘,难道你……”

袁姑娘淡然一笑道:“李爷,我说过,我不是糊糊涂涂的世俗女子。”

李克威心头猛震,道:“袁姑娘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袁姑娘道:“早在先父母被杀之后,贾得海时常到我家里来安慰我,对我百般照顾的时候,我就明白了。”

李克威道:“姑娘是怎么看出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李爷,谅必您也听说了,当日被处决正法的飞贼是个哑巴。”

李克威一点头道:“是的,姑娘,我听说了。”

袁姑娘道:“可是我知道,那杀死先父母的飞贼曾经说过话,并不是哑巴,由这一点,我知道那被处决正法的人,只是个冤枉代人受过替死的可怜人。”

李克威道:“那也有可能贾得海不知情,他错拿了人。”

袁姑娘道:“是的,李爷,我根据的不只是这一点,您想想,贼是拿着了,赃货追不回全部,但至少该追回来一部分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还有,这一点也最重要,在他单独或带着人到我家来走动的这段时间内,我发现他的得力手下姜庸的声音、身材,活脱脱就是那个飞贼,并在同时,我也在姜庸的身上发现了我家的一件东西,以此以上几点,就该够了。”

李克威道:“那姑娘为什么还要……”

袁姑娘凄然一笑道:“李爷,我是个走路都难走远的弱女子,除了舍身跟他之外,我还能找到别的机会么?”

李克威深深一眼,道:“看来令人敬佩的该是姑娘。”

袁姑娘微一抬头道:“李爷,这是我应该做的,我也只有这么做。”

李克威沉默了一下道:“那么姑娘的意思是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请李爷给我手刃亲仇,否则我无以对泉下含恨的双亲。”

李克威迟疑了一下,道:“姑娘为什么早不下手?”

袁姑娘道:“李爷以为那么容易么,贾得海不是个等闲人,我虽然跟了他,牺牲了自己的清白,至今他却仍时刻防着我。”

李克威道:“这么说,姑娘还得等机会?”

袁姑娘道:“是的,李爷,但相信不会太久了。”

李克威道:“怎么说?姑娘?”

袁姑娘道:“因为我已有了身孕。”

李克威心头一震道:“姑娘是说他对姑娘的戒心已逐渐松懈了。”

袁姑娘道:“是的,李爷。”

李克威道:“孩子无辜,姑娘可曾考虑过……”

袁姑娘摇头说道:“李爷,别人不知道,我自己明白,我幼年生过一场大病,病虽然好了,但今生今世已不会生育了。”

李克威一怔道:“那么姑娘这已有身孕一语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李大爷不是等闲人,应该明白。”

李克威脱口说道:“姑娘高智,令人佩服……”

袁姑娘凄惨一笑道:“弱女子之技,也仅止于此了……”话声微顿,接问道:“李爷可愿成全可怜苦命人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姑娘是位奇女,而且是位令人敬佩的孝女,我本当撒手不管,立即离去,可是我别有苦衷,不能久等,也非带走贾得海的人头不可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这么说,李爷是不能成全苦命人一点孝心了?”

李克威沉凝了一下,道:“姑娘我有个两全的办法,杀害令尊、令堂是姜庸,我负责把他交给姑娘,至于贾得海,则请姑娘……”

袁姑娘截口说道:“李爷,贾得海是罪魁祸首!”

李克威道:“我知道,可是……”

只听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。

李克威倏地收口,道:“姑娘,这是……”

袁姑娘平静地道:“不是他便是他手下的人,小翠。”

小翠应声从东屋里走了出来。

袁姑娘道:“看看是谁叫门,记住,脸上别带出来。”

小翠却有点惊慌,迟疑了一下,才答应一声开门去了。

李克威道:“姑娘可要我进屋去暂时…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恐怕只有委曲您了!”

李克威道:“姑娘别客气。”

迈步便要往东屋走,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冷喝:“朋友,来不及了,请站住吧。”

袁姑娘神色有点惊慌,但很快地就恢复了正常。

躲既来不及了,只有站住了,李克威回身望去,只见院子里一前一后走进两个人,小翠惊慌地跟在后头。

这两个,前面一个是衣着讲究、气派的魁伟老者,头顶有点秃,虎目、狮鼻,颇具慑人之威。尤其,眉宇间那阴鸷、凶残、暴戾之气令人皱眉。

后面一个,是个衣着打扮跟秦明相同的中年身材白净汉子,长眉细目,神色透着奸滑阴险。

袁姑娘迎上了两步,含笑问道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。”

魁伟老者冷冷说道:“这是我的家,我不能回来么?我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,怎么?我回来得不是时候么?”

袁姑娘眨动了一下美目,道:“怎么了?刚才走的时候还好好的,怎么隔这么一会儿回来就这么大火儿啊!”

魁伟老者冷哼一声道:“听说秦明有事儿到家里来找我了,他人呢?”

袁姑娘一怔道:“秦明到家里来了?没事啊,他没来过。”

魁伟老者脸色一变道:“怎么说?他没来过?”

袁姑娘道:“没有啊!小翠,秦爷来过没有?”

小翠忙道:“没……没有,我没……见秦爷来过。”她脸色发白,声音发抖,要坏事了。

果然,魁伟老者阴阴一笑道:“那就怪了,他哪里去了?莫非被人灭了口?”

袁姑娘道:“你这话……”

魁伟老者阴鸷目光落向李克威,道:“阁下是谁?高姓大名?怎么称呼?”

李克威还没有说话,袁姑娘已抢着说道:“他是……”

魁伟老者冷笑说道:“我问他,你闭上你的嘴。”

袁姑娘还待再说,李克威已伸出了手,掌心上托着那块大内侍卫腰牌,微扬双眉淡然说道:“你认识这个么?”

魁伟老者目光甫凝,他身后那白净汉子已脱口叫:“大内侍卫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你眼力不差。”

魁伟老者变色强笑,欠身抱拳说道:“原来阁下是来自京里的大内侍卫爷,贾得海失敬,有眼无珠,也请您恕罪。”

李克威淡淡一笑,收起腰牌,道:“好说,贾领班别客气,只请别再误会袁姑娘就行了。”

贾得海老脸一红,忙陪笑道:“不敢,不敢,贱内,你见过了。”

李克威道:“是的,我见过了。”

贾得海道:“那……您请屋里坐,您请屋里坐……”

转望身后喝道:“老三,去到‘状元楼’叫他们送一桌酒席来,快去。”

白净汉子匆忙答应一声,就要走,李克威一招手,道:“慢,这位可是姜庸姜三爷?”

贾得海忙道;“您抬举他,正是姜庸,正是姜庸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我还有用他之处,贾领班别客气,酒席不必叫了,公事在身,我马上得走,就在这儿跟贾领班谈两句吧。”

贾得海道:“那怎么好,您大驾莅临,我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都是吃粮拿俸的,贾领班别把我当外人看待。”

贾得海道:“那……恭敬不如从命,您请吩咐。”

李克威淡然说道:“吩咐不敢当,我是奉命到‘奉天’来办公事的,贾领班,可知道有人一张纸状递到京里告了你?”

贾得海一惊,忙扫了袁姑娘一眼,道:“有人告了我?这……我不知道,您请说明。”

李克威道:“我自当明说,贾领班,你可认识叫凌明远的读书人?”

贾得海脸色一变道:“凌明远?不认识,您知道,贾得海出身江湖,吃的是粗硬饭,过的是刀口舐血的生涯,怎么会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那就怪了,为什么有个叫凌慕南的读书人,一张状纸递到京里,说现任‘奉天’总督府护卫领班的贾得海,当时是云贵一带的独行大盗,在一次作案时杀了他父亲凌明远。”

贾得海道:“这……这我就不知道了,贾得海当年是在道上混是没有错,可是动的都是江湖人,绝没有毁过一个读书人。”

李克威皱眉说道:“那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贾得海道:“您看会不会是同名同姓之误……”

李克威微一点头道:“也许,只是贾领班现任‘奉天’总督府的……”

贾得海忙道:“那要不就是当年的江湖同道陷害贾得海,您千万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这倒有可能,不管怎么说,这件事我不敢擅自做主。”

贾得海忙道:“您开脱,只要您回京说一句……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贾领班,咱们都是吃粮拿俸的官家人,别说你贾领班没有杀人,就是有,站在这一点上,我也应该帮个忙……”

贾得海忙道:“是,是,是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只是这件事恐怕难办,你可卸道状纸递到了谁手里?”

贾得海道:“还请明示!”

李克威道:“大学士、军机大臣刘镛刘大人。”

贾得海脸色为之一变!

李克威接着说道:“贾领班也许知道,这位大人正直不阿,铁面无私,连皇上也让他三分,我一个小小的侍卫怎敢擅自做主。”

贾得海道:“那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恐怕只有劳动贾领班跟我到京里去一趟了。”

贾得海脸色为之一变,强笑道:“这……您知道,我走不开……”

“贾领班!”李克威道:“这话就不对了,我是奉命而来,难道贾领班要让我作难不成?”

贾得海忙道:“不敢,不敢,这个贾得海不敢,只是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贾领班,这种事你知道,京里下了令谕,我以为总督绝不会不放人,贾领班你既没有杀人,又怕什么?”

贾得海忙道:“您明鉴,倒是不怕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叫门,实在是,实在是,实在是……您无论如何得照顾,我自会谢……”

李克威一摇头道:“贾领班,别轻言一个谢字,状纸递到了刘大人手里,你怎么谢我我也不敢伸手,我不能多耽误,我看你还是……”

贾得海忽一点头道:“好吧,您既然来了,我不能让您空跑一趟,不管怎么说,我跟您到京里走走,让您有以覆命就是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贾领班,我谢谢。”

贾得海强笑说道:“不敢当,您别客气,在我来说,这是应该的,您请在家里坐一会儿,好歹我得禀知总督一声……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不必了,贾领班,京里自会有公文送达的!”

贾得海道:“蒙总督垂恩,一再提拔,我还是禀知一声的好。”

说着,他就要转身。

李克威伸手一拦,道:“贾领班,彼此都是江湖出身,你可别让我交不了差。”

贾得海窘迫一笑,道:“您这是……您真要带我走?”

李克威道:“这是公事,难道贾领班以为我老远从京里跑来,是来跟你贾领班开玩笑的么?”

贾得海嘿嘿一笑道:“不敢,不敢,哪儿都一样,我干脆在这儿把命交给你吧!”

话落,手动,一半闪电般的击向李克威小腹。

李克威淡然一笑道:“贾得海,你看错人了。”

底下伸手一挥,正敲在贾得海的脉门上,贾得海刚痛呼一声“哎呀”,李克威一掌劈在他的肩窝上,他没哼一声地倒了下去,一时没能爬起来。

姜庸脸色大变,抬手就要探腰。

李克威轻笑-声道: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你也得吃场官司。”

跨步而至,飞起一掌砍下。

姜庸大叫一声,抱着手腕蹲了下去。

转眼间收拾了两个,看傻了袁姑娘,惊住了小翠。

李克威伸腿一踢,姜庸身形冲前,一下子趴在袁姑娘脚下,鼻子破了,嘴也流了血。

李克威道:“姜庸,答我问话,夜入袁家杀袁姑娘双亲的可是你?”

姜庸机伶一颤,还没有说话。

那贾得海猛然抬起了头,白着脸狞声说道:“贱东西,原来是你……”

腾身扑向了袁姑娘。袁姑娘一惊要躲。李克威不知比他快多少,飞起一指虚空飞向贾得海后背,贾得海大叫一声,狂喷鲜血,砰然一声摔在袁姑娘面前。

李克威冷冷说道:“贾得海.你死到临头还想伤人!”

贾得海爬在地上直喘,没说话。

再看袁姑娘,被贾得海-口鲜血喷得满身都是,但她却视若无睹,毫无惊怕之色。这时候她颤声说道:“贾得海,今天你终于让我等着了机会……”

贾得海猛然抬头,满嘴是血,道:“贱丫头,你,你早知道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是的,我早知道了,恨只恨我早没机会杀了你。”

贾得海厉笑说道:“我早就怀疑你……果然,贱丫头,你能怎么办?你爹娘死了,你也跟了我,而且肚子里也有了我的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我牺牲清白,就是为了报仇。至于后者,我现在可以告诉你,我不能生育,根本就没有怀孕。”

贾得海-怔大叫:“贱丫头,你,你……”

拼力抬手,一把匕首脱手飞出,直射袁姑娘咽喉。

李克威一惊抬手,“当!”的一声,指风所至,匕首中断斜飞,擦着袁姑娘耳根射过,好险!

同时,李克威又在贯得海后心点了一指。贾得海又是一口鲜血,闷哼一声:“今人好恨!”趴了下去,不再动了。

袁姑娘颤声说道:“他死了?”

李克威道:“是的,姑娘。”

袁姑娘木然道:“那好,总算报了仇了,容我拜谢大恩。”娇躯一矮,拜了下去。

李克威才待要躲时,她已一拜而起,李克威道:“袁姑娘,你这是……”

袁姑娘木然说道:“容我进去换件衣裳再出来送李爷!”

李克威心头猛震,道:“袁姑娘……”

袁姑娘道:“李爷不该劝我,再请别拦我!”转身往堂屋行去。

李克威倏地低了头,一眼瞥见地上姜庸,他陡扬双目,冷然说道:“都是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害人!”抬掌拍了下去。

姜庸一颗头颅应掌而碎,红白之物横飞四溅,惨不忍睹。

随即,李克威弯腰抄起两具尸体,腾身掠起,半空中他震声发话:“翠姑娘,快跟老人家收拾收拾走吧!”

他飞射不见,小翠倏然惊醒,骇极惊叫,捂着脸跑进了东屋。

“奉天”城外半里路倒卧着一具死尸,两颗眼珠子没了,头上破了个洞,有人硬说他是被鸟啄死的。

一兆OCR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