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献 策

门,关上了,大姑娘沉默着,没再说话。

她这不该有的沉默,感染得美姑娘很是不安,走了几步之后她忍不住问道:“霜姐,他说的……他说你看出来了,究竟是……”

大姑娘脸色木然,道:“二妹,他没说错,好事多磨,波折无限,这条姻缘道并不好走,难道你没看出来?”

美姑娘茫然地摇头说道:“霜姐,我没有看出什么,你究竟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起先,那位老人家表现得很热诚,可是一听咱们是郭家的人后就不同了……”

美姑娘道:“怎么不同了?”

大姑娘道:“她马上就进去催他赶快画,说的好听是不让咱们的人等,说的不好听,是不让咱们多坐……”

美姑娘道:“霜姐,这,这是为什么,怎么会,别是你多疑……”

“还有,二妹!”大姑娘道:“她出来之后,既不让咱们坐,她自己也不落座,这表示什么,不分明是逐客么?”

美姑娘道:“霜姐,人家也说了,为令堂祝寿……”

“二妹!”大姑娘道:“现成的嘴边话谁不会说?要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,那有可能是我多疑,而他……李克威也有这种说法,足见并不是我多疑!”

美姑娘脸色一变,心顿时往下一落,道:“霜姐,那……那为什么,她为什么一听说咱们是郭家后人就……她跟郭家有仇?”

大姑娘道:“该不是,有仇早就以武相向了。”

美姑娘道:“那……莫非他母子是他们的人?”

大姑娘道:“该也不会,我看得出,他母子俩都是一脸正气,绝不像是卖身投靠的人。”

美姑娘道:“那……霜姐,你说,那为什么?”

大姑娘摇头苦笑,道:“我不知道,想必他……李克威知道。”

美姑娘讶然说道:“他知道?”

大姑娘点头说道:“没听他说么?他是仇家的朋友,既然他跟仇家是朋友,对仇家的了解就该比咱们多,他该知道原因。”

美姑娘皱了眉,旋即双眉一扬,道:“这为什么?郭家的后人哪点不好?哪一点辱没他了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或许她认为齐大非偶,不过,以我看该不会那么单纯。”

美姑娘诧声说道:“不会那么单纯?”

大姑娘道:“她仇家本身就不单纯。”

美姑娘讶然说道:“霜姐,这话怎么说,难道说这母子俩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二妹,你没留意她家神案上供着那方牌位……”

美姑娘道:“我没有留意,我哪敢抬眼乱看哪?霜姐,牌位怎么了?”

大姑娘道:“牌位上写的是亡夫凌明远之神位……”

美姑娘“哦!”了一声道:“那是他爹的牌位!”

“不错!”大姑娘道:“我问你,他姓什么?”

美姑娘道:“姓仇啊?”

大姑娘道:“那为什么他爹姓凌?”

美姑娘呆了一呆道:“对,为什么他姓仇,他爹姓凌……霜姐,你看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他母子本身就不单纯的道理所在。”

美姑娘道:“他会不会是从母姓?”

大姑娘道:“不管他是不是姓母姓,总之这母子俩本身就不单纯是实,他文武双全,她这位老人家于这两途的修养谅也不会差,这么一个人家为什么迁到‘辽阳’来打鱼、卖字画,艰苦度日,为什么?”

美姑娘点头说道:“霜姐,这么看来这母子俩真不单纯,以你看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也许那个李克威他知道。”

美姑娘沉吟了一下,点头说道:“他不是说待会来找咱们么,那好,待会儿我非问他个清楚不可!”

大姑娘道:“二妹,问,不妨,但千万别再施任性刁蛮,他没有说错,往后靠他帮忙的地方恐真不少。”

美姑娘哼了一声道:“我才不稀罕呢,他要是再敢轻薄,我就给他点颜色看看。”

当然,大姑娘懂,这是不甘示弱、不甘低头的气话,所以她没有截口、没有多说。

回到了客栈,天色已经过了初更,那矮胖中年汉子正在柜台处等她俩,一见她俩进门,忙迎了上去,道:“您二位回来了?”

大姑娘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,胖叔,打听的事怎么样了,有消息么?”

矮胖中年汉子不安地摇头说道:“回您,到现在为止,还没见有回报。”

大姑娘道:“还不到三更,那就再等等吧……”

“胖叔。”美姑娘突然说道:“我问您一件事,店里有没有住着这么一个人……”

接着把李克威描述了一遍。

听毕,矮胖中年汉子点头说道:“二姑娘,是有这么个人,姓李,住进来后就出去了……”

美姑娘向着大姑娘投过诧异一瞥。

矮胖中年汉子接问道:“怎么,二姑娘,有什么事儿么?”

大姑娘微一摇头,扬了扬手中画卷,道:“刚才我跟二妹找那个姓仇的买画,可巧他也在那儿,他跟姓仇的是朋友,谈起来他说他住在这儿,二妹认为他随口胡说,所以问问您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原来是这样,真是什么人找什么人,姓仇的这么样人品,他就是有姓李的这么个人品的朋友,说真的,像他两个这种人品,当世之中可真算得上少见……”

美姑娘哼了一声道:“人品好有什么用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忙问道:“怎么,二姑娘?”

美姑娘“哦!”地一声忙道:“没什么,就是说单人品好是不够的,假如胸无点墨,毫无所学,充其量只是绣花枕头,您说是不是。”

想必她想起来以后靠人帮忙的地方很多。

矮胖中年汉子点头笑道:“说得是,说得是,以我看这姓李的绝不会是绣花枕头。”

美姑娘道:“胖叔,何以见得?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有道是,‘道不同不相为谋’,这姓李的既然跟姓仇的是朋友,那……”

表美姑娘香唇边浮现了一丝轻微笑意,道:“胖叔说得是……”

大姑娘突然说道:“胖叔,您说他也会武?”

矮胖中年汉子摇头说道:“他是不是会武我不知道,事实上我也看不出他会武,他不像那姓仇的,眼神犀利,英气逼人,这姓李的一身书卷气,似乎是个十足的文弱读书人。”

大姑娘轻轻地“哦!”了一声,点了点头,没说话。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我忘了问了,您二位这一趟有什么收获没有?”

大姑娘微一摇头,含笑说道:“只从姓仇的那儿得来这么一幅画,别的毫无所得……对了,待会儿姓李的回来,他可能会找我跟二妹,您可别拦他,我想从他那儿套取一些有关姓仇的事!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我省得,您放心!”

大姑娘道:“那么您忙吧,我跟二妹回房歇歇去了。”

在矮胖中年汉子答应声中,她拉着美姑娘行向了后头。

进了后院,美姑娘低低说道:“霜姐,他并没有胡说八道。”

大姑娘道:“谁说他胡说八道了,以我看他这个人有时候贫嘴得可恶之外,倒不失为是个好人。”

美姑娘瞥了她一眼,道:“其实,有时候贫嘴一点倒挺可爱的。”

大姑娘脸一红,想想李克威再想想先进入她芳心里的“玉翎雕”,心立即往下一沉,道:“别胡说,二妹,我不会对他……对他动心动情的!”

美姑娘眨动了一下美目道:“真的?”

大姑娘道: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
美姑娘相信了,美目凝注,讶然说道:“霜姐,那为什么?”

大姑娘微一摇头,道:“不为什么,也许我跟他没缘,你知道,人与人之间最重一个缘份,那是丝毫勉强不得的!”

美姑娘道:“可是我看他对你……”

大姑娘脸上一热,心头跳动,忙道:“别胡说,二妹。”

美姑娘道:“真的,霜姐,我替他难受,为他惋惜!”

大姑娘强笑说道:“这倒好,他还没帮你呢,你倒先帮起他来了。”

美姑娘嘿然失笑,道:“霜姐,我说的是真话……”

沉默了一下,抬眼接道:“霜姐,两个有缘分的人就一定能……一定能……”

大姑娘明白她何指,紧了紧玉手,道:“二妹,我举个例子,关爷爷有个好兄弟你知道?”

美姑娘道:“霜姐,你是指金爷爷?”

大姑娘点了点头道:“对了,就是金爷爷,他年轻的时候那段恋情咱们都知道,他是汉族世胄,先朝遗民,金奶奶是康亲王的格格,地道是皇族亲贵,按说是绝不可能结合的,可是后来怎么样?再举一个例……”

美姑娘道:“六叔跟三位六婶儿?”

大姑娘“嗯!”了一声,点头说道:“三娘是廉亲王的三格格,二娘又是云家的人,还有我娘,虽然海伯伯大义,但那要委诸有缘两字………提起海伯伯,我从小就敬佩他,有机会真想见见他!”

美姑娘道:“那你除非跑一趟新疆!”

“那也不行!”大姑娘摇头说道:“听爹说,当年他带着二娘跟三娘回家见着我娘时,停都没停就赶去了新疆,谁知那一趟扑了个空,海伯伯早料到我爹会去找他,事先就带着他那八护卫躲开了,整个牧场空空的,不知躲到哪儿去了,偌大一个新疆,上哪儿去了?我爹只好回来了……”

美姑娘叹道:“海伯伯真是人间奇男子,顶天立地大英雄。”

“可不是么!”大姑娘道:“这多年来,我爹跟我娘一直耿耿难释,由于事太忙,也抽不出工夫再到新疆去,不知道海伯伯怎么样了……”

美姑娘没有说话。

这时候已到了房门口,大姑娘紧了紧那只握在美姑娘玉手上的柔荑,安慰地道:“二妹,别担心,倘是前生注定事,就错不过姻缘,有情人终会成眷属的,只要两情长久,两心毅坚,受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推开门行了进去。

美姑娘低低说道:“谢谢你,霜姐,我知道。”

大姑娘道:“那就好,世间事都是这样,是冥冥注定,不必强求,否则强求也没有用,尤其情这件事……”

房里一亮,她点上了灯。

点亮了灯,她两位坐下来谈起了心。

所谈的,不外是“玉翎雕”跟仇家母子俩。

谈没一会儿,院子里步履响动,直奔她俩住的这间上房,她俩住了谈话,步履声已及门而上,随听门上响起了两声轻微剥啄,美姑娘问道:“哪一位?”

“二姑娘,是我!”是李克威那清朗话声:“我可以进来么?”

美姑娘飞快地望着大姑娘,大姑娘很快地站了起来,道:“门没拴,请进来吧。”

“是!霜姑娘!”门外李克威应了一声,门被推开,李克威脸上堆着笑行了进来,他第一眼便望向大姑娘,那目光,那微笑,总令大姑娘感到不安。

她避了开去,轻抬皓腕,道:“你请坐!”

李克威道:“谢谢姑娘,让姑娘久等了。”

好像他眼里根本没有美姑娘。

大姑娘道:“没有,我跟二妹也刚回来。”

李克威这才望着美姑娘笑了笑:“二姑娘!”

三个人都落了座,坐定,李克威抬眼打量这间上房,然后他微一摇头道:“二位毕竟是郭家的人,连住处都比别间好。”

美姑娘道:“郭家的人有什么不对,有什么不好?”

李克威呆了一呆,道:“二姑娘,我并没有说郭家的人不对、不好!”

美姑娘道:“总有人认为郭家的人不对、不好。”

李克威似乎绝顶聪明,他明白了,倏然一笑道:“二姑娘,有些事是动不得气的,也请恕我直说一句,有些事,生气的也不该是郭家的人。”

美姑娘双目一扬,道:“你何指?”

大姑娘也道:“有说么?”

李克威道:“我指的就是二姑娘的切身事,也自然有说。”

美姑娘道:“你说说看。”

李克威道:“我自然要说,要不然我不敢那么冒昧、那么唐突跟二位订见面之约,夜来拜访。”

美姑娘道:“你也知道自己够唐突、够冒昧。”

李克威淡然一笑,道:“至少在这件事我是为二姑娘你。”

美姑娘道:“撇开这件事呢?”

李克威望了大姑娘一眼,道:“二姑娘真要我说?”

美姑娘道:“你最好说说。”

在李克威要开口之前,大姑娘她说了话:“二妹,人家是帮你的忙,你怎好意思?说正经的吧。”

李克威深深地望了她一眼,道:“既然霜姑娘不愿听,我就不说了,我敬遵霜姑娘芳谕,谈正经的,关于二姑娘跟天齐的事,我都知道了……”

美姑娘忙道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李克威微微一笑道:“我知道二姑娘在‘辽河’之上邂逅了他,后来没几天又在‘狮子胡同’口向他买了一幅字画……”

美姑娘红着脸道:“这你怎么会知道?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以为是谁告诉我?”

美姑娘目光一凝道:“难道是他……”

李克威笑问道:“他何指?”

美姑娘脸一红道:“你这个人就是这么可恶,我指的是天齐。”

李克威“嗯”了一声点头说道:“不错,天齐,天齐,是天齐……”

美姑娘入耳三句“天齐”猛悟她那“天齐”叫得多么亲热,多么不妥,刹时红透耳根,嗔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我是无意……”

李克威微愕说道:“二姑娘,什么?你说什么无意?”

美姑娘跺了脚,叫道:“你……你少装糊涂。”

李克威适可而止,见好就收,他笑了笑,道:“二姑娘,为人,有时候装装糊涂是必要的,也是有益而无损的,要不然他一天都静不下去,不过,我对人对事,大部份时间是最正经不过的。”

大姑娘心领神会,她轩动了一下黛眉,但没说话,因为她也装了糊涂。

美姑娘没心情理会那么多,她道:“真……真是他告诉你的?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,这件事除了你跟他之外,还有第三者知道么?”

美姑娘娇靥上浮起了一丝惊喜,道:“这么说他不是……”脸一红住口不言。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,人非草木,孰能忘情,非上上人,无了了心,天齐跟我都不是上上人,而是有血有肉的凡人,凡人中的性情中人,尤其面对国色天香、风华绝代如二姑娘者,要说能视若无睹,毫不动心,那是自欺欺人……”

美姑娘红了脸,眉梢一扬,道:“你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该知道,我句句由衷,字字发自肺腑,也是代表天齐说话。”

那一句,听得大姑娘心头一跳。

美姑娘强忍喜悦与娇羞,道:“真的?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,我有点玩世不恭,可是面对二位,谈的又是正经大事,我不敢再嬉笑。”

美姑娘道:“那他母子为什么对我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看出来了?”

美姑娘道:“是霜姐看出来的。”

李克威道:“霜姑娘没看错,二姑娘,这不怪他母子,也不怪姑娘,要怪只怪姑娘姓那个郭字。”

美姑娘双眉一扬,道:“郭字有什么不好!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,郭字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好。”

美姑娘道:“那么你的意思是说谁不好?”

李克威微一摇头,道:“二姑娘,我不敢指谁不好,至少我那位伯母是因为姑娘你姓郭,而不愿他的儿子天齐跟你往来。”

美姑娘道:“究竟是为什么?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愿说?”

李克威道:“我知道,我也愿意说,否则我不会在这时候甘冒冒昧与唐突来见二位姑娘。”

美姑娘道:“那你倒是说呀!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,我只能告诉你,今天我那位伯母所以恨郭家的人,那缘于二姑娘的上一代……”

美姑娘一怔道:“你是说我爹得罪过她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姑娘的上一代就只令尊一人么?”

美姑娘讶然说道:“那……那你是说谁?”

李克威一摇头,道:“二姑娘,你原谅,这我不便说。”

美姑娘道:“不便说,为什么?”

李克威道:“只因为我有不便说的理由。”

美姑娘还待再说,大姑娘突然说道:“你能确定么?”

李克威目光移转,道:“姑娘是指我那伯母恨郭家人的原因?”

大姑娘一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李克威道:“姑娘,事关重大,要不能确定,我绝不敢轻易出口。”

大姑娘道:“是他母亲亲口告诉你的?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我是个晚辈,我那位伯母怎会把这种事告诉一个晚辈?是天齐说的,而早在我没到‘辽东’来之前我就知道了。”

大姑娘道:“早在没来‘辽东’之前你就知道了?”

李克威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,姑娘。”

大姑娘道:“你是听谁说的?”

李克威道:“她二位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,也就是天齐的外祖父。”

大姑娘轻“哦!”一声道:“他的外祖父?是谁,现在哪儿?”

李克威摇头道:“那位老人家是谁,现在何处,我不说,不过我可以告诉姑娘,这位老人家,当年也是叱咤风云,是位称雄一方,威震江湖的人物,而且跟郭家有很深的渊源。”

大姑娘诧异地道:“这位老人家是位称雄一方,威震江湖的人物,还跟郭家有很深的渊源?”

李克威点头说道:“是的,霜姑娘。”

美姑娘讶然说道:“霜姐,这会是谁?”

大姑娘微皱眉锋摇了摇头,道:“我一时也想不出是谁……”

美姑娘望着李克威道:“那位老人家姓什么?”

李克咸淡然一笑,道:“我若告诉二姑娘他姓什么,就等于告诉了二姑娘他是谁。”

大姑娘发急地道:“这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,我自然有不能说的道理,我不愿意让二位由我嘴里知道这段当年私案,当然,二位将来总会知道的,但是那是二位自己知道的,就跟我无关了。”

美姑娘沉默了,大姑娘却道:“你是从那位老人家那儿来的?”

李克威点头说道:“是的,霜姑娘,事实上我本不认识我这位伯母跟天齐,是因为我要到‘辽东’来,那位老人家托我带些东西跟口信来,这我才认识了她二位。”

大姑娘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也是在到了‘辽阳’之后才认识她母子的?”

李克威点头说道:“是的,霜姑娘。”

大姑娘道:“这我就不懂了,既然那位老人家跟郭家有很深的渊源,为什么他的女儿跟外孙仇视郭家的人?”

“霜姑娘!”李克威道:“对某些事,虽至亲,也有意见相左的。”

大姑娘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那位老人家并不仇视郭家的人。”

李克威点头说道:“是的,霜姑娘,他不但不仇视郭家的人,反之,他还尽量劝他的女儿别仇视郭家的人,这,从他让我带的口信中可见一斑,奈何他的女儿不听。”

大姑娘道:“想必这件事很严重。”

李克威道:“那要看怎么说了,可以说很严重,也可以说根本没什么。”

大姑娘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李克威微一摇头,道:“我不便说,不过我可以告诉霜姑娘,在天齐心里,这种仇视的意识就较为轻淡,甚至于他只知道怨结于上一代,而不知道在上一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要不他不会那么痛苦,也足见这件事并不严重。”

大姑娘道:“他痛苦什么?”

李克威道:“假如姑娘有位意中人而不能跟他来往!……”

大姑娘脸一红,道:“拿我做譬喻,这不妥……”

略略整了整脸色,道:“我明白了,真正仇视郭家的只有一位。”

李克威道:“是的,霜姑娘。”

大姑娘道:“那这件事就好办……”

“不然,霜姑娘。”李克威道:“天齐天性至孝,他在懂事时就没了父亲,完全……”

大姑娘突然说道:“对了,有件事我要请教一下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不敢,霜姑娘请说。”

大姑娘道:“据我所知,天齐的父亲姓凌……”

李克威一怔,旋即笑道:“这是姑娘的细心处,也是我那位伯母疏忽处,姑娘是看见了神案上供着的牌位?”

大姑娘对李克威的智慧暗感佩服,她微一点头,道:“不错,这你能解释么?”

李克威道:“这我可以说,事实上天齐不姓仇,他姓凌,他也不叫天齐,而叫慕南,仰慕的慕,南北的南。”

美姑娘喃喃说道,“凌慕南,原来他叫慕南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他改名换姓,必有什么不得已的隐衷。”

李克威道:“霜姑娘试玩味那三字假姓名。”

大姑娘想了一想,倏然扬眉,道:“仇与天齐,难道就是跟郭家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不,姑娘,这是他的父仇,他的父仇不是郭家,而是另有其人,他二位所以到‘辽阳’来,就是为觅仇。”

大姑娘道:“他那仇家是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我知道这是谁,但我不能说,也知道他在‘辽东’,但不知道他在‘辽东’何处。”

大姑娘道:“他父亲是江湖人?”

“不!”李克威道:“十足的文弱书生。”

大姑娘道:“那么他的一身文武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那完全得力于母教。”

大姑娘“哦!”一声道:“那位老人家会武?”

李克威点头说道:“那位老人家的一身所学,不仅是会。”

大姑娘道:“很高?”

李克威道:“这一说略为近些。”

大姑娘目光微微一转,道:“他的文……”

李克威截口说道:“家学渊源,霜姑娘请看慕南就可以略窥那位老人家胸蕴一斑!”

大姑娘略一沉吟,目光忽凝,道:“你知道这位老人家娘家姓什么?”

李克威微一点头,道:“知道!”

大姑娘追问了一句:“她娘家姓什么?”

李克威机警地笑笑,摇头说道:“霜姑娘原谅,我不能说。”

大姑娘道:“为什么不能说?”

李克威唇边含着一丝俏皮笑意,道:“大姑娘高明,我并不傻。”

大姑娘脸一红,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何止不傻……”

美姑娘一旁接口说道:“简直精得可以。”

李克威看了她一眼,淡然说道:“二姑娘夸奖。”

美姑娘突然换上一脸轻柔色,道:“你忍心么?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何指?”

大姑娘道:“指你帮人瞒人。”

李克威笑道:“二姑娘,我这个人天生一付软心肠。”

美姑娘美目一亮,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
李克威笑而不语。

刹时间美姑娘觉得过于急进,完全忘却了姑娘家的矜持与自尊,脸猛然一红,道:“我这个人有什么说什么……”

李克威截口说道:“武林儿女自不必矫揉做作,忸怩作态。”

美姑娘微生感激地看了他一眼,低低说道:“那么说你的意思……”

李克威微微一笑,道:“我本月老慈悲宏愿,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,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。”

美姑娘只觉脸上奇热,她飞快地低下了头,事实上,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。

倒是大姑娘落落大方地道:“我代二妹谢谢你。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大姑娘,无功不受禄,如今言谢为时尚早。”

大姑娘道:“你以为什么时候谢你较为恰当?”

李克威笑了笑道:“只等二位新人珠联璧合,进入洞房之后,二姑娘别忘了我李克威,我也就知足了。”

美姑娘红透耳根,飞快抬头,含羞带嗔的看了他一眼。

李克威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,谅必二姑娘不会见怪。”

美姑娘轻咬玉齿,低低说道:“你这个人好可恶!”

李克威摇头叹道:“难怪慕南梦魂萦绕,朝思夜想,痛苦万分,二姑娘天生丽质,仪态万千,的确醉人。”

美姑娘脸色一整,双眉刚扬。

李克威已飞快说道:“二姑娘,求人的时候要和气,千万生气不得,况且字字由衷,句句发自肺腑,二姑娘也不该动气。”

那一句,又使得大姑娘一怔,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她暗暗奇怪,这个人说话的口气怎跟玉翎雕相似。

美姑娘忍了气,但毕竟她还是嗔了一句:“说你可恶你就是可恶。”

克威笑道:“二姑娘,我并没有否认。”

大姑娘突然说道:“说正经事好么?”

李克威一欠身道:“敬遵芳谕。”

大姑娘道:“你有办法挽救么?”

李克威道:“霜姑娘,事在人为。”

大姑娘跟美姑娘同时一喜,美姑娘脱口道:“真的?”

李克威道:“这等大事我岂敢轻忽戏言?”

大姑娘道:“你有什么法子?”

李克威淡然一笑道:“暂时还不能说。”

美姑娘一怔道:“你这是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你认为什么时候能说?”

李克威道:“等我问二姑娘一句话之后。”

美姑娘双眉一扬,道:“想问什么,你问吧。”

李克威目光一凝,道:“只问二姑娘可是真心。”

美姑娘一怔瞪了美目,道:“你以为我是闲着没事儿闹着玩的?你要弄清楚,我是一个姑娘家,我把女儿家的矜持与自尊置诸脑后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,话,不必说的太多,只有一句也就够了。”

大姑娘插嘴说道:“她自然是真心。”

李克威看了她一眼,含笑说道:“霜姑娘,你不是当事人。”

大姑娘眉梢儿为之一扬,可是她没再说什么。

的确,李克威没错,她不是当事人,她怎么说都没有用,那完全得看美姑娘自己的。

美姑娘忍了忍娇羞,一整脸色开了口:“你要我怎么说?”

李克威道:“是,或不是。”

美姑娘道:“可要我把心掏出来?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那倒不必,慕南也饶不了我。”

美姑娘道:“那么我说是。”

李克威道:“不变不移?”

美姑娘一点头,道:“嗯。”

李克威道:“也愿忍受一切?”

美姑娘道:“你何指?”

李克威道:“三个字,气、苦、难。”

美姑娘道:“可愿说明?”

李克威道:“自无不可,刚才我说了很多,二姑娘可以想像得到,在事情没有转机之前,那位老人家对郭家人的仇恨与不满……”

美姑娘截口说道:“这个气字我明白了,请解释另两个字。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也应想像得到,这条姻缘路上是坎坷不平……”

美姑娘点头说道:“我也明白,我不怕苦难,可是无缘无故的气我不能忍,也不能受!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,为你自己,你必须得忍、得受。”

美姑娘道:“你要知道,这无缘无故……”

李克威截口说道:“二姑娘,这气不是无缘无故的,我刚才说的已经够明白了……”

美姑娘道:“可是我要知道那原因。”

李克威道:“将来二姑娘自会知道的。”

美姑娘道:“我现在就想知道。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二姑娘,行不通。”

美姑娘发了刁蛮性子,道:“那我就认为是无缘无故。”

李克威淡淡说道:“那只有随二姑娘怎么想了。”

美姑娘口齿启动了一下,但最后她默然了,本来嘛,人家是为她,她还有什么好说的,除非她不想成事。

李克威微微一笑又道:“二姑娘,为一个情字,纵然是无缘无故,有什么不能忍受的?何况这只是暂时的。”

美姑娘没说话,半晌才低下头去道:“好吧,我听你的,谁叫我……只有先委曲自己了。”

李克威道:“二姑娘,人生在世,有些委曲是在所难免的,二姑娘只知道自己委曲,可知道郭家也曾给别人受尽了委曲?”

大姑娘凝目说道:“你何指?”

李克威笑笑说道:“霜姑娘日后自会明白。”

大姑娘道:“那么,眼前事够了吧。”

李克威道:“够了,霜姑娘。”

大姑娘道:“请说你的高明妙策。”

李克威道:“不敢,我献二计,请二姑娘任择其一,第一,二姑娘可以对他凌家施个大恩……”

“大恩?”美姑娘猛然抬头,道:“你何指?”

李克威道:“很简单,二姑娘,你把凌家仇人的头放在慕南父亲的牌位之前。”

美姑娘呆了一呆,道:“你的意思是要我替他凌家报仇?”

李克威道:“是的,二姑娘。”

美姑娘道:“这样行么?”

李克威道:“应该行,这样恩怨相抵,那位老人家就没有话说了。”

美姑娘皱眉说道:“我怎知道他凌家的仇人是谁,又怎知道他凌家的仇人在什么地方?这法子似乎难了些。”

李克威点头说道:“诚然,二姑娘,这法子是难了些,但不经过这个难字就没有诚字可言,但如二姑娘怕难的话,我还有第二个较为容易的法子。”

美姑娘忙道:“你说说看?”

李克威扫了大姑娘一眼,道:“请霜姑娘的令尊,二姑娘的六叔来一趟……”

大姑娘一怔道:“要我爹来?”

李克威点头说道:“是的,霜姑娘。”

美姑娘诧声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李克威道:“很简单,只要二姑娘的六叔来一趟,跟慕南的母亲见上一面,做一席长谈,我担保姑娘跟慕南之间的障碍立即迎刃而解,坎坷之路也就会变为康庄大道了。”

美姑娘惑然摇头说道:“我不懂。”

李克威笑了笑道:“姑娘暂时不必懂,姑娘不懂的事还多。”

美姑娘还待再说,大姑娘突然说道:“我爹认识那位老人家么?”

李克威道:“何必曾相识?”

大姑娘道:“你是说我爹不认识那位老人家?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霜姑娘,我没有这么说。”

大姑娘惑然说道:“刚才你不是说何必曾相识么?”

李克威淡然一笑,道:“我不相信霜姑娘不解这句话!”

李克威点点头说道:“对了,霜姑娘,我正是这个意思。”

大姑娘道:“那么我爹究竟认识不认识这位……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霜姑娘恕我,我无以奉告!”

大姑娘道:“你不知道?”

李克威笑而不语。

大姑娘道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李克威仍没说话。

大姑娘眉头一皱,道:“你这个人怎么……”

李克威突然开了口,道:“霜姑娘,我只管献计,不做不必要的答复!”

大姑娘道:“可是我想要明白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有些事霜姑娘不必明白,暂时也无须明白的!”

大姑娘道:“你指的是哪些?”

李克威道:“至少眼前这件事是这样!”

大姑娘跟美姑娘交换了诧异一瞥,然后转回目光道:“你只说这两个法子么?”

李克威道:“该够了,请二位姑娘任选其一,假如能分头并进双管齐下,那收的效必更宏更大!”

大姑娘轻“哦!”了一声道:“是么?”

李克威点头说道:“是的,霜姑娘!”

大姑娘沉吟了一下,点头说道:“好吧,让我跟二妹慎重地考虑考虑,看看该怎么做……”

李克威突然站了起来,道:“那么容我告辞!”

大姑娘跟美姑娘跟着站了起来,大姑娘道:“怎么,你要回屋去?”

李克威道:“天色不早,不敢再行打扰,除非二位还有什么要我效劳的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不敢,你帮的忙已经够多够大了!”

李克威笑了笑道:“那么我告辞的正是时候!”洒脱地一欠身,转身往外走去!

大姑娘望着他那颀长的背影,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忙招手唤道:“阁下,请慢一步。”

李克威停步回身,含笑道:“霜姑娘还有什么教言?”

大姑娘道:“我忘了问了,你可会武?”

李克威淡然一笑道:“我是读书不成去学剑,结果一无所成。霜姑娘对这答复可满意?”

大姑娘微微摇头说道:“大不满意,我认为你文武两途都颇可观!”

李克威含笑欠身道:“谢谢霜姑娘,但愿如此!”

抬眼望向美姑娘,道:“二姑娘,我也忘问了,事成之后,二姑娘何以谢我?”

美姑娘娇靥一红,道:“你刚才不是说……”

李克威摇头说道:“二姑娘恕我,我突然贪多了起来!”

美姑娘道:“那么只要你开口……”

李克威道:“我不求别的,今日我略尽绵薄,他日只求二姑娘赐我一臂之力也就够了!”

美姑娘道:“你何指?”

李克威没说话,看了大姑娘一眼,转身出门而去!这一眼看得大姑娘心里一跳,脸上一红。

一兆OCR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