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辽 阳 城

秦始皇并六国,分天下为卅六部,东部为“辽东郡”,郡治之“襄平”,就是现在的“辽阳”,后来又成为“辽”时的“东京辽阳府”!

“辽阳城”,是清初所建,东北的“太子河”东京城,就是清初的旧都!

“辽阳”是食粮的聚散地,商业鼎盛,热闹异常,来来往往的行人中,十个中总有五六个是旗人!

那是因为这“辽东”一带是满清朝廷的根据地!

大姑娘跟美姑娘站在城外不远处,眼望着“辽阳城”中刚上的点点灯火,大姑娘微皱起了眉锋:“二妹,看样子今天晚上咱们得在‘辽阳’住一宿了!”

美姑娘道:“希望只是住一宿!”

大姑娘道:“是的,二妹,要是找不到玉珠或者是‘玉翎雕’,一时半会儿咱们还回不了家,走吧,进城吧。”说完了话,拉起美姑娘便要往城里走。

突然,美姑娘凝目左前方官道旁那片树林,叫道:“霜姐,快看,那是不是‘玉翎雕’?”

大姑娘忙向那片树林望去,立身处距那片树林不过十多丈,天还没有全黑,可以看得很清楚,那片树林的最高一棵树的树梢儿上,停着一只毛色雪白的雕,样子像鹰,比鹰略小,但比鹰来得英武!

她心神一震,当即说道:“不错,二妹,那就是‘玉翎雕’,我见过!”

美姑娘惊喜而紧张地道:“霜姐,雕儿既然停在那片树林里,是不是意味着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“玉翎雕”展翅而起,像一点银光,划破夜空电般地投入“辽阳城”中!

美姑娘失声惊呼,道:“不,‘玉翎雕’是在城里,‘玉翎雕’是在……”

大姑娘微一摇头,截口说道:“难说,二妹,听他说,这只‘玉翎雕’是产自‘昆仑’绝顶的通灵异种,既然是通灵异种,就不能以鸟度之,以我看‘玉翎雕’说不定藏身在那片树林中,他已经发现了咱们,所以才让那只雕儿飞入‘辽阳’,故意引咱们离去!”

美姑娘微一点头,道:“对,霜姐,有道理,那么咱们过去看看!”

话落,两人携手向那片树林走去!

十几丈距离转眼即至,这是一片小树林,站在河边可以一眼尽览全林,加以这片树林稀疏而不稠密,所以也可以看见林内的一草一木,透视林内的动静!

没有,林内空荡荡的,哪有人影?

大姑娘不死心,她试探着叫了两声,树林内没有反应,只惊起了宿鸟,吓走了狐兔!

大姑娘当即摇头说道:“没有,二妹,我料错了,他没有藏在这儿,要不这些禽兽早被惊走了!”

美姑娘道:“那么他该是在‘辽阳城’里!”

大姑娘微一点头,拉着美姑娘走向了“辽阳城”!

进了城,眼望着万家灯火跟熙攘人群,美姑娘皱着眉道:“霜姐,那个李克威没骗咱们,可是‘辽阳城’的地方这么大,咱们上哪儿去找呀!”

大姑娘想了想道:“二妹,城里有咱们的人么?”

美姑娘微一点头,道:“有,南街有家‘龙记客栈’,客栈隔壁有家‘龙记骡马行’,那都是咱们开的,明里是生意,暗里……”

“够了,二妹!”大姑娘截口说道:“咱们到这两家去问问看,看他们有没有玉珠跟‘玉翎雕’的踪迹消息。”

美姑娘道:“辽城我熟,我带路,霜姐请跟我来!”说着,她迈动轻盈步履,当先行去。

对“辽阳”,美姑娘她果然熟,她带着大姑娘左弯右拐,没一会儿就到了南街。

一进南街,老远地就可以看见两块大招牌:“龙记客栈”,“龙记骡马行”,这两块招牌下的灯,也远比别家为亮。

这两家生意都挺好,老远地便可瞧见,这两家门口进进出出的全是人,也难怪,谁都知道,“龙记客栈”是“辽阳城”首屈一指的大客栈,院大房宽,干净之外可难得雅致,招待亲切,侍候周到,让每一个过往客商都有宾至如归之感。

他在“龙记客栈”住过一回,下回到“辽阳”来,他还会找上这块招牌,进这个门儿,这就是招徕顾客,这就是生意经。

至于“龙记骡马行”骡马好,能走善走自不在话下,他这家价钱比别家公道,一路上照顾你周到,更别怕骡马性劣摔了你,出门讲究二字“平安”,谁还会上别家去。

尤其,它就在“龙门客栈”隔壁,从别处来的,雇“龙记骡马行”的牲口,一到地头便是客栈,既是好客栈,又不用外跑路,上房早留好了,何乐而不为?

从“龙门客栈”出来要往别处去,自自然然地就近找上“龙记骡马行”雇了牲口,再听说这两家东家是一个人,那还会差到哪儿去。

就因为这,这两家生意好,生意鼎盛,为别家所难及。

到了“龙门客栈”大门口,站在门口送往迎来的两名伙计连忙迎了上来,恭恭敬敬地哈了腰道:“二姑娘!”

美姑娘她轻抬皓腕一挥手:“忙生意去,别照顾我。”

偕大姑娘径自进了客栈,她两个一进客栈,柜台里站起个矮胖中年汉子,长眉细目,脸色红润,一袭长袍,在外罩缎面马褂,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,挺英武。

柜台外,跟他对面坐着个身材瘦高,面白无须,眼神炯炯的中年汉子,这时候也站了起来。

看情形,矮胖中年汉子是掌柜,他正跟柜台那瘦高中年汉子聊天。

矮胖中年汉子迎出了柜台,近前欠了欠身:“二姑娘!霜姑娘!”

美姑娘叫了声:“胖叔!”

大姑娘则浅浅一礼,含笑说道:“胖叔,您安好!”

矮胖中年汉子忙道:“谢谢您,霜姑娘,您瞧得出,还是老样子,只是胡子白了些,这肚子又大了些。”

大姑娘笑了。

这时候,柜台旁那瘦高中年汉子一双目光直打量两位姑娘,笑吟吟地开了口:“范兄,这位就是郭大爷的二姑娘?”

矮胖中年汉子点头说道:“是的,是的,沈老弟见见。”

瘦高中年汉子跨上一步,一抱拳,含笑说道:“沈振东见过二咕娘。”

美姑娘浅浅答了一礼,道:“不敢当,您是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在一旁说道:“二姑娘,沈老弟是我的朋友,就住在‘辽阳’,没事常来坐坐,他一个人闲着无聊,来了总是天南地北的胡扯一通。”

瘦高汉子沈振东含笑说道:“我刚到‘辽阳’没三个月,本来一来就打算进山里给大爷请安的,可巧被琐事绊住,没能如愿,这几天要进山里去,又听范兄说大爷出远门去了,不在家,看来只有等过些日子大爷回来后再说了。”

美姑娘道:“不敢当,您有空请山里坐去。”

沈振东道:“山里迟早我总会去的,到了‘辽阳’不去给大爷请安那还像话,以后还望二姑娘多照顾。”

美姑娘道:“哪儿的话,您既是胖叔的朋友,那就是一家人。”

沈振东谢了一声,转望大姑娘,欠身笑问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一旁说道:“六爷的霜姑娘!”

沈振东“哦!”地一声忙道:“原来是六爷的霜姑娘,请恕沈振东有眼无珠……”忙抱起了拳。

大姑娘答了一礼,道:“您好说。”

沈振东扬起了双眉,道:“不瞒霜姑娘说,沈振东是个江湖上的混混,早在十几年前就仰慕老神仙膝下的郭家六龙,尤其对六爷当年轰轰烈烈的事迹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只是……”窘迫一笑,接道:“像沈振东这种混混,也仅能止于仰慕与佩服,永远没造化见见他六位,心里一直很……”

“您很客气!”大姑娘浅浅笑道:“二妹说得好,您既是胖叔的朋友,就都是一家人,往后无论哪一个家,都欢迎你常去坐坐。”

沈振东受宠若惊,连声称谢,最后说道:“二姑娘跟霜姑娘想必有事儿,我不打扰了,您二位坐坐吧,告辞!”

一抱拳,又向矮胖中年汉子打了个招呼,转身而去,两位姑娘说了声:“您走好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则高声说道:“沈老弟,对不起啊,明天请过来坐坐。”

沈振东人到了门口,闻言回身失笑道:“范兄还跟我客气,我是你这儿的常客,不请自来,有时候一天跑八趟,只你别心疼那上好茶叶就行了。”说完,一笑转身出门而去。

矮胖中年汉子也笑了:“这位真是个趣人……”收回目光接道:“您二位哪儿坐?”

二姑娘道:“我跟霜姐说不定要在这儿住两天,您给找个地儿吧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微愕说道:“怎么,您二位要在这儿住两天……”

二姑娘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,瘦伯呢?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他有点事儿,出去了,您二位跟我来!”一顿扬声喊了句:“柜台上照顾一下。”随即领着两位姑娘往后行去,这家“龙记客栈”共是三进,进进院子宽敞,种竹栽花,还有一两棵枝叶茂密的松树,闹中取静,景幽而雅。

进了头进后院,矮胖中年汉子回身说道:“头一进客满了,二进也住了几个客人,只有三进院还空着,我看您二位不如住在三进……”

“行,胖叔。”美姑娘点头说道:“您给安排好了。”

过头进,穿二进,到了三进后院,的确,十几间上房,每一间门上都上着锁。

矮胖中年汉子挑了一间正南的上房,开了门,点上灯,把两位姑娘让了进去,不愧是首屈一指的大客栈,虽然房子空着没人住,照样打扫得窗明几净,点尘不染。

大姑娘含笑说道:“胖叔,错非是您,换个人也就没办法把客栈管得井井有条。”

“您夸奖。”矮胖中年汉子笑道:“我是个做生意的,天生一身铜臭,要不然大爷不会把我派到这儿来……”

大姑娘笑了,矮胖中年汉子接问道:“您是什么时候到的?”

大姑娘道:“今天刚到,连山里还没去呢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微愕说道:“怎么,您还没进山里去过?”

大姑娘道:“您没听说‘万安道’上出了事儿?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早就听说了,是‘玉翎雕’,您也是走‘万安道’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我碰见过他了,他到‘辽阳城’来了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脸色一变,陡扬双眉,道:“怎么说?霜姑娘,他,他到‘辽阳城’来了?”

大姑娘点了点头。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如今?”

大姑娘道:“该就在这‘辽阳城’里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目中精芒暴闪,道:“好大的胆子,他在‘万安道’上作案,已经是老虎头上拍了苍蝇,如今竟敢又捋了虎须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他的确是个胆大少见的人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那么您二位来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就是为找他,还有玉珠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一怔道:“找他,也找少主?怎么回事?”

大姑娘把经过情形说了一遍。

听毕,矮胖中年汉子神色凝重地道:“原来如此,那何劳您二位亲自找他,我待会儿派人把计大哥找回来,再加上纪冲,只我们三个还怕对付不了他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胖叔,您忘了我刚才怎么说的?为什么希望能先找着玉珠,就是因为连玉珠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大姑娘,您原谅,我不敢信,郭家绝学……”

“胖叔。”大姑娘道:“您又忘了,我在‘万安道’上跟他动过手,已试出了他的深浅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脸色一变,默然不语,半晌始道:“那您二位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只为找玉珠,希望能先找着他拦住他,您知道,咱们郭家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我没见少主到‘辽阳’来,少主要是来了,我会知道的。”

大姑娘道:“在‘台安’我跟二妹听说他回了头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您跟二姑娘听说少主确实往‘辽阳’来了?”

大姑娘道:“那倒没有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那也许少主没找着‘玉翎雕’,回山里去了。”

大姑娘没有说话,美姑娘突然说道:“哥哥他不是这种脾气。”

大姑娘微一点头道:“二妹说得不错,玉珠他不是这种脾气,在他没找到‘玉翎雕’之前,他不会回山里去的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轻叫道:“那少主是往哪儿找去了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谁知道,反正‘玉翎雕’既然来了‘辽阳’,玉珠他不会不知道,他迟早也会找到‘辽阳’来的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忽地扬起双眉,道:“‘玉翎雕’,听说他出道还不到一年,的确,他在江湖上名气压过前辈,很响亮,身手高绝,作案利落,人更机警,从没有失风过,算得上是个少有的能人,年纪轻轻的,也很是难得,可是他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跑来拍虎头,捋虎须,在‘万安道’上作案,他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大姑娘迟疑了一下道:“我跟二妹之所以找他,也就是要找他问个清楚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忙道:“霜姑娘,那不行,大爷既然把我派在‘辽阳’,我就不能袖手旁观,不闻不问,任您二位找他去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胖叔,那您说该怎么办?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总之,我不能让您二位轻易去涉险,把自己往魔掌里推!”

大姑娘微一摇头,道:“您错了,胖叔,‘玉翎雕’他不是魔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我说错了,是贼,是盗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要是的活,他也该是个侠盗、义贼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双眉一扬,道:“霜姑娘,我要顶撞您一句,‘玉翎雕’他要是个侠盗、义贼,他就不该在郭家这块地上作案。”

大姑娘道:“所以我认为这里头定有什么原因,也就因这,我要找他问个清楚,按他的年纪,他跟郭家扯不上什么仇怨,要是有什么误会,也该早一点弄清楚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目中精芒一闪,道:“您看……他会不会是他们的人?”

大姑娘迟疑了一下道:“该不会……”

美姑娘突然说道:“别猜了,找着他问问不就明白了么?”

大姑娘道:“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目光一凝,道:“您二位真要找他问个清楚?”

大姑娘点了点头,美姑娘道:“胖叔,您真是,这还有闹着玩儿的么?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山里知道么?”

美姑娘:“念月叔回山里去了。”

“那好!”矮胖中年汉子一点头道:“我不敢再拦您二位,您二位把‘玉翎雕’的形象示下,我这就派人查访去,一有他的踪迹,我马上回报。”

美姑娘望着大姑娘道:“霜姐,你说吧,你见过他。”

大姑娘当即把“玉翎雕”的形象,打扮描述了一遍。

听毕,矮胖中年汉子扬着眉道:“您二位就请在这儿歇着,我这就去……”

“慢着,胖叔。”美姑娘突然抬手说道:“您那位朋友是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您说沈振东?刚认识不到二个月……”

美姑娘道:“怎么认识的?”

矮胖中年汉子凝目说道:“怎么,您……”

美姑娘道:“没什么?我问问!!

矮胖中年汉子轻“哦!”一声道:“他先跟纪冲打上了交道,听纪冲说,他一次来雇了几匹牲口,纪冲见他挺爽快,是个汉子,也就交了这个朋友,因为这关系,我也认识了他,他经常来坐,坐下来一聊就是大半天,别的不说,单茶就要沏上好几壶,您刚才没听他说么,让我别心疼茶叶,挺风趣的,人爽快,够义气,有点事找他,他绝不推辞,给你办得比你想的都好,也就因为这,来了没三个月,朋友交了不少,像衙门里,各行号,旗营里,总之,上九流,下九流都有他的朋友,难得的是交情都不错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这个人挺活动的。”

“谁说不是?”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要换个死板人,能在三个月里交这么多交情不错的好朋友,只怕办不到,当然,那一大半得助于他豪爽、够义气,随和,跟谁都谈得来,一回生,两回准熟,一个月挣不了几个,可是碰见朋友有点急难,他能毫无吝啬地全拿出来,他说得好,钱财身外物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人生有几何?好朋友难交几个,您听,这不让人挑拇指?谁不愿意跟他交朋友……”

美姑娘道:“他是个干什么的?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吃闲饭的!”

美姑娘还想再问,大姑娘已然问道:“我看他会武,而且所学怕也不俗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是的,霜姑娘,您没听他说么,他是个江湖上混混儿?那是以前,现在他在‘辽阳城’一家二流镖局里充当个副手,您说,吃这碗饭不会几手还行?”

美姑娘道:“哪家镖局?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您知道,‘辽东’!”

“‘辽东’!”美姑娘道:“那个小局子,我看是委曲了他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才来还不到三个月嘛,往后去就难说了,以我看他在‘辽东’待不长远,本来我想把他招进自家门里来,可巧大爷出门去了,只有等大爷回来后再说了。”

大姑娘道:“我看这个人八面玲珑,为人、做事都算得上是个能手,只是,胖叔,咱们的处境您知道,无论什么人,总是多认识认识,摸清楚了他之后再说才好。”

“是,霜姑娘。”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您放心,我会留神的,您知道我,虽不敢自夸老江湖,但在没进自家门之前,在江湖上我也混过一阵子,见过的人也不少,江湖事都是这样,得处处防人,时时留神,您请放心就是。”

美姑娘道:“我看他对郭家知道的倒是不少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那有一半是我说的,别一半是他自己知道的,其实,老神仙跟几位爷的当年事迹谁不知道?谁不景仰?就拿他来说吧,一提起老神仙跟几位爷,那是敬佩得不得了,恨不得马上就能见见,您说我能不高兴么?能列身大爷手下、郭家门里,沾了不少光,连走路我都透着神气哪。”

大姑娘跟美姑娘都笑了,大姑娘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:“胖叔,从今后,逢人但说三分话,莫要尽掏一片心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忙道:“是,大姑娘,我知道,您请放心。”

大姑娘道:“那么,您请忙去吧,别净照顾我两个了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是,您二位请歇着,我这就派人查访去,一有消息,马上会来报告给您二位知道。”说完了话,他一躬身,退了出去。

望着他出了门,大姑娘摇头笑道:“胖叔什么都好,就是天生一付直肠子,不藏半点心机。”

美姑娘道:“他就是这么个人,爹就是欣赏他这一点,要论心机,他可比瘦伯差多了,所以爹又把瘦伯派在他身边,时时刻刻提醒他。”

大姑娘道:“大伯善用人。”

美姑娘美目一瞟道:“恐怕难及六叔。”

大姑娘道:“你怎么了?自己人还来这一套?”

美姑娘笑了,道:“我说的是……不,句句由衷,字字发自肺腑。”

大姑娘心里一跳,道:“敢情李克威的话让你给学来了。”

美姑娘又笑了……

过了一会儿,矮胖中年汉子又来了,这回不只他一个人,身后跟着两个伙计,手里捧着的是吃喝的东西,热腾腾的直冒气。

一进门,矮胖中年汉子吩咐把菜放在桌子上,那是三色精美菜肴,一碗汤,外带一盘包子馒头,另外还有一壶好茶,他笑着说:“我知道您二位还没吃东西,店里没什么好的,您二位凑合吃点儿,多少挡挡饿。”

一闻见菜香,再经他这一提,两位姑娘可真觉得饿了,自己人用不着客气,她两位起身让了让:“胖叔,您也吃点儿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我早吃过了,您二位快快请趁热吃点吧。”

于是,两位姑娘坐下去吃喝起来。

她两个吃着喝着,矮胖中年汉子在一旁说道:“霜姑娘,二姑娘,人我已经派出去了,只要‘玉翎雕’那小子真是落在城里,过不了三更,准能查出他的踪迹回报,他绝躲不了。”

美姑娘道:“刚才我跟霜姐进城的时候,看见他养的那只通灵异种白雕飞进了城里。”

矮胖,中年汉子道:“那您放心,他绝躲不了,不是我夸口,就是只蚂蚁他也躲不了,何况一个活生生的大人。”

大姑娘突然抬眼说道:“胖叔,我向您打听件事儿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霜姑娘,您只管说。”

大姑娘道:“‘辽阳城’里出了个奇人,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?”

美姑娘一口包子刚要往下咽,一听这话差点没噎着,她忙喝了口汤,桌底下拿腿碰了大姑娘一下。

大姑娘她像个没事人儿,矮胖中年汉子问了一句:“霜姑娘,‘辽阳城’出了奇人?什么奇人?”

她立即说道:“这个人只有二十多岁,人长得很好,白天在‘辽河’里打鱼,晚上在‘辽阳城’里卖字画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您说他呀……”

“叭!”地轻击一掌,接道:“霜姑娘,不是我捧人家,您知道我说话从不会渲染夸大,人家可真当得起奇才二字,我活了四十多岁,撇开咱们自家门里的又不算,还真没见过这么个奇才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他会武?”

“当然,当然!”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当然会,要不他是一个读书人能在‘辽河’里打鱼,您知道,‘辽河’里的水有多大,要换个读书人把他一人放在船上,他能吓死,还能站在船头上一网一网地打鱼?嘿嘿,人家就能,他只要往船头一站,那船就跟下了锚、插了篙似不动,任它水冲浪大,一动也不动,还有,前些日子有几个地痞找他麻烦,向他勒索敲诈,他起先忍了,每天总要给几个,谁知那几个地痞变本加厉,有一个还想要两个,把他惹火了,一下子放倒了五六个,好了,地痞们才知道碰上了扎手的,再也不敢惹他了,您说,这要没工夫,不会武行么?”

大姑娘笑道:“打得好,胖叔,他能卖字画,论文,怕也……”

“哈,别提了!”矮胖中年汉子拇指一挑,道:“人家书读得多,一肚子好学问,真叫做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,霜姑娘,他胸蕴极丰,不但字、画好,其实他琴、棋、书、画,样样精通……”

大姑娘“哦!”了一声。

美姑娘出了神,忘记了吃喝。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更难得他跟咱们一样,听说前些日子衙门里有人找上他,请他到衙门里当文职去,被他一口拒绝了……”

大姑娘双眉一扬,道:“想必他嫌委曲。”

“您错了!”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这儿小衙门没拉上他,把这件事招会了直隶总督,您知道,这衙门可不小,前两天直隶总督派来了个师爷,专诚拜访,一递名帖,二备厚礼,您猜怎么着,他全退了回去……”

大姑娘飞快地看了美姑娘一眼,美姑娘觉察了,她有点娇羞,但她笑了,笑得好甜好美。

大姑娘收回了目光道:“胖叔,他姓什么,叫什么?家里是干什么的?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他姓仇,叫什么我不清楚,他家里……他只有一个寡母,不是本地人,到‘辽东’来一年多了,娘儿俩在‘狮子胡同’赁了一间屋,全靠他打鱼、卖字画度日,每个月还得付房租,也够苦的。”

大姑娘沉吟说道:“从外地到这儿来过这种苦日子,这母子俩恐怕不简单?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我也这么想过,可是人家娘俩来了一年多了,也没见人家有什么,平日跟街坊邻居处得很好,娘儿俩都温文有礼,乐于助人,我看人家也不像是江湖人,也不像是邪路上的……”

大姑娘点了点头,没说话。

矮胖中年汉子道;“霜姑娘,您问起这个人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我听说‘辽阳’有这么个人,好奇问问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霜姑娘,我心里早有了个打算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什么打算?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过些日子等大爷回来,我想请大爷看看他。”

美姑娘美目一睁,忙道:“胖叔,您想干什么?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您知道,这种奇才不多见,要是任他这么打鱼、卖字画,未免可惜,所以我想把他招进咱们家里来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好主意,郭家是求才不怕多,要能把他拉进来,怕不是大爷的一个好助手。”

美姑娘娇靥猛然一红,含嗔且喜地瞪了她一眼。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您要是先赞成,赶明儿我就先试探试探,要是有几分希望,再请大爷亲自来,要不然他要是一口拒绝大爷,那多不好。”

美姑娘脱口说道:“他不会的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一怔,道:“真的?您怎么知道的?”

美姑娘猛悟失言,娇靥红热,正感难以应对。

大姑娘替她解了围,笑道:“我也这么想,他不应该拒绝郭家,胖叔,这样吧,这件事您不必费心了,交给我跟二妹吧,让我跟二妹先试试他究竟有多少真才实学,然后再向大伯禀告一声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那也好,只是您二位……方便么?”

大姑娘道:“该没什么不方便的,咱们不是世俗人家,我跟二妹也都不是世俗女儿家,他也是个奇才……”

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那好,那好,就这么办了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胖叔,您知道他在哪儿卖字画摊儿么?”

美姑娘刚要说话,大姑娘在桌子底下轻轻拧了她一下,她立即醒悟,忙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。

矮胖中年汉子却没留意,当即说道:“就在他住的‘狮子胡同’口,二姑娘可知道‘狮子胡同’?”

美姑娘忙点头说道:“知道,知道,从这条街东头出去,拐个弯儿就到了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笑道:“不错,二姑娘是老‘辽阳’,怕不比我还熟?”

大姑娘美目一瞟,道:“二妹,你吃饱了么?”

美姑娘玲珑剔透,忙点头说道:“吃饱了,吃饱了,都胀得慌了……”

天知道,一个包子她还没吃两口。

大姑娘嫣然一笑,站了起来,道:“趁天还早,他还没有收摊儿,咱们先去看看他去,走!”

大姑娘向矮胖中年汉子道:“胖叔,我跟二妹一会儿就回来,关于‘玉翎雕’的事儿,等我跟二妹回来后再说吧!”

矮胖中年汉子欠身说道:“是,要不要我派个人跟您二位……”

大姑娘摇头说道:“谢谢您,不用了。”

美姑娘更喜孜孜地道:“胖叔也真是,人在咱们自己门口,又不是小孩子,您还怕我跟霜姐丢了不成。”嘴里说着,她人已出了门房。

大姑娘暗暗摇头,跟了出去。

出了客栈,大姑娘皱眉望她一眼,道:“二妹,你可真沉不住气。”

美姑娘娇羞地一笑说道:“别这么说,换换你是我,你也一样。”

这话,听得大姑娘心里一跳,可不是么?她比二姑娘还急,天知道她为什么急着找“玉翎雕”。

在这道街上,美姑娘走得好快,可是一出这道街东头,她脚下突然放慢了,大有畏缩不前之概。

大姑娘道:“二妹,怎么了?”

美姑娘低低说道:“霜姐,怎么办,我有点怕!”

大姑娘嫣然笑道:“正角儿是你,我只是个龙套,你怎么能临时怯场呀,那天你是怎么一个人来的?那时候那么大胆,怎么有个人给你壮胆,你反而怯场了?”

美姑娘不胜娇羞,道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好害怕哟,你摸摸,我的手发抖,手心直冒冷汗,心跳得好厉害。”

大姑娘眉锋一皱,道:“那怎么办,走是不走?”

美姑娘幽怨地看了她一眼,道:“霜姐,你别刁难我,哪一天你有了……你也会跟我一样。”

大姑娘垂下了目光,道:“唱戏都是龙套先出场,正角儿跟在后头,二姑娘,您请跟我来吧。”

说话间,她两个已到了“狮子胡同”见有摆摊儿的,但那是卖小吃的,哪有卖字画的,根本没有那个他的人影!

美姑娘轻叫说道:“怪了,他怎么……”

大姑娘截口说道:“二妹,你是白盼了一场,是这儿,没错么?”

美姑娘道:“没错,就是这儿,你看嘛,那墙上还钉着钉子呢!”

一兆OCR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