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路 劫

那一片片的黄!

那一片片的绿!

黄的金黄,绿的碧绿。

绿的是高粱棵,黄的是大麦地,这是北方大草原上的点缀,真的,一眼看上去,麦浪起伏,高粱连绵,一直延伸到天地相持的那一线处。

这,让人看在眼里并不觉得单调,相反地,在北方这粗犷、豪放的原野里,假如没有高粱棵、大麦地,跟那黄雾一般的蔽天风尘,它就不算是北方的原野。

花林烟草,细雨微风,吴侬软语,羞月云裳,这是江南,北方的原野跟江南的景致自然是不大相同,要不然何以区别南北。

在这片大原野里,有那么一条路,路面宽敞平坦,由天的这一边,延伸到天的那一边,其间过很多大山,穿很多叠林,越很多……总之,它很长很长。

它不属于官家,因为这一大片原野就不属于官家。

固然,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可是不知怎地,这一大片原野就不属于官家,它属于民间的某一家,而怪就怪在官家从不过问这片土地,是既不征税,也不纳租,官家的人甚至于离它远远的。

这条路,有人给它起了个名字,叫“万安道”。

顾名思义,那就是说走在这条路上,一切都是平安的。

“乾隆年,笑呵呵,一个制钱儿俩饽饽”,这是这年头流传北方的几句童歌、民谣,由这风句里,不难看出在这乾隆年间是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,物价平稳而便宜,一个制钱儿能买两个饽饽,百姓日子好过,过得舒服,自然就笑呵呵了。

既然如此,那还有什么不平安的。

不,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,那只是指大体,实际上那个年头,那块地儿上却有不平安的凶险事儿。

剪径、打闷棍、劫镖车、拦行旅,甚至于杀人放火、打家劫舍的事,时有耳闻,屡见不鲜。

所以,人们都企求平安了。

那么,从某地去,最好走这条“万安道”,只要你在“万安道”上行走也好,骑马也好,坐车也好,绝不会有丝毫损失,盗贼他根本就不敢踏上这块地儿,就别提动你了。

万一有人动你一根汗毛,不要紧,你丢了什么,有人赔你什么,十天半月之内,你丢的东西一件不少地原璧归还,送到你跟前来。

那倒不是说这一路上有人保镖,没有,你绝看不见一个,可是就有人保你平安无事,一路顺风。

走这条路要花钱,但不多,无论老少,每人一个制钱儿,只给一个制钱,走吧,你放心大胆地走吧。

这不比走任何一条路划算?

固然,走别的路不必缴什么路费,可是仔细盘算盘算,半路上丢了东西,甚至于连命都保不住,跟一个制钱儿比比,哪个划算?

所以,这条路“生意”极好,好得让人眼红。

眼红归眼红,可是,从四阿哥宝亲王弘历,一变成为乾隆爷的头一年到如今,官家也好,武林侠义也好,江湖草莽也好,下五门、下九流的窃贼也好,就没人敢正眼看它一下。

然而,这种情形能维持多久?十个人里有九个人都说没问题,这种情形绝对能一直维持下去。

可是只有一个人,说今天就要出岔子……

“万安道”上,两辆高篷马车间隔约莫十丈地在缓缓驰动着,看上去,这辆马车却很别致。

瞧上篷那么高,车比普通的马车要大一倍,连套车的马都是四匹,这是为什么?

再看,马车那高高的车篷上,布着一层黄尘,那有砂,也有土,车一动就扑簌簌落下了一层,但没有用,这一层刚落下,另一层很快地就又布上了。

套车马不知是什么色的,总之你要不细看,那八匹马就像是当年山东第一好汉秦琼秦叔宝的那匹黄骠马,全是黄的,连一根杂毛都没有。

天晓得,那也是砂跟土,一层黄尘。

车辕上是两个中年汉子,个头儿却挺壮,身上有黄尘,脸上、眉毛上全有。

车就这么向前驰动着,旅途枯寂,风尘之苦更难堪,下一站的宿头还不知道有多远,不说话那能憋死人,每辆车上那赶车的汉子,都在闲聊着。

聊着聊着,前面那辆车的车辕上,那空着手的汉子,破口骂了起来,他两手猛然一阵拍了衣裳,恨不得把一身黄尘都掸掉。

“娘的,今儿个邪门里透着玄,风不算大,可尘土怎么这么重啊!土地爷也不行行好……呸!说着说着,一嘴砂土,他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。

另外那执着鞭拉着缰的汉子,适时开了口:“老赵,吃这碗饭是天生的命了,就少抱怨,这条路咱们又不是走一天了,怎么个情形你还不知道么?走在‘万安道’上你还抱怨,那走在别的路上的人该怎么办呀!你要嫌苦,车里待着舒服去!”

“车里?”那姓赵的汉子两眼一翻道:“你他XX的这不是寻开心么?谁听说赶车不在车辕上赶车,缩到车里跟客人一起舒服去?车里大姑娘、小媳妇儿,男女老少挤得满满的,哪有我的座儿呀?”

他这话一点也没说错,后面那辆车不知道怎么样,这辆车可真挤得满满的,大姑娘、小媳妇儿,男女老少都有,掀开车篷一角往里看,紧挨着车后坐着的,是四名彪形大汉,个个浓眉大眼,一脸络腮胡,长像粗犷剽悍,看上去怕人,一边各坐两个,就好像把门的门神。

没错,要真有点事,他四个还真管事,你瞧,他四个的胳膊比人大腿都粗,看样子壮得一巴掌能打死一条牛犊子,那还不管用?

他四个头戴“三块瓦”风帽,近领口的扣子都没扣,袖子卷着,腰里扎着一条宽皮带,脚下是鹿皮靴子,不知道是干什么的?总之看上去怕人。

可不是么?挨在他四个身边坐的那两个衣着讲究,模样儿像富商的老头儿,就一个劲儿拼命往这边挤,生似怕碰着他四个。

两个老头儿怀里各抱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行囊,搂得紧紧地,生似怕人夺了去。

再往里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而紧靠着车前坐的却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儿。

她,穿一身细布袄裤,一块纱布包着头,装束打扮很平常,但不平常的是她的人。

瞧,她约摸廿多岁,有点瘦,但瘦不露骨,那纤小的身躯,隐隐透射着一种常人所没有的高华气度,超人的气质,那双修长、白暂,十指尖尖的玉手,抱着一个小包袱,小包袱放在她紧并着的两腿上,绝不像那两个老头儿抱得那么紧。

再看她的娇靥,那张娇靥,吹弹欲破,虽然有点白,但那可能由于劳累,虽然有点憔悴,但那也掩不住她那绝世的风华,她清丽如仙,美绝尘寰,那排长长睫毛下的一双清澈、深邃的美目里,隐藏着无限的智慧。

任何人看她一眼,在惊为天人之余,目光会马上收回去,因为你会觉得她圣洁高贵,目光不敢有丝毫随便。

她要是看你一眼,你会觉得她那双目光像两把利刃,能透视你的肺腑,你整个的人。

她是这么个人儿,配上她那身朴实无华的装束,你更会觉得她像一株雪里寒梅,跟这些人坐在一起,尤其是跟那四个彪形大汉,你会觉得很不调和,油然而生怜惜之感,怕汗珠儿熏了她,也怕车里的一切沾辱了她。

她微闭着一双美目,像在假寐,四个彪形大汉之中,有两个瞅那两个老头怀里的行囊,有两个目光放肆地一直逗留在她脸上,可是她茫然无觉,清丽的娇靥上,笼罩着一丝丝寒霜般冰冷。

车里,没人说话,很静。

而车外那两个赶车的汉子的话声,却清晰地传进了车里,还用说么,听他俩的就够了。

听!

“咦!老王,你瞧,我说今儿个邪门儿里透着玄吧,可一点不假,半天空里那只鸽儿,怎么老在咱们头上盘旋呀……”

随听一个说道:“去你的吧,睁大眼睛瞧清楚了,那是鸽子么,那是雕,老雕,你没见过么?”

“咦,真的,这只雕怎么会是白的,怪了,我长这么大走南闯北,什么都见过,可就没见过白雕……”

那大姑娘猛然睁开了一双美目,美目中闪漾着一种令人难懂的异采,她是像在想什么,突然,转眼望向四名彪形大汉,怪了,一直虎视的四名彪形大汉,这时候脸上的神色洋溢着一片不安,还有一丝丝惊骇。

深深的一眼之后,她收回了目光,目光是收了回来,可是,她轻皱黛眉,又像在思索什么。

车外的话声又传了进来。

“嘿!娘的,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,我没有弓箭,要不然哪,就学那唐朝的廖礼,一箭把它射下来带回去养着玩儿……”

“别他XX的吹了,就是有弓有箭,你会使么?”

吹牛的那个笑了,是窘迫的干笑。

但是刚笑没几声,那笑声突敛住了,随即换上了诧异而带着诅咒意味的话声:“这是他XX的哪个缺德鬼干的,在大路上堆这么一大堆石头,想干什么呀,让人翻车好看笑话,咦,瞧!那堆石头尖上还插着一根……一根鸟毛……还是白的……”

“娘的,准是哪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堆的,没法子,停下车去搬吧,娘的,就别让我碰上……”

车停了,大姑娘的美目睁得更大了,显见地,她那双黛眉也皱得更深了。

再看那四个个彪形大汉,脸上的神色更见不安,惊骇之色也越见浓厚。

车头,车辕上那个中年汉子跳了下来,勒好缰,插好鞭,就要去搬石头,后面那辆车上传了话声:“喂!前面的,怎么回事,干什么停车呀?”

那姓赵汉子没好气地道:“问个鸟,想知道就爬过来瞧瞧!”

嘴里说着,他转身就要去踢那堆石头,只听一个清朗话声由路旁那一大片高粱地里传来了出来:“踢不得,谁敢动那堆石头,谁就马上躺在那堆石头边上。”

姓赵的汉子吓了一跳,一收腿,转眼喝问道:“谁呀?”

“我!”

随着这声“我”,高粱地里白影闪动,那一棵棵比人还高的高粱一阵晃动,从里面洒脱异常地走出了个人。

他,身材颀长,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衫,说不出有多么潇洒、飘逸,背负着手,举止像个斯文的公子哥儿。

的确,单看那身材,那袭雪白的长衫,潇洒、飘逸的气度,他该是个罕见的俊汉子,美男儿。

然而,可惜不能往上看,他那张脸,色如淡金,黄黄的,没一丝血色,像正害着大病,鼻梁高高的,很挺,不相衬的是那张嘴,两眼眼神犀利,还隐射一种慑人之感,而不相衬的又是他那双残眉!

这么个人,这么一付长像,怎不令人惋惜,令人扼腕,连姓赵的汉子都怔住了,他瞪着眼半天才憋出一句:“你,你,你是谁?”

白衣客转眼间已到近前,手从背后伸了出来,那只手,五指修长,根根如玉,手里还拿着一柄折扇,他反手一指,咧嘴而笑,好白好整齐的一口牙:“我是我,你不是骂堆石头的人?就是我!”

正愁找不着主儿哩,姓赵的汉子,一听这话,火登时冒了三丈高,原来瞪着的眼,瞪得更大了,往前猛然跨进一步,气虎虎地道:“好哇,原来这堆石头就是你……我还当是哪个熊孩子堆的呢,你这么大个人了,这是什么意思,快把这堆石头给我挪开,要不然……”

白衣客笑吟吟地道:“要不然怎么样?”

姓赵的汉子一卷袖子,发了横:“要不然我就揍人!”

“揍人!”白衣客笑了,摇摇头,道:“石头要挪你自己挪,我懒得动手,也没工夫给你废话,去叫你车里的人一个一个都给我下来……”

姓赵的汉子没说话,一听他不但不挪,说话还这么难听,抡起拳头就要揍人,而突然……

白影一点由高空射下,像飞星陨石,只那么一闪,姓赵的汉子“哎哟”一声,抱着头往后直退。

退了两步松手一看,天,不得了,手上有血,他脸色一变,立即叫了起来:“这……这只雕是你养的……”

白衣客微一点头,道:“不错,它是当世罕见的异种,产自‘昆仑’绝顶……”

姓赵的汉子道:“我不管它什么种,出在那儿,你叫雕伤人……”

“怪我么!”白衣客笑道:“谁叫你动辄出拳,先动手打人,老实告诉你,它没啄你的眼,已算是天大的便宜……”

姓赵的汉子一听这话跳了脚:“好哇!你……”

白衣客笑容一敛,目中寒芒暴射,直逼姓赵的汉子:“少废话,这‘万安道’上我第一次作案,我不愿伤人,你可别惹火了我,要不然我先让你躺在这儿!”

姓赵的汉子跟姓王的一听两字“作案”,脸上顿时变了色,只觉两条腿发软,混身打哆嗦,尤其姓赵的汉子,他被白衣客那一眼看得从脚底下冒冷气,机伶一颤,结结巴巴地道:“朋……朋友,这,这是‘万安道’……”

“我知道!”白衣客冷然说道:“要不是‘万安道’,我还不在这儿作案呢,我老,实告诉你一句话,‘万安道’从此改为‘不安道’去,叫他们下车去!”

姓赵的汉子刚一犹豫,白衣客冷然一句:“你可别惹我,自问有这石头硬么?”

手一挥,一扇子敲在石头上,天,那块坚硬的石头应手粉碎,像被铁锤砸了一下,碎石乱飞。

姓赵的汉子吓傻了,姓王的汉子魂飞魄散,抖着两条腿就往车后走,白衣客陡然一声冷喝:“站住!你干什么去?”

姓王的汉子一哆嗦,脱口一声惊呼,白着脸道:“我!我去叫客人下……下车去!”

白衣客威态一敛,笑了:“那也一样,别怕,去吧!”

姓王的汉子到了车后,不用招呼,刚才的那一番话,车里听得清清楚楚,四名彪形汉子低着头首先跳了下来站向一旁,紧跟着男男女女扶老携幼都下来了,走在最后的大姑娘,她神色出奇的镇定,手里提着那个小包袱,下车第一眼就望向车前,入目白衣客那张脸,她先是一怔,继而很快地又恢复了镇定。

缩在车里打哆嗦,不肯下来的是那两个老头儿。

白衣客一句话:“不下车也可以,只问他是否愿意等到了地头之后,让人抬着下去!”

这句话吓人,也马上发生了效用,那两个老头哆嗦着忙下了车,白衣客笑了,往后车一摆手,道:“后面车上的人不用下来,我只要这一辆就够了。”

这个作案的怪,他竟然有个“够”字!后面车上的莫不立即暗中念佛。

白衣客背着手,迈着洒脱步,首先到了四名彪形大汉面前,一打量四名彪形大汉,笑问道:“我看四位这身打扮很眼熟,四位可是来自‘东北’?”

四名彪形大汉一脸畏惧神态,都点了点头!

白衣客紧跟着又问了一句:“马家的人?”

四名彪形大汉面露希企之色,忙又点了点头。

白衣客道:“知道我么?”

一名彪形大汉开了口:“您,玉翎雕……”

白衣客笑道:“不错,没想到我这个号能远传到‘东北’马家人的耳朵里,颇堪自慰了,阁下,我明白四位的来意,只是马大当家的不该出这么远的兵,更不该在这所谓‘万安道’上做案,假如这件事不是被我事先获悉,这两车的财物不但全没了,只怕命也会丢好几条,我现在告诉四位,事,我插手了,马大当家想要的东西我截下了,四位是回头还是继续往前走,我不管,可是我话说在前头,绝不许伤人,更不许侵犯妇女,要不然回不了‘东北’,四位打点着,别到时候说我事先没打招呼,话我说完了,四位后退!”

大姑娘一双美目盯得白衣客更紧,而且闪漾着异样的神色。

白衣客茫然无所觉,显然他是没想到这辆车里会有这么一位风华绝代,美绝寰尘的人儿,同时,他也没留意看。

白衣客说完话后,缓缓地转向了那两个老者,他先望着那瘦瘦高高的一名,含笑问道:“老先生是‘保定府’的徐宝山徐老先生?”

老富绅打扮的瘦高老头,死命地搂着他那个包袱,白着脸,混身直打哆嗦,由于过度的惊恐,使他一时说不上话来。

白衣客微微一笑道:“老先生,我作案的手法跟别人不一样,不是万不得已绝不伤人,老先生不必害怕。”

瘦高老头心里似乎踏实了些,颤抖着点头说道:“是……是的,老……老朽正是‘保……保定府’的徐宝……宝山!你……大……侠你认……认得老朽……”

白衣客淡淡一笑道:“算不得认识,但我久仰,久仰徐老先生是‘保定府’的富绅大户。对某些事一掷千金而毫无吝啬,而每年冬帐,老先生却舍不得捐白银一两,可有这回事?”

瘦高老头儿徐宝山结结巴巴地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白衣客微微一笑,截口说道:“徐老先生这趟出门远行,是要到哪儿去?”

徐宝山道:“老……老朽要到‘锦州’去!”

白衣客道:“老先生到‘锦州’去是要……”

徐宝山道:“老朽是……是去看个朋友!”

白衣客笑道:“老先生不远千里,不避风霜,上‘锦州’只为看一个朋友,做为徐老先生朋友的……内心的感受可想而知……”

目光闪闪落在了徐宝山怀里那包袱上,接问道:“老先生这包袱是……”

徐宝山一惊,忙把包袱死命地搂了一搂,人也忙往后退了几步,颤声说道:“是……是……几件换洗衣裳……”

“那正好!”白衣客笑道:“我穷得没钱买衣裳,正愁我身上这件换不下来,没想到徐老先生带有换洗的衣裳,老先生,请把包袱给我。”

那只左手,缓缓地伸了出去,他那无名指上,戴着一枚其色乌黑,不知是何物打造的黑指环。

大姑娘看在眼内,美目中又是一阵异采闪漾。

徐宝山机伶一颤,猛然往后退去,砰然一声,他撞在了马车上,没地儿退了,他身子往后滑,往后滑,突然,他跪了下去,苦着脸颤声哀求上了:“这……这位大侠,你行……行好,我……我……”

白衣客含笑说道:“徐老先生是‘保定府’知名的富绅大户,往往一掷千金都毫无吝啬,怎么如今舍不得这几件衣裳?”

徐宝山忽地口口了头:“这……这位大侠……大侠……”

白衣客截口说道:“徐老先生,拦车劫物,我在这‘万安道’上作案,怎称得一个侠字?徐老先生,有道是:‘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’,有道是:‘万物有价命无价’,我不以为徐老先生把这件替换衣裳看得比命还重!”

徐宝山一大把年纪了,这句话能不懂?吓得面无人色,颤抖着缓缓地伸出双手,把包袱递了上去。

白衣客笑了,道:“这才是,徐老先生,命该比什么都重!”

他伸手要去接,就在这时候,四名彪形大汉中的一名,突然面泛狰狞之色,一声没吭地翻腕掣出一柄解腕尖刀,闪身扑了过来,别看他身躯彪形很笨重,行动起来却奇快如风,一闪身便到了白衣客身后,尖刀递出,猛力向白衣客后心扎去。

大姑娘眼比人快,她比别人先看见,也够镇定,美目一睁,她就要喊,她却仅是口齿启动了一下,没出声。

而,白衣客背后像长了眼,轻笑了声:“阁下,跟我来这一套,你还差得远,别眼红,给你!”

霍然旋身,左手往外一送,那包袱脱手飞出,砰然一声正好打在大汉的脸上,几件替换衣服包了个包袱,竟打得大汉鼻子迸血。

他那里刚“哎哟”一声,白衣客左掌一翻,劈手夺过了大汉右掌中的尖刀,然后拿扇的右手往前一递,手中折扇正点在大汉的小肚子上,大汉又一声“哎哟”,抱着肚子蹲了下去,天不热,可是他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。

另三名彪形大汉白了脸,却没一个敢动。

白衣客没正眼看他一下,端详了那把解腕尖刀一眼,摇头笑道:“真的,这种玩艺儿岂能伤人?”

他把折扇插在后领上,以右手两指捏住刀尖,然后缓缓地往里卷,刀是金钢打造,会断不会弯,但这柄百炼钢到了他的手里,却像一块和好的面,又像一个牛皮糖,被他卷了好几个弯。

另三名彪形大汉瞪大了眼,个个倒抽冷气。

大姑娘更看得黛眉一阵跳动。

突然,白衣客左手一松,“当!”地一声,那柄已不成其为刀的尖刀掉在了地上,然后他道:“看在马大当家份上,姑饶这次,把包袱给我拾起来!”

白衣客那一扇子恐怕不轻,要不然半截铁塔般大汉不会受不了这一下,抱着肚子蹲下去半天站不起来,头上还直冒汗珠,他小肚子是真疼,可是他不敢不听白衣客的,强忍着疼拾起了地上的包袱双手递了上去。

白衣客微微一笑,伸手接过了包袱,他像个没事人儿一般,又转向了那身材略显矮胖的另一名老头。

他用了同样的手法,这矮胖老头儿也没敢多迟疑,很快地交出了抱在怀里的那个包袱。

白衣客只要了这两个包袱,对于排在矮胖老头儿身侧,那些衣着朴实的男女老少却没有动,最后,他到了大姑娘身前,大姑娘毫无惧态怯意,一双美目眨也不眨一下,紧紧地盯在白衣客那张脸上。

这时候,白衣客看见了她,而且看得很真切,很清楚,他有着一刹那的错愕与失神,旋即,他笑了,又露出一口隐射惑人光辉的白牙:“姑娘,请恕我唐突……”

大姑娘淡淡说道:“你别客气,此时此地,你就是杀了人,也没人敢说什么。”

白衣客显然惑于她的镇定,他疑惑地看了她一眼,道:“我现在才发现,姑娘跟他们有多么大的差别!”

大姑娘道:“是么?现在才发现,不嫌迟了些么?”

“不!姑娘!”白衣客更惊于她那不俗的谈吐,目光凝注,大姑娘毫无不安色地回望着他,他摇了摇头:“我不以为然,姑娘从哪儿来,贵姓?”

大姑娘道:“我是个路过的女客,你是个劫匪……”

白衣客眉锋皱了道:“姑娘,这两个字不妥,而且难听!”

大姑娘道:“我想不出适当的辞句了,你想得出么?”

白衣客皱眉而笑,微一点头,道:“好吧,就算是劫匪吧,姑娘请说下去!”

大姑娘道:“在这种情形下,我不以为有通姓名的必要!”

白衣客摇了摇头,道:“姑娘的胆子显然很大,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姑娘跟其他的人有很大的差别……”

大姑娘淡淡说道:“你大不了杀了我,其实,怕又如何?”

白衣客笑了笑道:“姑娘辞锋犀利,令人难以招架之感,我何忍?”

大姑娘眉梢儿一扬,道:“你可别轻薄……”

白衣客道:“我不敢,这是我心里头的话,我今年廿二了,廿多年来,我第一次看见姑娘这么美……”

大姑娘娇靥微酡,叱道:“你敢……”

白衣客一叹说道:“姑娘奈何不愿听人心里头的话,好吧,我不说,把它深深地埋藏在心里就是,姑娘……”目光一凝,道:“如果我没有看错,你也会武!”

大姑娘道:“你的眼力很高,我这身所学远不及你……”

白衣客笑了:“要不然姑娘早动手了?”

“不!”大姑娘道:“就是我的所学比你高,我也不会动手的!”

白衣客微愕说道:“姑娘,那是为什么?”

大姑娘道:“因为我怕脏了我这双手!”

白衣客目中陡现栗人的寒芒,这,看得大姑娘心头一震,而旋即,白衣客目中那栗人的寒芒又渐渐敛去,他笑了:“姑娘,一个姑娘家招惹劫匪,那是自找麻烦,的确,姑娘这双手白皙细嫩,滑腻晶莹,柔若无骨,根根似玉,令人爱煞,甚至有能为姑娘这双手而死之无憾……”

他缓缓伸出了左手,向姑娘那双玉手抓去。

他口齿之间已够轻薄,如今竟敢……

大姑娘怒泛眉宇,羞红了娇靥,怒叱说道:“你……你敢……”

白衣客淡淡说道:“姑娘,一个不怕王法,不怕杀头的劫匪,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!”

说话间他那只手已伸向姑娘的那双柔荑。

大姑娘沉不住气了,玉手一缩一挥,闪电向白衣客那只伸来的“禄山之爪”腕脉劈去!

白衣客笑了,手往后一缩,然后那么一翻,手背跟手心立即变了上下,说时迟,那时快,等姑娘明白他的心意,心里一惊要收腕时已经来不及了,“叭!”地一声脆响,姑娘那只玉手正好拍在人家手上,落在人家手掌心里。

白衣客可恶,他轻轻地握了一握,立即松开了。

他是松开了,可是姑娘一张娇靥涨得好红,黛眉高扬,美目圆睁,羞怒得说不出话来。

白衣客又笑了,道:“姑娘的所学不俗嘛,好险哪,要不是我应变快,手腕就废在姑娘手下了。”

大姑娘突然沉声叱道:“你敢轻薄……你可恶,占了便宜还……”

白衣客笑了笑道:“我仅是逗逗姑娘,没想到姑娘会动手打我!”

敢情他还有理,也真是姑娘家打人,把玉手往人手里送。

大姑娘想掉泪,可是刚强的个性使她忍住了,她不愿在白衣客面前示弱,猛然一跺脚,道:“你……你存心气我,嬉皮笑脸……可恶!”

霍然转过娇躯便要往车里走。

白衣客抬手拦住了她道:“姑娘,请留一步。”

大姑娘猛然转了过来,怒声说道:“你还要干什么?”

白衣客含笑指了指她那个小包袱,道:“我不敢厚彼薄此!”

大姑娘一怔,道:“怎么,你……你还想要我的……”

白衣客截口说道:“我本不忍心让姑娘有所损失,可是继而一想,无论谁在这条路上丢了东西,都会有人赔偿,所以……”

大姑娘道:“你可知道,我这包袱里东西是无法赔偿的。”

白衣客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价值连城?”

大姑娘道:“可以这么说,倒也可以说它值不了十两银子!”

白衣客诧异地道:“姑娘,我不懂!”

大姑娘道:“这是几件替换衣裳,你懂了么?”

白衣客目中异采一闪,道:“姑娘!我懂了,可是我不信!”

大姑娘道:“信不信由你!”

白衣客笑了笑道:“是的!姑娘,可是要不要也该由我!”

大姑娘又羞气了,双眉一扬,道:“或许女人家替换衣裳你也要么?”

白衣客微一点头,道:“我不说过么,不敢厚彼薄此!”

大姑娘美目猛然一睁,但旋即她敛态说道:“你真要?”

白衣客道:“姑娘!我说的话,向来都是句句由衷,字字发自肺腑!”

大姑娘想起了他刚说的那个“美”字,脸又一红,道:“好!我给你,不过,你得据实答我一问,然后再跟我交换个条件!”

白衣客失笑说道:“姑娘,跟一个劫匪谈这些,该是闻所未闻……”

大姑娘截口说道:“你自己说的,我跟别人不同。”

白衣客微微一怔,旋即摇头说道:“姑娘很会拿话扣人,好吧,姑娘问吧!”

大姑娘目光一凝,道:“我记得你刚才说过这么一句:‘要不是“万安道”,我还不在这儿作案呢!’说过这句么?”

白衣客一点头,道:“不错!姑娘,我说过!”

大姑娘道:“有理由么?说给我听听!”

白衣客微微一笑道:“姑娘可认为自己是个信人?”

大姑娘道:“当然,我向来说一不二……”

白衣客道:“那么,姑娘,我已据实答过姑娘一问了,这第二问姑娘事先没明言,恕我不回答!”

大姑娘愕然说道:“你胡说,我什么时候问过你了……”

白衣客淡笑说道;“刚才姑娘问我可曾说过句真话,那不算是一问算什么?”

大姑娘一怔说道:“你好刁,好狡猾!”

白衣客道:“姑娘!这三个字用得不妥,我并不是没答姑娘所问。”

大姑娘没奈何了,美目凝视白衣客良久方始说道:“好吧,算我斗不过你,现在听我的条件,把你脸上那让人讨厌的面具拿下来,我马上……”

白衣客飞快接道:“马上把包袱给我?”

大姑娘芳心一横,暗咬贝齿,猛一点头道:“不错!这就是我的条件……”

白衣客微微一笑,道:“我相信姑娘是说一不二,言出如山似鼎的信人!”

抬手往脸上一摸,手里多了样东西,是那张奇薄如纸的面具,大姑娘忙看他的面貌,只一眼,她怔住了,目瞪口呆,作声不得。

面具难看,色若淡金,他那真面目也未见高明,色如锅底,黑脸上,一双既粗又浓的短眉,满是纵横的刀疤,还有那数不清的麻坑。

良久方听大姑娘喃喃说道:“我不信,我不信,我……”

白衣客微微一笑道:“明知会吓坏姑娘,我这张脸摆在姑娘眼前,由不得姑娘不信,请拿过来吧!”他向着姑娘伸出了左手。

大姑娘呆痴而缓慢地把小包袱递了过去。

白衣客接过包袱,微微一笑,道:“多谢姑娘……”

立即转望其他旅客,摆手说道:“诸位请到后车去挤一挤,这辆马车让给这位姑娘单独乘坐了!”

众旅客哪敢不听,也如获大赦,忙纷纷往后车行去。

大姑娘讶然说道:“你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白衣客微微一笑道:“纯是好意,不是我不想跟姑娘同乘一车,姑娘大可放心,我只是怕他们沾污了姑娘。”

大姑娘道:“这么说,我得谢谢你……”

“不!姑娘!”白衣客道:“该感谢的是我,因为姑娘使我在这儿邂逅了姑娘。”

大姑娘脸一红道:“你还要……”

白衣客道:“姑娘!我说的是心里头的话,只请姑娘听这一次。”

大姑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不必跟我说什么心里的话,我也不要听!”

转身往车后行去,白衣客则转向姓赵的跟姓王的两名汉子道:“把石头搬开,上车赶路吧!”

这里姓赵的汉子跟姓王的汉子搬开了石头,刚上得车辕,大姑娘突然转过身来问道:“你……你姓什么,叫……”

白衣客微微一笑:“我记得姑娘刚才说过,在这种情形下,没有通姓名的必要,姑娘请吧,有缘以后江湖上会再相见的!”

大姑娘没说什么,转身上了马车,转眼间车驰动向前而去,姓赵的跟姓王的两名汉子拼命赶动马车,挥鞭赶马,把马车赶得飞快,生似怕白衣客变了主意。

马车走远了,白衣客从远远缓缓收回目光,投射在他那只握过人家柔荑的左手上,两眼之间很快地闪漾起一丝异样的神色,那神色,令人难以言喻,难以意会。

旋即,他摸了摸大姑娘那个小包袱,的确,软软的,那是替换衣裳,可是他没有打开看。

女人家的替换衣裳怎么能乱动,足见白衣客是位正人君子,他又把目光投向远处,远处,那一前一后的两辆马车又变成了两个小点,他突然一声轻啸,腾身掠起,比电还疾地向马车去的方向射去。

半空中,白影一点,跟着他飞掠而去……

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