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

十二个黑衣壮汉如同十二条出柙猛虎,一起往后扑去。

一十二条大汉刚奔进后头,后头马上就乱了,那男男女女的嬉笑声听不见了,代替刚才那男女嬉笑声的,是惨呼,是怒喝,一声声无不凄惨,跟到了屠宰场似的。

一阵风般,一名白衣汉子从后头奔了出来,正好碰上蒙不名跟那中年大汉。

蒙不名没动,也用不着他动手,中年大汉独脚铜人起处,红白之物四溅,那白衣汉子人飞出丈余外掉在地上,一颗五阳魁首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

突然间又是一阵惨呼,那群出柙猛虎般黑衣壮汉潮水般退了过来,原是十二个,如今只剩下八个了。

中年大汉浓眉轩处霹雳般大喝一声道:“闪开。”

松了蒙不名,一抡掌中独脚铜人大踏步迎了上去。

他正迎着个老道,这老道长得长眉细目,鹰鼻薄唇,下巴上稀疏疏的几把山羊胡子,手持一柄铁拂尘,挥动间势若排山倒海,锐不可当。

只一照面,老道的铁拂尘便缠上中年大汉的独脚铜人。

只听那老道道: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‘盗王’师……”

中年大汉没理他,独脚铜人往怀里一带,他一身神力,老道如何禁受得住,脚下一个踉跄便往他怀里撞了过来。

中年大汉冷哼一声,甩出那蒲扇般毛茸茸的左手,电一般地抓向老道心窝。

老道也不含糊,左掌从袖子里伸出,竖立如刀般迎向中年大汉的左掌!

中年大双一身神功,应该是不在乎这掌对掌的硬拼,可是理虽如此,事却不然,他那只左掌像突然遇见了出洞的毒蛇,偏腕一躲,转向老道右肋拍去!

老道嘿嘿一笑,铁拂尘松了独脚铜人,抽身便退,退身的时候,左掌微微动了一下!

中年大汉掌中独脚铜人往胸前一横,只听一阵叮叮响,地上掉了十几根牛毛般乌黑乌黑的小针。

怪不得中年大汉不敢跟他掌对掌硬拼,原来老道左掌里藏有淬毒的玩艺儿。

十几根牛毛般小针落了地,老道身躯腾起了半空,眼看就要掠上墙头。

中年大汉左手往腰里一探,一扬,一道寒光射了出去,取的是老道心窝。

与此同时,墙外掠起个黑衣壮汉,一柄弯弯长长的单刀,直取老道后脑。

老道只留意迎面电射而来的寒光,没留意墙外掠起的埋伏,等到他发觉脑后金刃破风时,那柄刀已然递到了他脑后,匆忙间一侧身让过迎面袭来的寒光,铁拂尘一挥,震开了那柄单刀,顺势又往前一递,铁拂尘正扫在那黑衣壮汉的脸上,黑衣壮汉大叫一声满脸是血的栽了下去。

而就在这时候,那道原该从老道胸前电射掠过的寒光,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射势一顿,突然来个转弯,直取老道心窝。

老道做梦也没想到,施了半辈子的邪法,今儿晚上会碰上这种邪事儿,他那心口离那道寒光不过只半尺远近,等到发现不对时,那道寒光已整个儿地没入了他心口之中,他只觉心口猛一刺痛,跟着眼前一黑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老道摔在了地上,跟摔死猪似的,这时候再看,他心口露着一个刀柄,刀柄上有一条极细的乌线,那一头还握在中年大汉的左手里。

只见中年大汉左手一抖,一柄寒光四射,点血不沾的短刀从老道心口腾起,飞回了中年大汉的左手里。

老道的心口射出一股热血,并没便宜别人,这股热血落下来的时候全落在了老道身上,刹时,老道成了个血人儿。

这时候,两个黑衣壮汉到了他面前,他两个架着一个白衣少女,一个绝色白衣少女。

白衣少女美得出奇,整个人就跟玉琢的一般,找不到一点瑕疵,无论胖瘦高矮,无不恰到好处,她要是个玉琢的美人儿,就该出自一位绝无仅有的巧匠之手。

中年大汉两眼猛地一睁,突然仰天大笑,裂石穿云,直逼夜空:“认识蒙老头这么多年,这一回他算是说了真话……”

伸出那毛茸茸的大手,向着白衣少女那吹弹欲破、娇艳欲滴的娇靥抓了过去。

白衣少女想退,可是人在两个壮汉挟持之中,她分毫动弹不得,眼看中年大汉那毛茸茸的大手就要碰上她那娇靥。

突然,中年大汉手停在了她面前,“咦”地一声道:“蒙老头儿呢?”

可不,蒙不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他身边了。

想必,此刻正在别处大把大把地捞那金银珠宝呢!

就在这时候,一个黑影鬼鬼祟祟,躲躲藏藏地从几丈外一排廊槽下溜过。

中年大汉的眼力相当好,一眼就看出那是“穷神”蒙不名,当即喝道:“蒙老头儿,站住!”

蒙不名站住了,随即迟疑了一下走了过来,两眼一翻,道:“什么事儿,姓师的?”

中年大汉道:“你鬼鬼祟祟地要上哪儿去?”

蒙不名道:“你得了美人了么?”

提起美人,中年大汉脸上马上有了笑意,道:“得到了,当然得到了,你看!”

抬手指了指白衣少女。

绝色当前,蒙不名居然没看一眼,大有不屑一顾之概,他道:“看见了,我没有骗你吧!”

中年大汉一巴掌拍上他肩头,蒙不名骨瘦如柴,似乎禁受得住,两道残眉为之一皱,只听中年大汉笑道:“没有,你没骗我,没想到你蒙老头儿到老来变得这么够意思!”

蒙不名道:“那就行了,你要的是美人,如今美人到手了,足见我这个合伙人诚实不欺,别的你就不用管了,告辞。”

他一拱手,要走!

中年大汉横独脚铜人一拦,道:“慢着,蒙老头儿。”

蒙不名似乎有点不耐烦,道:“你怎么西瓜皮擦屁股,没完没了的,干什么?”

中年大汉道:“记得当初你我说好的,你取财富,我要美人,如今我的美人有了,你的财富呢?”

蒙不名耸耸肩,道:“我判断错误,别说财富了,连块值钱一点儿的铁片都没有,我只好自认倒霉了。”

中年大汉微微一怔,旋即咧嘴笑了:“蒙老头儿,光棍眼里可揉不进砂子啊,有什么好东西,拿出来大家看看,谁又不会抢你的,干吗这么塞塞藏藏的?”

那白衣少女突然说道:“想必他把那张图拿去了。”

蒙不名一惊,道:“小姑娘,你可别……”

迟了,中年大汉那里已面泛棱煞之色开了口:“小娇娇,哪张图?”

白衣少女道:“我身上带的那张图,我落在了‘白莲教’人手里,那张图被‘白莲教’人拿了去。”

蒙不名趁中年大汉说话分神,悄无声息地要跑。

谁知中年大汉早防着他呢,眼明手快地一把抓住了他,道:“小娇娇,那是张什么图?”

白衣少女道:“你可听说过‘女儿城’?”

中年大汉一怔道:“‘女儿城’?”

白衣少女道:“我是‘女儿城’城主的一个侍婢,前些日子奉命出来办事,‘女儿城’隔绝人世,坐落在一个不为世人所知、极其隐密的地方,就连‘女儿城’里的人出来若不带张地图,也无法再回到‘女儿城’去,他拿去的就是我带出来的那张地图。”

中年大汉转望蒙不名,疑惑地道:“蒙老头儿,你要一张地图干什么?”

蒙不名耸耸肩,道:“那是我的事,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
中年大汉还要再问,突然,他若有所悟,转望白衣少女道:“小娇娇,‘女儿城’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么?”

白衣少女道:“‘女儿城’富可敌国,遍地皆黄金!”

中年大汉唇边浮起一丝笑意,道:“这就对了……”

目光忽地一凝,道:“‘女儿城’?这城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?”

白衣少女道:“那是因为‘女儿城’里都是红粉女儿,没有一个须眉男子。”

中年大汉两跟一睁,道:“是么?”

蒙不名突然说道:“姑奶奶,你就少说两句话,逢人只说三分话,且莫尽掏一片心,你怎么把‘女儿城’的底细和盘托给人家了?”

中年大汉没理蒙不名,望着白衣少女道:“小娇娇,‘女儿城’里像你这样的美人还有多少?”

白衣少女似乎很纯真,毫无心机,道:“跟‘女儿城’的黄金一样,到处皆是,其实我又算得了什么,我只不过是城主的一个侍婢……”

中年大汉笑了,道:“我说蒙老头儿怎么这么好说话,只要一张地图,原来他是想舍小取大,人财两得啊!”

蒙不名跺了脚,道:“姑奶奶,你可真行!”

中年大汉霍地转过脸来道:“蒙老头儿,你怎么说?”

蒙不名道:“什么怎么说?还有什么好说的!事先说好的,你要美人,我取财富……”

中年大汉道:“可是你并没有告诉我你要的是张地图,那张地图上有更多的财富。”

蒙不名道:“这个……”

中年大汉把独脚铜人往地上一丢,抬手就要搜蒙不名的身。

蒙不名脸上变了色,叫道:“姓师的,你要干什么,说话不算话么……”

中年大汉道:“少废话,谁叫你当初不跟我说明白,我说你这回怎么这么老实,敢情你是越变越滑头了……”

一边说手一边在蒙不名身上乱摸。

蒙不名身上的痒痒肉似乎不少,这一摸不打紧,蒙不名边躲边笑,笑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,喘着叫道:“我姓蒙的最怕痒,你这是哪门子整人法?”

中午大汉搜了半天没能从蒙不名身上搜出一片纸来,他只好停了手,沉着脸道:“蒙老头儿,你把那张图藏哪儿去了?”

蒙不名老半天才歇了过来,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中年大汉道:“我要那张图!”

蒙不名脸色大变,道:“放你的屁,姓师的,盗也该有道,言而无信,你算哪门子的英雄好汉……”

中年大汉沉声说道:“少废话,你拿出来不拿出来?”

蒙不名道:“做你的清秋大梦,想要我这张地图,门儿都没有,告诉你,我宁可跟你拼掉这条老命……”

中年大汉冷冷一笑道:“我不跟你拼命,你不是怕痒么,我膈肢你,另外叫两个孩子搓你的脚心,让你一直笑到断气!”

蒙不名呆了呆道:“姓师的,你可别这么损,小心将来生个儿子没屁眼儿……”

中年大汉脸色一寒,道:“蒙老头儿,你知道我的脾气,我也告诉过你,为得到我想得到的,我不惜代价,不择手段,眼前只有大堆的财富,成群的美人,我什么都可以不要,你说一句,那张地图你拿出来不拿出来?”

蒙不名没说话,半天才道:“姓师的,算你狠,我认栽了,只是好歹这件事我算个主,你总不能让我空着手出去。”

中年大汉道:“你可以无情,我姓师的不能无义,咱们换换,你要美人,我要那张地图………”

蒙不名苦了脸,道:“你明知道我不喜欢这个调调儿……”

中年大汉道:“这已经是我最大的退步了,你也应该知足了,要是恼了我,我就来个翻脸不认人,让你空着手出去!”

蒙不名没奈何,谁叫他让人家抓住了他的缺点,苦着脸点头说道:“好吧,姓师的,我给你,贪吧,将来你非死在女人手里不可!”

抬手摘下那顶破帽,头顶上赫然放着一个小羊皮卷儿,中年大汉没容他拿,一把便抓在手里,哈哈大笑说道: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能死美人手里,虽死何憾,试想英雄迟暮日,温柔不住住何乡,恐怕你还不知道,我生平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死在心爱的美人怀里。”

松开了蒙不名,俯身抓起那独脚铜人,带着残余的黑衣壮汉呼啸而去。

蒙不名突然笑了:“这小子是个土包子,从没往北边儿去过!”

白衣少女眨动了一下美目,道:“老人家好心智!”

蒙不名道:“别捧我了,赵姑娘,咱们赶快离开这儿去找罗汉去吧,要让那土包子想通了折回头来,咱们想走都走不掉了。”

中年大汉等走的是前门,他带着白衣少女快步往后而去。

敢情是这么回事,一个骗局!

口口口

蒙不名带着赵晓霓走了,这个骗局到此似乎该结束了。

不,没有,还没有结束,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,这个骗局留下来的余波更热闹,也更精彩。

口口口

中年大汉带着八个黑衣壮汉刚出祠堂大门,他突然停了步,一招手,道:“拿个火折子来!”

一个黑衣壮汉打着一个火折子凑近过来。

中年大汉就着火光打开了那个羊皮小卷儿,那羊皮小卷儿上画的确是一幅地图。

不过看上去这幅地图像是“长安城”里的一幅地图,连街道名字都标出来了,一个个的箭头往前指,最后指着一个“口”记号,“口”记号旁边还写着一小行字:“财富,美人,尽在此中!”

中年大汉勃然大怒,提着独脚铜人,转身一阵风般扑了进去。

当然,蒙不名跟那位绝色美人都已经不见了!

中年大汉大发雷霆,抡起独脚铜人一阵猛扫猛砸!

他一身力气多么大?

他那具独脚铜人多么重?

千钧的神力,加上一具重逾百斤的独脚铜人,在盛怒之下挥舞,它所产生的威力是可想而知的!

可怜一座跟他毫无冤怨,人家用来供历代祖先的祠堂,不过转眼工夫被他捣得稀巴烂!

脾气发过了,人也清醒了,这才又想起了那张地图。

缓缓地展开再看看,虽然不是隔绝人世,地处隐密的“女儿城”,这个“口”记号里不也照样有美人与财富么!

既然照样有美人与财富,何处不是一样!

即使不是“女儿城”又何妨?

丢个大的,拣个小的,总比空着手,什么都没落着强得多!

中年大汉并不完全是粗鲁武夫,他粗中有细,也曾考虑到会不会再上这个“老狐狸”的当。

财富或可不要,他毕竟抵不过那两字美人的诱惑,终于心头怦然,跃跃欲动。

刚才他认为他抓住了那个“老狐狸”抓的牢牢的!

最后,他还是带着“队伍”浩浩荡荡的上路了!

照着那张地图上所画的路,那些箭头所指的路!

口口口

街道的名字都标得好好的,又有箭头指路,找目的地当然是最容易不过!

不到片刻工夫,路走完,到了尽头了,箭头也不再往前指了,斜指着那“口”记号。

这个“口”记号不知代表着什么?

可是现在呈现在中年大汉跟前的,是个大宅院,四角方方的大宅院,围墙丈高,里头林木森森,深沉得很。

这座大宅院不知道是什么地方,也不知是谁家的。

中年大汉没考虑那么多,只觉得它像个有美人跟财富的地方。

既然找到了地方,下-步就是采取行动了。

停身的地方不是正门所在,看看方向,应该是东墙外。

不要紧,干这一行的有几个,又有几回是走正门的。

墙,在这一伙人面前,那是如同虚设,有没有都一样。

不过中年大汉似乎有个怪脾气,他不愿意翻墙,独脚铜人一抡,轰然一声巨响,那丈余高、几尺厚的墙硬被他砸了一个大洞。

十个黑衣壮汉从破洞里窜了进去,中年大汉提着独脚铜人走在最后,其他的留在了外头。

这似乎是他的派头,翻墙,那是宵小的行径,有损他这“盗王”的身份。

大宅院里的人从睡梦中惊醒,可是还没来得及着衣穿鞋,就全被十个似狼似虎的壮汉制住了。

中年大汉顾盼生威,如入无人之境地直闯内院!

内院里一片黝黑,只有一座精致小楼上透着灯光。

楼头,那一排朱栏后,站着个身着丝装的女子。

她,云譬高梳,素带低垂,背着灯光站立,楼下的人可以看见她那无限美好的身材,却看不清她的脸,看不清她的容貌。

不过,单凭她那无限美好的身材,就已经很够很够了!

刹时间,中年大汉把一肚子冤气,一肚子仇恨抛上了九霄云外,仰天哈哈大笑:“朱栏小楼独倚,春宵寂寞愁人,我来得正是时候,不虚此行,不虚此行!”

他笑他的,他说他的,楼上的人儿却一点动静也没有,镇定得出奇,生似没听见那声巨响,没看见他一般!

中年大汉没留意这些,就算是现在有人要拿刀子扎他,他也不会理会!

笑落,话毕,就要腾身。

突然,楼上的人儿开了口,那话声要多平和有多平和,要多柔有多柔,要多好听有多好听:“看你的相貌跟打扮以及手里提的东西,我突然想起了个人,不知道对不对?”

中年大汉一怔收势,抬眼笑问道:“美人儿,你想起了谁?”

楼上人儿道:“雄踞南方的‘盗王’师……”

中年大汉仰天大笑道:“美人儿独具慧眼,某家正是师南月……”

忽然一怔,道:“美人儿,你认得我?”

楼上人儿道:“常听家父提起。”

师南月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美人儿,令尊是……”

楼上人儿道:“祖财神!”

师南月猛然为之一怔,就在这一刹那间,他明白他又上了那个“老狐狸”的当了。

不错,眼前是有美人,祖财神的女儿也永远离不开财富,可是那后来……

对“穷神”蒙不名那股子愤恨,马上又从心底升了起来。

小楼上的祖姑娘见他没说话,接着又道:“你跟家父并称,论辈份,我该叫你一声叔叔,师叔叔带着人闯到我这儿来,不知道有什么见教,是家父得罪了师叔叔,还是我夫妇得罪了师叔叔?”

师南月听了前面的话,正感难以作答,入耳后头的话,不由又是一怔,脱口说道:“姑娘,这儿是……”

祖姑娘道:“这儿是‘满洲’贝子福安的府邸。”

师南月刹时如同掉进了冰窟里,心想:这下完了,老狐狸可真害人不浅,祖财神或可惹,“满洲”这位贝子却绝不可招,自己到“长安”来是来干什么的,三更半夜冒冒失失地带着人闯了“满洲”贝子福安的府邸,这下不就什么都完了。

这时候好在蒙不名不在这儿,要是蒙不名在这儿的话,他真能把蒙不名砸成一堆肉酱!

只听祖姑娘又道:“我夫妇这是头一次见着师叔叔,应该不会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师叔叔,要是嘛,或许是家父,那么我以为师叔叔应该带着人找家父去,不该拿我夫妇这晚一辈出气,家父设在‘长安’的分支,就在‘东关’‘长乐坊’,师叔叔要是不认得路的话,我可以派个人给师叔叔带路!”

师南月一时间好窘,这叫他怎么说,暗暗一横心,一咬牙,索性来个一不做,二不休,大不了还回到南方去称他的王去,当即浓眉一扬,道:“虎父虎女,贤侄女儿的口舌好不犀利啊!”

祖姑娘道:“师叔叔明鉴,我可不敢有别的意思。”

师南月道:“我可以告诉贤侄女儿,没有得罪谁,我只是久仰祖财神有个风华绝代、倾国倾城的女儿……”

祖姑娘道:“师叔叔夸奖了,我这点姿色怎么敢当师叔叔这个风华绝代、倾国倾城八个字,比起师叔叔那身侧粉黛,我只有自惭形秽的份儿。”

师南月道:“贤侄女儿太客气了,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,倘能得贤侄女儿长伴左右,我愿意以香车怒马送贤侄女儿到南方去,然后再为贤侄女儿筑金屋……”

祖姑娘轻“哦”一声道:“师叔叔的来意我明白了,不瞒师叔叔说,嫁给这个‘满洲’贝子福安,并不是我自己的意愿,要照我自己的意愿,我愿意伴你师叔叔这么一位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。”

这一下倒把师南月弄糊涂了,怎么回事儿,一拍即合?他呆了一呆道:“贤侄女儿,你说的可是……”

祖姑娘道:“我句句由衷,字字发自肺腑,师叔叔要是不相信的话,我可以马上下楼跟师叔叔走。”

师南月两眼睁得老大,叫道:“贤侄女儿,你当真……”

祖姑娘道:“女儿家的终身最为重要,岂有儿戏的道理,师叔叔所以到这儿来,不就是要我跟师叔叔走么?”

师南月道:“可是我没想到竟这么容易,贤侄女儿竟会一口答应……”

祖姑娘道:“这是我的心愿,我等的也就是这一天,为什么要忸怩作态,贤臣择主而事,良禽择木而栖,这道理完全一样,福安虽然贵为‘满洲’皇族,可是他懦弱柔顺,一点也不像个须眉男儿,我不能把我的一生托付给这么个人,昔日红拂夜奔,为的不就是求个英豪么?”

师南月怔住了,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:“我没想到贤侄女儿是这么个人……”

祖姑娘道:“我要是俗脂庸粉,也值不得师叔叔夜闯这‘满洲’贝子府邸了,是不是?”

师南月突然须发一张,猛然点头,道:“既然贤侄女儿这么看重,我就是拼个血溅尸横,什么都不要也要以香车怒马把贤侄女儿载回南方去,请下来吧!”

“不忙,师叔叔。”祖姑娘站在小楼上那排朱栏之后,一动也没动,摇了摇头,道:

“我这里有三个条件,还望师叔叔能点个头!”

师南月道:“能得美人垂青,能获绝代红粉,休说三个条件,就是三十个,三百个条件我也无不点头,贤侄女儿你只管说就是!”

祖姑娘道:“那我就先谢谢师叔叔……”

顿了顿道:“头一个条件,请师叔叔示谕属下,对这座‘满洲’贝子府,秋毫勿犯!”

师南月道:“只得美人垂青,世上的任何东西我已不屑一顾,贤侄女儿你放心就是,第二个条件呢?”

祖姑娘道:“第二个条件.请师叔叔示谕属下,别伤任何一人。”

师南月当即往身后问了-句:“你们伤人了么?”

身后回答没有,他一点头道:“那好,不许动他们一根汗毛。”

祖姑娘道:“我这第三个条件,我平日很自负,事实上我的姿色,我的所学,在红粉班中,蛾眉队里向不作第二人想,师叔叔把我带到南方之后,可不能让我委曲在别人之下。”

她话刚说完,师南月已然接口说道:“贤侄女儿放心,我以香车怒马载得贤侄女儿回转南方,先为贤侄女儿筑一幢金屋,然后我要把贤侄女儿托在手掌心上,放在眼皮顶上供养,她们哪一个敢哼一声,我就把她丢到山洞里喂狼去。”

祖姑娘道:“师叔叔应该不是花言巧语……”

师南月砰然一声跪倒尘埃,道:“我说的要有半句不是真心话,将来让我死在乱刀之下。”

祖姑娘似乎满意了,道:“师叔叔言重,我这做晚辈的怎么敢当,请在楼下等等,我换件衣裳就下来。”

转身进入了楼内。

师南月好不激动,往后一挥手,喝道:“还在这儿站着干什么,给我找辆车去。”

身后刚一声答应,他忙又说道:“慢着,我答应过她秋毫不犯,到外头找去,就是敲开每一家的门也得给我找一辆来,找不着就别回来。”——

☆潇湘子扫描ac10OCR潇湘书院独家连载☆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