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

赵晓霓一颗心差点没脱腔而出。

敢情,黄衣人发觉枫林里有人,这年轻人也早知道自己躲在这儿了。

只听那黄衣人哼哼一阵笑道:“好标致的妞儿,既然跟你不相干,那就归我了。”

赵晓霓要不是抬手捂得快,一声惊叫非冲口而出不可。

这黄衣人的锐利的一双目光,不但看出自己躲在枫林里,也看出自己是个女子,而且还……

那年轻人又说了话:“那是你的事,用不着跟我说。”

赵晓霓好生气,他居然有不管的意思,任这邪恶之辈欺凌弱女,这还算什么好人,还以为跟他在一起有安全感呢。

她对年轻人的印象,刹时又变了三分。

黄衣人哼哼一笑道:“那好,别耽搁了!”

他左手挥革囊,从革囊里缓缓抽出一柄剑来。

赵晓霓见过不少剑,可从没见过这么窄的剑,也没见过煞气这么重的剑,这黄衣人一定用这把剑杀过不少人。

一把剑整个从革囊里抽了出来,刹时这初秋的黄昏又添了几分肃杀。

黄衣人道:“亮你的兵刃。”

年轻人道:“还没到时候,你只管动手就是。”

黄衣人冷笑说道:“你好傲啊,我还没见过这么傲的人。”

他跨前一步,左手中那柄长剑缓缓递出。

他这一剑递得很缓慢,可是赵晓霓觉得像半空里飞来一座山压向了年轻人。

年轻人卓立未动,可是当那黄衣人左臂伸直的时候,年轻人身前突然幻起一片紫光,只听“当”地一声,黄衣人身躯为之-晃,年轻人那山一般的身子也为之一震。

赵晓霓看见了,年轻人手里拿了把刀,那把刀的式样很平常,可是那把刀的颜色却是黑黝黝的!

赵晓霓看得很清楚,那颜色不是黑的,而是紫的,紫色深了,乍看上去跟黑的一样。

黄衣人哼地一声冷笑:“怪不得你能杀了我两个人,你的身手不错啊,刀法之快速也不常见,你再接我几剑。”

只见他身躯闪动,奇快无比,一下子就欺到了年轻人面前,刷,刷,刷一连攻出三剑!

他用的是左手,怪别扭的,可也令人难躲难防。

年轻人挥起了手中刀,“当”,“当”,“当”三响,化解了黄衣人三招凌厉的攻势,两个都退了一步,不过黄衣人退的那一步比较大,年轻人退的那一步比较小,比起来那只等于黄衣人的半步。

就在双方略一喘息的当儿,黄衣人突又闪身欺近,左手闪电一剑直攻年轻人的右肋。

年轻人刀就要去封。

黄衣人右手忽然一扬,右手拿的那个革囊里突出一柄匕首锋芒,猛刺年轻人左肋。

显然,黄衣人那具革囊之中另藏有兵刃,这,最令人难躲,最令人难防。

赵晓霓惊急之下,想招呼年轻人小心,可是她心念转慢了,只听,“噗”地一声,年轻人左肋上中了一下。

赵晓霓一声惊叫出了口。

就在这时候,年轻人刀法一变,紫光疾闪,黄衣人抽身暴退,他左胳膊上添了一道口子,鲜血立即湿了袖子。

兵刃中身,自然会肉绽血出,可是赵晓霓却没见年轻人左肋流血。

黄衣人一柄长剑缓缓垂了下去道:“我习武十几年了,从来没受过伤……”

年轻人道:“这是头一次,只要碰上我,以后恐怕还有。”

黄衣人道:“不会了,这是我身上头一处伤,也是最后一处伤,你懂我的话么?”

年轻人道:“不懂。”

黄衣人道:“你活不出十里,活不过明天。”

年轻人道:“应该不是你。”

黄衣人道:“当然不是我,我不过是个奴仆角色。”

赵晓霓微微一怔,心想原来这人只是个奴仆角色,奴仆角色都有这么高的身手,其主人恐怕不是这年轻人能对敌的……

年轻人道:“那么叫你那主人去,明天天亮之前,我在十里之内等他。”

黄衣人哼哼一笑道:“你是个不怕死的硬汉子……”

抬眼望向枫林:“小姑娘,你自己下来吧。”

赵晓霓心里狂跳,迟疑了一下,毅然走了出去。

黄衣人仰着头没再低下去,半晌才听他道:“我厉某人十几年习武,曾走遍天下,可是我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姑娘……”

年轻人站在那儿没动,连头都没回。

赵晓霓心里不禁又有了点气。

人家惊为天人,他却连看也不屑看一下!

赵晓霓下了山坡,往山坡下一站,道:“我下来了,怎么样?”

赵晓霓的话声是那么轻柔,那么甜美,就是只鸟从上空飞过去,它会停下来舍不得走!

年轻人不由侧转头看丁她一眼,只这么一眼,他两眼之中倏现奇光,脸上也浮现一种难以言喻的神色!

赵晓霓却没看他,似乎有意报复。

黄衣人似乎为赵晓霓那清丽如仙的容貌,那圣洁不可侵犯的气度所慑,久久方道:“我要姑娘跟我走。”

赵晓霓道:“跟你走,我为什么要跟你走?”

黄衣人刚才还煞气懔人,如今却自惭形秽,自惭渺小般显得局促不安,犹豫说道:“姑娘只跟我走,就会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,姑娘要什么我给什么。”

赵晓霓道:“真的么,我要你那把剑,你给不给?”

黄衣人怔了怔道:“姑娘要我这把剑?”

赵晓霓道:“是的。”

黄衣人道:“姑娘要我这把剑干什么?”

赵晓霓道:“我问你,剑是干什么用的?”

黄衣人答道:“杀人啊。”

赵晓霓道:“这就是了,那你还问。”

黄衣人道:“姑娘要我这把剑杀谁?”

赵晓霓道:“那你就不用问了,我要是用它来杀你,你给不给?”

黄衣人道:“姑娘杀人是用不着用利器的,只要姑娘说一声,姑娘要杀的人会自己愿意死。”

赵晓霓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我要是叫你死,你死不死?”

黄衣人道:“我死,而且毫不犹豫。”

赵晓霓道:“我没想到我的话这么管用,你要是死了,还怎么带我走啊?”

黄衣人呆了一呆道:“这个我倒没想到……”

赵晓霓摇头说道:“你跟我无怨无仇,我为什么要你死呢,我也不要你那把剑。你那把剑杀人太多,染得煞气太重,我讨厌这种染了煞气的杀人利器……”

黄衣人道:“那么我毁了它……”

赵晓霓摇头说道:“你也用不着毁了它,你一身尽是暴戾煞气,佩着它正相宜,也只有你才能佩着它,我只希望你以后少杀人就行了。”

黄衣人立即把剑归入革囊,道:“我一定听姑娘的。”

赵晓霓道:“你非要带我走不可么?”

“是的,”黄衣人道: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打从我看见姑娘的头一眼,我就觉得我生命中少不了姑娘。我非要得到姑娘不可。”

赵晓霓道:“真是这样么?”

黄衣人道:“真的,姑娘。”

赵晓霓抬手抚抚娇靥,道:“我真有这么大的魔力么……”心想,怎么大师哥他们没像这个人这样……

只听黄衣人道:“姑娘难道不知道自己长得有多美么?”

赵晓霓定了定神道:“在你眼里,我长得很美么?”

黄衣人刹时像是痴了,醉了,道:“美,美,简直太美了,我无法形容,无法比拟,什么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什么风华绝代,国色天香,都不足以形容姑娘的美,姑娘好像是神……”

赵晓霓道:“谢谢你,我长这么大,头一回听到这种赞美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有些人却视而不见……”

黄衣人道:“他们都是瞎子……”

赵晓霓看了年轻人一眼道:“也许你说对了,你这就带我走么?”

黄衣人道:“是的,可是这儿一时找不到车……”

赵晓霓道:“你认为我该坐车么?”

黄衣人道:“该,太该了,任何人都该以香车载姑娘。”

赵晓霓道:“可是这儿没车,我只好走路了。”

黄衣人道:“姑娘要愿意的话,我可以背着姑娘走一段路,到了能雇车的地方,我再雇车。”

赵晓霓道:“那倒不必,我可以走一段路,只是……”

年轻人突然说道:“不行,你不能跟他走。”

赵晓霓心里一阵跳动,霍地转过头来道:“我为什么不能跟他走呢?”

年轻人道:“他不配。”

赵晓霓道:“他不配,你配?”

在她想象中,年轻人一定会点头自承。

岂料……

年轻人一摇头道:“我也不配。”

赵晓霓大感意外,怔了一怔,道:“怎么说,你也不配?”

年轻人微微点了点头道:“是的,我也不配,你还没碰见配得上你的人,也许这世上没有配上你的人。”

赵晓霓道:“这么说,我在你眼里也很美?”

年轻人道:“不错,姑娘是很美,不过那只是一具皮囊而已,我看重的不是姑娘的绝代风华,而是姑娘的那份圣洁。”

赵晓霓呆了一呆道:“你的看法怎么跟别人不同?”

年轻人道:“人心之不同各如其面,由是各人对事物的看法也不尽相同,西施王嫱两个安在哉,千百年后的今天,不过一付与草木同朽的白骨,唯独那两字圣洁是永远不朽,永远不灭的。”

赵晓霓美目凝注,讶然说道:“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个人。”

年轻人道:“你以为我是怎么样个人?”

赵晓霓摇头说道:“我说不上来,不过我没想到你年纪轻轻,竟对事物看得那么透澈。”

年轻人道:“姑娘,一个人能看透、看开与否,跟年岁无关,这就跟簪缨之人,常不及孤寒之子可以抗节致忠,庙堂之士,常不及山野之夫,可以料事按理的道理一样。”

赵晓霓美目圆睁,动容说道:“对你,我要刮目相看了……”

顿了顿道:“那么,他现在要带我走,你怎么办?”

年轻人道:“很简单,我不让他带你走,除非他有带走你的能耐。”

赵晓霓道:“你又要跟他拼斗了么?”

年轻人摇头说道:“那不一定,他不是我的对手,他要是跟我拼斗的话,十招过后这儿地上只会多一个黄衣的尸体……”

黄衣人“刷”地一声又拔出了他那柄窄窄的长剑。

赵晓霓忙道:“我不愿意看人拼斗厮杀,尤其不愿见人为我拼斗厮杀,要是你们两个人之中任何一个或者伤了,或者死了,我会愧疚一辈子。”

年轻人道:“我本不愿意伤他。”

赵晓霓转望道:“你听听我的话,好么?”

那黄衣人道:“只要姑娘跟我走,我自然是听姑娘的。”

赵晓霓道:“我不能跟你走,也不能跟他走,这世上没有一处能容我,我有我的去处。”

黄衣人道:“姑娘要到哪儿去,我跟姑娘去。”

赵晓霓道:“你要跟我走,为什么?”

黄衣人道:“刚才我不是说了么,我的生命中少不了姑娘,所以姑娘要是不跟我走的话,我势必得跟姑娘走。”

赵晓霓道:“无论是天涯海角,你都跟我走?”

黄衣人道:“是的,无论天涯海角。”

赵晓霓道:“你忘了你还有主人么?”

黄衣人道:“我顾不了那么多,即使我回过头去跟随我的主人,那也只是个没有灵魂、没有生命的躯壳,他也不会愿意让一个只有躯壳而没有灵魂、没有生命的人跟着他的,对我,相信他会有所谅解的。”

赵晓霓摇摇头道:“你很让我感动,可是我也不能让你跟我走。”

黄衣人道:“为什么,姑娘?”

赵晓霓道:“因为我不适合你,你也不适合我。”

黄衣人:“那么,谁适合?他适合么?”

赵晓霓道:“他也不适合,凡是杀过人的人,凡是沾了煞气的人,都不适合我。跟我在一起的人,只能是个善良、淳朴而平凡的人,他与世无争,连吵架都不跟人吵架……”

黄衣人道:“姑娘,我可以改,我可以马上毁去这把剑。”

赵晓霓摇头说道:“你的剑可以毁,人可以改变,但是你沾过的煞气是永远去不掉的!”

黄衣人道:“我刚才说过,我要是得不到姑娘,我就只是个没有灵魂、没有生命的躯壳,只有一个躯壳,没有灵魂、没有生命活着还有什么意思……”

赵晓霓道:“我刚才也说过,我怕见血腥,也不愿意看见任何一个人受伤害。”

黄衣人道:“那么我等姑娘走了之后再死。”

赵晓霓道:“你真打算死么?”

黄衣人道:“是的。”

赵晓霓道:“这世上真没有值得你再留恋的了么?”

黄衣人道:“一个没有灵魂、没有生命的躯壳,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。”

赵晓霓娇靥上浮起一丝黯然之色,轻轻叹了一声道:“一个人要是死意坚决的话,是任何人也劝阻不了的,除非我跟你走,或者是让你跟我走,可是我不适合你,你也不适合我,我不能勉强自己。”

头一低,转身往前行去!

黄衣人站在那儿没动,也没说话。

那年轻人看了他一眼,转身跟着赵晓霓行去。

黄衣人站在那儿仍没动,仍没说话。

没多大工夫,赵晓霓跟那年轻人走得不见了。

黄衣人孤伶伶的一个人站在山坡下,眼望着赵晓霓折去处,显得好凄凉。

倏地,他拔起他那柄窄窄的长剑,剑尖向内,抵上了自己的胸膛。

他运了一回气,就要把一柄长剑猛力插进自己的胸膛里。

突然,“铮”地一声,那柄长剑由中而断,半截剑锋“当”地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他身躯一震,叫道:“主人……”

他身侧,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材颀长,头戴大帽,透着洒脱意味,也透着比这黄衣人还重的煞气的黄衣人。

他,腰里佩着一柄长剑,两手背在背后,隐约可见他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。

他开了口,语气竟比这黄衣人还冷:“三绝,你要死么?”

黄衣人厉三绝道:“是的,主人,我不想活了,了无生趣。”

黄衣小胡子道:“为什么?为了那女人没跟你?”

厉三绝道:“是的,主人,我已经爱上了她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眼便爱上了她,而且爱得那么深,我只觉得没有她什么都是死的,连我自己都是死的!”

黄衣小胡子抖手一掌掴出,“叭”地一声,厉三绝脸上挨了一下,帽子掉了,脸上五条指头印。

他那张脸,惨白,长眉细目,颇英挺,但却充满了暴戾与煞气!

就因为他那张脸惨白,白得几几乎没有一点血色,所以那五条指头印也特别明显。

厉三绝没去捡帽,也没抬手去摸脸,站在那儿目光发直,愣愣的。

只听黄衣小胡子冰冷说道:“你可知道为什么不是他的对手?”

厉三绝道:“他的功力比我略高半筹,尤其刀法更是高绝。”

黄衣小胡子冷然摇头,道:“不,他的功力跟你一样深浅,你所以没能胜过他,是因为你发觉那女的躲在枫林里分了心,他却能心如止水,专心对敌,所以他挫败了你。”

厉三绝神情震动了一下,没说话。

黄衣小胡子又道:“你可知道你刚才为什么任他跟她去么?你跟随我这么多年,凡是跟你交手的人,你剑下从没留过一个活口……”

厉三绝道:“我已经被他挫败了,只好放他走了。”

黄衣小胡子道:“这只是原因之一,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心里有了爱,爱能使一个人壮志消沉,心手两软,而我们是不能有爱的,只一有爱,便壮志消沉,心手两软,到那时你不但无法克敌制胜,而且随时可以丢掉你的性命。”

厉三绝缓缓低下头去,道:“可是我把持不住,情不自禁,我从来没有这样过,我见过不少美艳的女人,可是她们都不能让我动心,唯独她……”

黄衣小胡子吁了一口气,话声突然间柔了许多:“我知道这女子是长得很美,世间绝色不少,可是这女子有一种独特的气质,就是我见了她恐怕也难免动心。所以我站在远处一直没过来,我不敢跟她那双目光对视……”

顿了顿道:“你可以得到她,可是绝不能对她动情,要不然的话你就无法继续执行你的任务,而且随时有死在别人手下的可能!”

厉三绝扬起了头,道:“您说我怎么样才能得到她?”

黄衣小胡子话声忽然冰冷,变得冷酷异常,不带一丝感情,牙角里迸出三个字来:“杀了他。”

厉三绝两眼之中倏现奇光:“您让我现在追上去?”

“不!”黄衣小胡子道:“不急,等他到了‘长安’之后,等他走了这一段路之后,他的志气就会消沉,他的功力就会大打折扣,到那时候你杀他易如反掌。”

厉三绝两眼猛睁道:“您是说他会对她……”

黄衣小胡子道:“那是一定的,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,你都难免,何况是他。”

厉三绝脸上浮现起一片懔人的煞气,道:“那我就等他到达‘长安’之后……”

黄衣小胡子道:“记住我一句话,你可以轻易地得到她,可是你绝不能对她动情,一旦你对她动了情,那你最好马上自杀,因为你会很容易死在别人手里,与其让别人杀了你,不如你自己亲手结束你的生命。”

厉三绝两眼出现奇光,令人难以意会,也令人难以言喻:“好,主人,我记下了!”口口口

天,越来越黑,今夜只有一弯上弦钩月,月色显得昏暗,也显得凄清。

路,越来越荒凉,抬眼四下看看,远近不见人烟,便连点灯光都看不见。

赵晓霓并不怕一个人孤伶伶的走夜路。

那怕人的事她见过的太多,“白莲教”本身就是个可怕的名词,“白莲教”人所擅的法术已经就够怕人的了,她还怕什么?

可是身后那年轻人跟得让她心烦,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。

突然,她停步回过了身:“你为什么老跟着我?”

年轻人-怔,也停了步,旋即说道:“你是个需要保护的人!”

他说得正正经经,任何人都会相信是真实的!

赵晓霓望着那张英俊、刚毅、淳朴的脸,突然笑了:“我需要保护?我需要谁的保护,你么?”

年轻人怔怔的望着她,没说话!

赵晓霓道:“看什么,我脸上有花么?”

年轻人出神地道:“你笑得好美,就是用尽世上的字眼也不足以形容!”

赵晓霓心头一阵猛跳,小鹿儿乱撞般,脸上也觉得有点发烫。

她不明白她为什么听了年轻人这句话会有一种异常的感觉。刚才那黄衣人也曾夸赞过她,她记得当时什么感觉都没有。

“真的么?”半晌过后,她问了一句。

“真的。”年轻人道:“我说的话是最真实不过的,你的笑的确很美,我不敢看,但是又舍不得不看,我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会有这种感觉!”

赵晓霓道:“你喜欢看么?”

年轻人道:“我不否认,我喜欢,任何人都会喜欢,哪怕他是个铁石人儿,他也会喜欢。”

赵晓霓道:“笑褒姒,恨妲己,醉杨妃,病西施,据说她们的笑很美,-笑倾国倾城,褒姒她很难得笑,周幽王不惜点燃烽火,使得诸侯惊慌勤王来博她一笑……”

年轻人道:“你的笑跟她们不同,她的笑妖媚,你的笑纯真,她的笑能发动干戈,你的笑却能平息刀兵。”

赵晓霓道:“真的么?”

年轻人道:“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最真实不过的。”

事实上他那张脸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诚实可靠,刚直不阿,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他是个擅于虚词谎言的人。

赵晓霓心头又一阵小鹿儿乱撞,道:“你要是真喜欢看,我以后就常笑给你看。”

这句话说出之后她就后悔了,一个姑娘家怎么能这么说话,她不愿意跟他在一起,又哪来的以后。

可是在说这话之前,她没有想到这些。

年轻人忙道:“别,你别再笑了,我希望这是你头一次笑,也是你最后一次笑……”——

☆潇湘子扫描ac10OCR潇湘书院独家连载☆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