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海明当即又把经过说一遍。

听毕,金元霸脸上变了色,道:“这可好,怎么说他张九尊来此是客,竟管起主人的事来了。”

善尔道:“金老可别误会,张特使也是一番好意,他事先并不知道那小子两边做生意。”

金元霸冷笑道:“是么?”

海明道:“金老这儿上了当,张特使那儿落了实,只要是能把我们贝子爷救回来,谁救不是一样,你何必斤斤计较!”

海明这句话无心,也是实话。

可是听进金元霸的耳朵里就不受听。

他也会错了意,他听成了你不行,别人行,你还好意思怪人家么?

金元霸此人武功好,射术更是独步当今,可就是心胸过于狭窄,心智过于深沉。

他唇边掠过一丝奇异笑意,道:“海卫士说得也是,只要能把福贝子救回来,谁救不是一样,我家老主人得领他一份情,恐怕贵邦也该好好谢谢他。”

海明道:“那是当然,这是礼,也是理,受了人家的好处,总该表示表示。”

海明生就副直肠子,实话实说。

但他这每句话都像一根钢针扎在了金元霸的心坎上。

金元霸没再说什么,他移转了话锋道:“我顺便告诉几位一声,我家老主人跟姑娘,恐怕今晚上就会到。”

海明道:“真的么?”

金元霸道:“海卫士是怎么了,难道老朽还会骗诸位不成,有这必要么?”

海明道:“那得赶快想办法……”

金元霸道:“什么事情得赶快想办法?”

海明道:“金老没看见么,我们贝子爷回来是回来了,可是到现在还醒不过来,不能动!”

金元霸神情一震道:“福贝子怎么了?”

海明道:“我们贝子爷让那小子制了穴道。”

金元霸神情一松,唇边掠过一丝笑意,道:“张大特使怎么不伸伸手,举手之劳还让几位回来想办法么?”

海明道:“怎么伸手法?”

金元霸摇摇头道:“身为‘菊花岛’十大特使之一的张特使,居然也束手无策,真让人想不到,‘菊花岛’武功自成一家,别具奇特,怎么连处穴道都解不开,让老朽试试看。”

跨前一步,伸手向福安肩上拍去。

“叭”地一声拍实,福安动了,不过那只是身子被拍震动了一下,并没有应掌醒转。

金元霸一怔,出指又向福安耳下点去,一指点实,福安仍然没动,金元霸那冷峻的老脸红了,道:“没想到那小子用的果然是独门手法,这是哪一门的手法?放眼当今,各门各派的制穴手法,老朽都清楚……”

海明道:“我看别耽误了,还是另请高明去吧!”

金元霸涨红了脸,道:“好在我家老主人……”

“不用了。”海明道:“我们七格格就在‘长安’,还是让我找我们七格格去吧。”抱起福安往外行去。口口口

史记秦始皇说:“乃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,先筑前殿阿房,东西五百步,南北五十丈,上可坐万人,下可建五丈旗。宫未成,成欲更择令名名之,作宫阿房,故天下谓之为阿房宫。”

杜牧之在阿房宫赋中说:“覆压三百余里,隔离天日,骊山北构而西折,直走咸阳,二川溶溶,流入宫墙,五步一楼,十步一阁,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。”

这么浩大,这么壮丽的一座建筑,楚霸王一把野火却烧得它成了一堆废墟。

废墟尽管是废墟,曾几何时,不知谁又在这阿房宫遗址的一小部分筑上了一道围墙,红砖琉璃瓦,装上两扇大门,里头建楼筑阁,种竹栽花,俨然一个花园。

一辆华丽马车如飞驰至,就停在这座小小花园门口。

海明抱着福安从车里钻出,直奔那两扇园门。

他刚到门前,两扇园门豁然打开,开门的是个华丽少女,一怔后便叫:“福贝子……”

海明没答话,抱着福安进了园门。

假山旁坐着宫装彩衣人儿,眉似远山黛,眼是秋水横,瑶鼻,檀口,粉颊上还有两个小酒窝儿,无一处不美,美得不带人间一丝烟火气,而且还带着一种华贵气度。

她,美目一睁:“福安真的回来了……”

一语未毕,海明急步趋前,手托着福安不便大礼,他深深一躬身,恭谨说道:“奴才见过格格。”

彩衣人儿坐在那儿没动,她眨动了一下美目道:“福安怎么了,出了什么事儿么?”

海明立即把经过详禀了一遍。

听毕,彩衣人儿站了起来,面带诧异的道:“有这种事,让我看看。”

海明上前一步。

彩衣人儿没忙伸手,凝神在福安身上来回看了一遍,旋即,她脸色转趋凝重,摇了摇头道:“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海明一怔,道:“怎么,您……”

彩衣人儿道: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此人一身修为太以高绝,一身所学也太以博大,福安的穴道是他制的,要想解穴,还得找他。”

海明道:“这可怎么办,祖财神跟他那女儿,今天晚上就要到了。”

彩衣人儿目光一凝,道:“谁说的?”

海明道:“金元霸告诉奴才的。”

彩衣人儿眉锋微微一皱,沉吟了片刻之后,道:“把福安留在我这儿,晚上我会把他送到金家去。你回去告诉金元霸一声,就说是我说的,千万别跟‘菊花岛’张九尊之间起隔阂,这是人家的挑拨离间计。”

海明恭应一声,退三步打了个千,转身要走。

“回来。”彩衣人儿叫住海明道:“顺便告诉金元霸,今儿晚上我要在金家见祖财神。”

海明恭应一声,又打了个千走了。

望着海明出了园门,彩衣人儿叫道:“小玉。”

一名华服少女应声走过来。

彩衣人儿道:“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

华服少女道:“回格格,已经酉时了。”

彩衣人儿黛眉微扬,道:“你准备准备,今天晚上咱们找他们的‘右军都督府’麻烦去。”

那华服女子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。

口口口

夜,二更。

不知道怎么回事,高悬在督帅府前旗杆上的那一串灯,突然一盏连一盏的全灭了。

刹时间督帅府前一片黝黑。

刹时间督帅府前门的站门慌了手脚。

就在这时候,一顶软轿由四名黄衣壮汉抬着,四名华服少女护着,到了。

也不知道它是从哪儿来的,只见它一转眼便近了督帅府十丈。

突然,一条黑影自暗隅中掠出,疾若鹰隼,直截软轿,往软轿丈余处一落,沉声喝道:

“请停轿。”

轿中人响起了甜美的话声:“什么人拦轿?”

“回姑娘,”轿前一个华服少女道:“是一个要饭化子。”

轿中人轻“哦”一声道:“原来是个要饭化子,咱们没什么施舍的,叫他让开。”

那华服女子恭应一声,挥腕出剑,抖手一剑灵蛇般直向那黑影当胸点去,这一剑出手飞快,也颇见造诣。

那黑影一惊后退,旋即冷哼一声从腰中拔出一物,黑忽忽的,跟把捧似的,抖腕飞出,直迎长剑。

那华服少女没吭一声,皓腕一沉,一招三式,刷,刷,刷三剑连环递出,最后一剑“噗”

地一声正中那黑影右胳膊,立即皮破肉绽见了血。

那黑影闷哼一声暴退。

适时一声冷叱传来,一条瘦瘦黑影飞掠而至,单掌一抖,硬把那华丽少女逼退了三步,落地截住了软轿。

只听轿中人一声轻喝:“停轿!”

四名轿夫立即停住。

轿中人道:“能逼退我的婢女,足见身手不俗,你是‘穷家帮’中的什么人?”

那瘦瘦的黑影道:“在下‘穷家帮’长安分堂主云霄。”

轿中人道:“原来是个分堂主,那就难怪了,我跟你们‘穷家帮’-无近仇,二无远怨,彼此间可以说井河不犯,毫无过节,你‘穷家帮’拦我的轿是什么意思?”

云霄道:“‘穷家帮’分堂奉命护卫督帅府,事出无奈,还请姑娘原谅,也请姑娘看在‘穷家帮’份……”

“这就怪了!”

轿中人道:“你准知道我是来找麻烦的么?”

云霄道:“这个……在下奉令谕,除了都督府的人之外,任何人不得近督帅府十丈。”

轿中人道:“这就更怪了,‘穷家帮’-向从不参与纷争,什么时候也替六扇门卖起力来了?”

云霄道:“‘穷家帮’虽然一向不参与纷争,但眼见经略五省,保国卫民的封疆大员安全受到威胁,总不能坐视不顾。”

轿中人道:“你‘长安’分堂是奉谁之命保护杨宗伦府?”

云霄道:“自然是本帮总堂。”

轿中人道:“是么?”

云霄道:“长安分堂只听命于本帮总堂。”

轿中人道:“你们那总堂怎么知道有人要侵袭杨宗伦府?”

云霄道:“如今这‘长安’城中八方风雨齐会,各路来人居心叵测,有道是:‘有备无患’,防着点儿总是好的,事实上本帮并不是师出无名,空自紧张。”

轿中人道:“你一定要拦我么?”

云霄道:“那是当然。”

轿中人道:“你自信拦得住我么?”

云霄道:“云某人但尽一己之力,拦得住与否,那是另一回事。”

轿中人道:“好吧,你试试吧。”

轿帘掀动,一缕指风射了出来,直袭云霄胸前要穴。

云霄冷冷一笑,抬掌要封。

适时一个清朗话声起自夜空:“云分堂主,封不得,速退。”

云霄一听这话,抽身便退,那缕指风擦着胸前射过,只扫中了一点点,“噗”地一声,胸前褐衣破了一道口子,刀割一般,再差丝毫便不堪设想。

云霄惊出一身冷汗,凝目再看时,身前多了一个人,是那白衣客李德戚,只听他望着软轿说道:“正如姑娘适才所说,‘穷家帮’跟姑娘一无近仇,二无远怨,姑娘怎好出手便是煞着?”

轿中人道:“说句话你也许不信,我是绝不会伤了他。”

李德威道:“若不是云分堂主退得快,他这条命就要留在这督帅府前了,真要那样,我这心中愧疚就够受的了!”

轿中人道:“我没料错,知道找你一定得到这儿来,结果真把你逼出来了。”

李德威道:“这么说,姑娘是来找我的,而不是侵犯督帅府的?”

轿中人道:“本来就不是。”

李德威道:“我说嘛,姑娘告诉我近几天内可能有人进犯督帅府,姑娘怎么会是头一个?”

轿中人道:“为了找你,不得已,这一座小小的督帅府,我还没有放在眼里。”

李德威道:“姑娘找我有什么事?”

轿中人道:“福安回来了。”

李德威倏然而笑道:“足见我没有欺骗姑娘。”

轿中人道:“可是他跟没回来一样。”

李德威道:“姑娘这话怎么说?”

轿中人道:“他被人以独门手法制住了穴道,终日昏睡不醒,不能动,跟没回来有什么两样子?”

李德威道:“原来如此,姑娘武学大家,解个穴道该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

轿中人道:“你不必损我,我要能解穴,也就不会来找你了。”

李德威道:“姑娘认为我能解么?”

轿中人道:“解钤还得系铃人,是不?”

李德威道:“姑娘认为我会伸这个手么?”

轿中人道:“是我找你帮忙。”

李德威道:“这么说,我得看姑娘金面。”

轿中人道:“希望你能给我个面子,可是你要是真不给,我也不能勉强你。”

李德威道:“不敢让姑娘白跑一趟,好吧,姑娘请先回去,明天正午我准到。”

轿中人道:“明天正午不行,要帮忙你现在就帮。”

李德威道:“姑娘,他多睡一两天,不会对他有害的。”

轿中人道:“我知道,我不是这意思,他今天晚上有事,得会个朋友,人事不省,怎么行?”

李德威道:“他一定今晚会朋友么?”

轿中人道:“倒不是非今晚不可,只是已经约好了……”

李德威道:“他自己约的么?”

轿中人道:“他一到‘长安’就不见了,回来后又一直昏睡不醒,怎么会是他自己约好的。”

李德威道:“在他穴道还没解之前,姑娘怎好轻易代他订今夜之约。”

轿中人道:“我料准了,在这儿一定能找得到你,你也一定能帮我这个忙.给我这个面子……”

李德威笑道:“姑娘这么一说,我纵有不愿之心,也不好不点头了,我当然不敢让姑娘失信于他人,他现在什么地方?”

轿中人道:“就在我身边,麻烦你过来一下吧。”

李德威举步直逼轿前,略一凝神倾听,隔着轿帘一指点向左边,然后说道:“过了一会儿,姑娘再在他颈后补一掌就行了。”

轿中人道:“好俊的手法,隔帘认穴,而且认得那么准,让我自叹不如。”

李德威淡然一笑道:“夸奖了,姑娘没别的事了吧?”

轿中人道:“你这是下逐客令么?”

“岂敢。”李德威道:“我只是怕这位福贝子误了约会。”

轿中人道:“我订的约会是什么时候,我还不知道么?”

李德威道:“姑娘若是愿意多留一会儿也自无不可。”

“算了吧,你既不欢迎我,‘穷家帮’‘长安’分堂主也站在一旁虎视眈眈,而且督帅府另有一种威势慑人,我还是走吧,最后容我问一句,你现在不能再说你是个唯利是图的生意人了吧?”

李德威道:“再这么说那我显得小气,是不?”

轿中人道:“你明白就好了,走。”

四名轿夫抬起轿子掉头而去。

云霄跨前一步道:“少侠,‘满洲’那个贝子在轿子里?”

李德威道:“不错。”

云霄道:“那么那位姑娘是……”

李德威道:“满洲一位娇贵的七格格。”

云霄为之一怔。

李德威道:“云分堂主,贵分堂可有消息祖财神到‘长安’来了?”

云霄定了定神道:“没有,怎么?”

李德威道:“以我看祖财神恐怕今天晚上会到,福安势必得见的人,除了祖财神,不会有别人。”

云霄道:“少侠,这‘长安’城似乎要热闹了。”

李德威道:“现在恐怕还不会热闹到哪儿去,要是等‘菊花岛’海皇率十先锋,十将军,十使者到了之后,那才是真正的热闹。”

云霄道:“怎么,海皇也会来?”

李德威道:“照目前的情势,他必得来。”

云霄的脸色跟天上飞来的乌云一般,立刻阴暗起来。

只听李德威道:“督帅府有人出来了,咱们别在这儿站了。”

两个人要走,还没走,一个话声已自督帅府门口方向传了过来:“督帅有话,请少侠督府中坐坐。”

李德威双眉一扬道:“督帅府中,果然有高人,我正要进去看个明白,云分堂主要不要一起进去坐坐?”

云霄忙道:“谢谢您,不了,要饭化子见不得贵人,云霄先走-步了。”

一抱拳,闪身没入了暗隅。

李德威则转身向督帅府大门行去。

进入督帅府,在前面见着了杨督帅,杨督帅仍是一身便服,李德威上前欠身一礼,道:

“草民见过督帅。”

杨督帅含笑摆手,道:“李大侠别客气,头回来说什么都不肯坐,今夜说什么也要坐会儿了,请坐。”

李德威没客气,告个罪坐了下去。

杨督帅目光一凝,道:“李大侠跟那些贵友日夜辛苦,本帅谨此谢过。”

李德威呆了一呆,道:“怎么,督帅知道了?”

杨督帅道:“我就是请李大侠进来当面道个谢,怎么贵友没一起进来?”

李德威道:“督帅虎威,他们不敢近,江湖人一向懒散惯了,也怕万一失礼。”

杨督帅道:“李大侠太客气了,我素慕朱、郭之流,十分心仪江湖豪客,李太侠实在应该让我见见贵友。”

李德威道:“督帅真要是那么垂顾的话,有的是机会,到时候草民自当率他们晋见,目前还不是时候。”

杨督帅道:“为什么?”

李德威道:“督帅知道,现在是非常时期,各路人物齐集‘长安’,隐隐威胁帅府安全,他们只能暗中护卫帅府,不宜明白跟官府来往。”

杨督帅点了点头道:“李少侠的意思我懂了,本帅何德何能竟敢劳动……”

李德威道:“督帅经略五省,保国卫民,镇守西边重镇,尤其帅府,又是发号施令的中枢所在,保护督帅安全,是应该的。”

杨督帅道:“有什么人要对本帅不利么?”

李德威道:“在下正要禀报督帅,据说‘白莲教’妖孽要谋刺督帅……”

“白莲教?”杨督帅道:“我早年剿灭过他们,什么时候又死灰复燃?”

李德威道:“就是因为督帅早年督师剿灭过他们,他们引以为仇恨,所以如今才有谋刺事情,据草民所知,白莲教此次卷土重来,声势异常浩大,实力也相当雄厚,部分徒众且已潜来‘长安’,督帅列土封疆之重臣,系西五省安危于一身,不可不慎防之。”

杨督帅笑笑说道:“我记得白莲教徒众人人精擅妖法邪术,连小喽罗都能剪纸人纸马到处为害,道行深一点的更能呼风唤雨,撒豆成兵。”

李德威道:“不过一些鬼蜮会俩障眼法,只要防备得宜,懂得破法,根本不值一笑。”

杨督帅笑道:“记得本帅当年督师的时候,步卒们人人都带着一口袋黑狗血,只碰上‘白莲教’徒,当头就撒,每每撒得他们狗血淋头,什么法术也施不出来了。”

李德威也不禁为之笑笑,笑笑之后,他目光一凝,望着杨督帅道:“草民有件事要请教杨督帅。”

杨督帅道:“李大侠客气,有什么话请尽管说,我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李德威道:“那草民就先谢谢督帅了……”——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独孤红作品 (http://duguho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